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身在巴黎,快不快樂都還是個人選擇

儘管身在巴黎,快不快樂都還是個人選擇

你還記得自己上一次發自內心感到快樂,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的那個時刻嗎?

我不知道別人的答案是什麼,但上一次因為開心而微笑,對我來說已經是很模糊的回憶了。在人生這個不斷向前走的過程裡,雖然我們總算能夠拋去了少女時的青澀,但孩提時的歡樂,似乎也同時被我們留在身後很遠的地方。從此,我們很難再為別人視為愚蠢的小事發笑,對未來的未知感到雀躍,或是對生命,充滿了無比的希望。

取而代之的是恐懼,對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物感到害怕,不管是工作、愛情或是自己從此就要這樣隨波逐流到人生的終點。

確實,現代社會大部份的人都感到不快樂,在燦爛年華決定終止自己生命的人也越來越多,不由得讓人感覺籠罩這個地球的,不僅僅是讓我們越來越熱的溫室氣體,同時還有一大片永不散去的烏雲,讓我們的所有人的生命,都缺少了一顆閃耀的太陽。

以我生活的法國來說,在很多人心中,法國就像是一篇優美明快的樂章,但其實法國人和其他國家的人並無不同,同樣的處在一段悲傷憂鬱的小調之中。

法國人雖然擁有我們嚮往的生活型態,但他們並不感到幸福快樂。法國《法蘭西西部報》指出,法國人的情緒近期跌至 20 年來的最低點。《心理》雜誌則公佈了一項世界紀錄:21 %的法國人吃過或者還在吃抗憂鬱藥。而在全球 54 個國家幸福指數調查中,法國位列倒數第 2。

所以到底為什麼我們都不快樂呢?我們既不飢寒交迫,也不需要像被迫離開家園的難民一樣,冒著生命危險跨越一片未知的汪洋。這讓我想到我以前曾經遇到一位到巴黎修習語言學的菲律賓女生,她告訴我她來自一個很貧困的家庭,來巴黎唸書以前曾在日本東京學習,都是靠獎學金支持才有辦法成行。在體驗過兩個國家的首都後,她最驚訝的事情是,她不懂為什麼這兩個城市的人每天都愁眉苦臉?

對她來說,不管是巴黎抑或是東京,生活水平都比她來自的那個菲律賓小鎮好得太多,有各式各樣的娛樂,也不需要為每天的生活掙扎。對她那邊的菲律賓孩子來說,騎著一個用竹子自製的滑板車在林野間奔馳,就是最快樂的時光,儘管只要任何一個稍有規模的颱風經過,他們就會瞬間變得無家可歸,但他們從來沒有擺著一個憂愁的面容,相反的,菲律賓人每天都在笑,開心的時候大笑,無奈的時候苦笑,甚至連傷心的時候都會為了打起精神,而微微一笑。

我沒有去過菲律賓這個在她描述中,好像每個人都展開笑顏的國度,但我認識的她真的就是一位用燦爛的笑容,面對生命中每一個逆境的女生。所以我很佩服她,因為傷心的藉口有千百種,但能夠在這樣的一個世界找到開心的理由,或許是全世界最困難的事。

現在她已經以一個語言學家的身份,回到了菲律賓,在秋雨不斷,陰鬱的讓人難過的日子裡,讓我又想起了她。我開始覺得自己應該拾起那個久未出現的笑容,讓綿延不斷的笑顏,將生活中每個憤怒和憂傷的情緒,緊緊的包裹在心裡,並放到一個有一天我們都會遺忘的角落。

《關聯閱讀》
尼泊爾──用善意織成網,無畏困境的快樂國度
選擇多不見得快樂:一種專注的職涯思考

《作品推薦》
一個人在國外生活,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感受?
人生沒有模板,怎麼能複製貼上就好?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洪薇芳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