相對於法國階級的牢不可破,台灣人你是幸福的

相對於法國階級的牢不可破,台灣人你是幸福的

在這個社會上每個人的價值定位,常常不是他付出了什麼,而是他擁有什麼。

這些擁有的東西,有些是與生俱來,有些是靠後天努力,然而,雖然靠自己爭取到的東西會耗費我們最多心力,但社會上大家往往更珍視那些上天自然而然的賜予,或許是因為努力的面孔太過猙獰,而天生的姿態更為優雅,所以造成這樣的偏見;拋頭顱灑熱血的故事時常比不上含著金湯匙出身更為夢幻,後天美女也遠遠不如天然美女來得珍貴。

更令人費解的是,那些天生幸運的人時常會跳出來告訴大家,他們的辛苦並不會亞於一般人;像三不五時就會有富二代接受訪問,告訴我們他們要得到認同是如何困難,林志玲也時常接受專訪告訴我們她是如何被自己的美貌所困。這種情況就像是天天大魚大肉的富人告訴三餐不繼的窮人,喝魚翅嘴不被燙傷也是很有難度一般,令人莞爾。

因此對很多人來說,出身的那一刻一生的故事就已經完成,接下來的一切努力都只註釋,不會成為劇情。這種無法改變命運的無力感,在台灣如此,在法國更像一個詛咒,瀰漫在整個社會當中,好像再怎樣也無法從空氣中揮去。

法國雖然倡導著自由、平等和博愛,但社會中實際上卻是階級分明,就像是巴黎分成 20 個區一般,從你住在哪一個街區,大家自然的就會在心裡將你分出等級。同時法國並不像台灣,好的學校都是學費合理的公立學校,法國的教育是菁英制度,雖然有些好學校學費全免,但頂尖的商學院學費可以高達四、五十萬台幣,還不加上住在巴黎高昂的房租和生活開銷,也因為如此,進入那樣的學校幾乎成為有錢人的特權,平凡家庭的小孩要脫穎而出可以說難上加難。

另外在法國,如果不靠關係很多事情都窒礙難行,不說工作上的互相幫助,在生活上,很多醫生要是沒有人介紹,根本沒辦法預約,或是一些行政程序上的申請,在法國不嚴謹的行政體系下,時常都會發生疏漏,這個時候有錢人就會請律師施壓,但試問如果只是一個普通人,就只能靜靜的等待,無可抗辯的面對生為平凡帶來的磨難。

前陣子恐怖攻擊,因為參與者就是擁有法國護照的法國人,所以新聞媒體開始探討為什麼這些土生土長的法國人,會被伊斯蘭國影響而對自己的國家做出如此血腥的舉動。這樣的專題就帶出了那些生活在社會角落的人們,在這個龐大的社會階級體系中,未來是如何的晦暗,蜷縮在黑暗中漸漸的對國家滋生出無比的怨恨。他們居住在車程來往不方便的郊區,有的因為生活的困苦成為了遊客的夢魘,穿梭在觀光景點中行竊,身上早就不知道留下了多少案底,沒有未來也沒有明天,只能繼續在社會的底層繼續來回流動。

你說這樣的他們難道不會對生命充滿了怨懟,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不會悲傷地想要吶喊,在看著別人穿著華服高雅的啜飲香檳,不會憤恨不平?在法國看著背離世人浪漫想像的花都現實,深深地認為活在台灣是有希望的,至少在台灣,三級貧戶出身的孩子可以靠著自己的努力,一路披荊斬棘成為台灣的總統;而一直打著自己是「平凡人」的現任總統歐蘭德,出身卻一點都不平民,是父親擁有好幾間診所,就讀 HEC(巴黎高等商業研究學院)一路走精英教育,並在巴黎郊區最富裕的納伊市長大的孩子。

雖然在台灣,人民仍然必須面對既得利益者,蠻橫地維繫他們現有的權勢,然而,這樣階級間的籓籬並非牢不可破,只要我們多付出一點努力,並多支持那些憑著自己能力認真生活的人們,我相信有一天,在台灣,不管出身在什麼家庭的孩子,都能夠在人生的道路上懷抱希望,並領悟原來腳踏實地,就能夠抓住夢想。

《關聯閱讀》
從履歷比到外貌──太極旗下,那找不到出口的競爭胡同
牛津大學的晚餐:多少人其實是灰姑娘?

《作品推薦》
儘管身在巴黎,快不快樂都還是個人選擇
人生沒有模板,怎麼能複製貼上就好?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洪薇芳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