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紫雨的日子──紐約初選後記

下紫雨的日子──紐約初選後記

四月十九日,美國總統候選人的黨內提名初選終於來到紐約州,這台戲演了這麼久竟然才剛過半場,起初讓人乍舌的各類言論如今也聽到麻木。

紐約州被認為是兩黨以及黨內對決的重鎮,第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紐約州人口多,自然投票的代表也多,而各位領先的候選人與紐約都有深厚的淵源,共和黨領先的川普,是土生土長紐約人,紐約皇后區長大、曼哈頓發跡;民主黨希拉蕊在紐約州贏過兩屆參議員;而參加民主黨初選的桑德斯(暱稱 Bernie)則是在布魯克林長大、求學、交朋友、參與人權運動,他也自認為是最接地氣、最深入庶民社會的人;這幾人都把紐約當成自己的主場,不想在這裡輸掉。

因為我身邊的自由派與外族比較多,所以總覺得桑德斯最受歡迎,鄰居家門口都貼 Bernie (桑德斯)字樣,朋友的 Facebook 都在轉年輕桑德斯跟黑人並肩抗爭的照片,或是在街頭熟練地與兄弟比手勢打招呼。

住在紐約市的明星藝人很多,他們當然也各有支持者,誰會支持哪位候選人還真是一目瞭然:公開支持川普的明星都有「川普味」:白人居多、穿著高級服飾、公眾形象都有點爭議,比方查理辛、莎拉培琳(都忘了她不是藝人,她是州長),我不禁好奇有沒有非白人會支持川普呢?有的,拳王泰森和前 NBA 明星球員羅德曼,也都跟川普一樣帶有「暴走」特質,至於拉丁裔藝人倒是沒有,畢竟,誰會公開支持說要遣返你的同鄉的候選人呢?

那麼明星中誰支持希拉蕊呢?毫無懸念地有一幫成功婦女(以及跟成功婦女相處愉快的男士)為她背書:JLo、Beyoncé、茱莉安•摩爾,凱莉•華盛頓、莎瑪•海耶克、再加上克隆尼夫婦、李察吉爾,這也太多奧斯卡與葛萊美獎得主了?

但是!公開支持桑德斯的陣容更帶著一股藝高人膽大的酷勁:現任龐德 Daniel Craig,專演得獎獨立片的 Mark Ruffalo(還親自主持訪問)和蘇珊莎蘭登、米亞法蘿等知識分子形象的女性,還有風格強烈的老中青樂手、演員、作家等,都支持左傾的桑德斯……桑德斯支持者的特色,也是他敗給希拉蕊的主要原因:各州黨內初選規則不同,紐約州初選是一場「封閉」選舉,也就是只有具有黨籍並在三月底前完成登記投票者,才能投票,桑德斯長期以來都是支持度最高的無黨籍議員,但既然支持者無黨籍,當然就不能來民主黨的初選投他,更不要說許多在紐約街頭為他歡呼的人根本就是外國人。

投票日的星期二當天也是問題不斷。投票所是早上六點開門,許多人想趁著上班前去投票,但是布魯克林 Greenpoint 投票所竟然大門深鎖,幾個小時後才開門,而 Atlantic 總站投票所則是故障機器太多,主辦的選委會對此反應毫無誠意,令壞脾氣的紐約人十分不滿。由結果數字來看,紐約州對川普、希拉蕊、桑德斯三位的支持都很踴躍,只是競爭必有輸贏,川普在共和黨遙遙領先,希拉蕊贏了桑德斯十幾百分點。

紐約原本就是以多元文化自豪,每個族群喜好當然各有不同,但是遇到逆境的時候又驚人地團結,在初選前幾天,共和黨(無望的)候選人 Ted Cruz 在電視上攻擊川普時說了「紐約價值」的壞話,結果紐約人有志一同地痛罵 Ted Cruz,紐約地方報每日新聞竟然在頭版用大字叫「泰德你去死」(Drop Dead, Ted!)還搭配一個比中指的自由女神──不由得心想泰德說的沒錯嘛,這種粗暴行為真的好川普。

初選的討論熱潮比想像中更快熄滅,因為當天還有另一件重大事件:財政部長宣布四年後,二十元美鈔上面的頭像將由 Harriet Tubman 女士取代現有的第七任美國總統傑克遜。

Tubman 女士不僅僅是登上美鈔的第一位女性,也是第一位黑人。她生為奴隸,奮力投奔自由後成為人權鬥士,終身致力廢除奴隸制度,在美國內戰時還親自持槍上陣領戰,被同僚後輩稱為「摩西」。而她取代的傑克遜總統一直以來則因他支持奴隸制度以及鎮壓人民的事蹟飽受爭議,所以這項決定不但是性別平權的一大進步,在種族平等以及民主發展也劃時代的意義。理智看來這是一件非常文明的好事,但右派網友哪有這麼好說話?消息一傳出各種充滿恨意的發文馬上殺到:「她很醜」、「這是對白人宣戰」、「她應該印在 20 元糧票(補助低收入的糧食兌換券)上」、「所以才沒人帶現金在身上」。

印一個黑人女性的臉在川普最喜歡的鈔票上面,他老人家有什麼意見呢?他的回答是:「這單純是政治正確。」後來他又加了一句:「我覺得 Harriet Tubman 是個很棒的人,但我也想留著傑克遜,為什麼不能再新增一個面額,例如兩塊錢美鈔?」──雖已算是川普最客氣的發言之一,但還是看得出來,他不喜歡改變,特別無法坦蕩地支持女性或少數族群。

這是我個人的看法:一名政治人物──或者說「一個人」──在面對性別議題的時候,是最藏不住本性的。希拉蕊已經當了八年參議員、四年國務卿,但當我看見她的臉時,還是會想起她老公總統任內的「陸文斯基醜聞」,這是她失去年輕女性認同的關鍵,但為了沉默而保守的多數支持者,她選擇站在傳統家庭價值與支持丈夫的妻子角色,從結果來看這樣的取捨是合理的,但她作為一個女人到底是否滿意呢?而立場最自由的 Bernie,這位堅決站在窮人與少數族裔這一邊,堅決支持民主的自由派老先生是不是女性可靠的後盾呢?

前日,Bernie 的忠實支持者、又知性又冶豔的紐約女演員 Rosario Dawson 在公開演講中,攻擊對手候選人希拉蕊是霸凌者的一方,並說自己支持性醜聞案中的弱勢者──陸文斯基。此番「女性主義」言論一出,竟然被隊長 Bernie 聳肩以對,說這樣的評論對競選「沒有幫助」,讓努力助選的女演員瞬間甲賽(對不起,找不到其他的詞),也讓眾多婦女鄉民歪了嘴,也許大家對 Bernie 期望很高,所以當他開始犯錯,看起來特別嚴重,至於川普,因為他一早就把標準拉得有夠低,所以只要不講得太超過,連媒體都漸漸懶得批評他了。

然後過了一天,親愛的王子(Prince)過世了,傷心的紐約人紛紛換上紫色的衣服,聚集到「紐約地下文化部長」──導演史派克•李的家門前去瘋狂唱歌跳舞,彷彿已經把選舉的事情拋諸腦後。

王子與不久前也過世的 David Bowie 兩人,不僅是不朽的偉大音樂家,在性別解放上的成就,也遠超越任何一位政治人物,紐約市民 Rosario Dawson 是史派克•李愛用的女演員,我想她可以回家來好好演電影,不要再跑什麼助選了。

《關聯閱讀》
【雙語】我們究竟活在什麼樣的現實之中?──《全面啟動》的美國大選,台灣啟示
【圖文】Purple Day──「謝謝你們對我的不特別」讓我們可以更好

《作品推薦》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後記:傲慢與偏見與錢
寂寞星球上的文化遺產保護者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Krista Kennell / Shutterstock.com、附圖/Prepare to Take America Ba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