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統

女總統

1913 年,英國報紙上的一則漫畫公然嘲笑為爭取婦女投票權而入獄絕食的女性(suffragettes),說她們在牢中絕食是為了減肥,等瘦下來就可以從牢房的鐵欄杆鑽出逃獄。當時英國已有選舉制度,但女性卻沒有投票權,她們採取的抗爭手段與現在大同小異:組織、抗議、遊行、被捕、坐牢、絕食,她們也都被當作瘋婆子,都被人說過風涼話:「幹嘛不快點回去結婚」——我到現在仍不明瞭這個邏輯,為什麼結了婚的女性就不需要平等權利——總之雖然大英國協最近幾世紀大多由女王統治,英國女性在 1928 年才爭取到平等選舉權,1979 年才有了第一位由選舉產生的女性國家元首。

一則公然嘲笑女性為爭取婦女投票權而入獄絕食的漫畫。(圖/wikimedia commons)

一則公然嘲笑女性為爭取婦女投票權而入獄絕食的漫畫。(圖/wikimedia commons)

2016 年,我們有了自己的女總統。這名女性具備了所有刻版印象中的「剩女」要件,她擁有世界一流名校的碩士與博士學位,穿著打扮不走柔美路線,卻也不遮掩女性特質,中短髮,戴眼鏡,單身未婚、經濟自主、養貓(兩隻)。她可能從沒說過自己是女性主義者,但至少在接下來的 4 年裡,任何人要在公開場合說出輕視女性的話之前,會先考慮兩秒。女總統當選當晚接受了中外媒體訪問,CNN 記者(在此俗世她會被冠上美女記者的頭銜)穿著紅色的套裝恭喜 Dr. Tsai(Ph.D.,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1984)當選總統,「女博士」這個稱號曾經也充滿嘲諷意味,無論女博士是研發了抗癌新藥或是成為黨主席,路人依舊可以笑她是「敗犬」。

美國眼看也可能出現第一位女總統,那位女士擁有法學博士學位(J.D. Yale University, 1973),當過 8 年參議員,但那在之前,她得先當 30 年的州長夫人與總統夫人。在她從女校威斯理畢業,赴考法學院時,她被男考生包圍恥笑,叫她回去嫁人。後來她同時申請上哈佛與耶魯,但哈佛的教授卻說「我們不需要那麼多女生」,於是她選擇耶魯,在那裏遇見了比爾•柯林頓。她婚後曾決定不冠夫姓,此舉受到廣大的選民——包括很多很多女人——嚴詞指責,直到現在終於輪到她來競選總統,用的是夫姓柯林頓。 直到幾年前,我還見過有些人被稱為女作家時會生氣,好像覺得性別被強調就等於能力被否定了;我也深知許多人士言稱「女作家」時多半語帶嘲諷,或者心術不正。我曾經問過出版企劃,稱呼「女警」、「女兵」是因為女性在該職業中屬於少數,那當作家的女性不比男性少,為何要強調女作家,幹嘛不叫他們「男作家」呢?企劃說:「女作家三個字,才能給讀者想像空間,你說男作家,根本沒人理。」我恍然大悟,原來是為了行銷,但利用這樣的想像空間算不算作弊,對自己的實力是否造成汙辱,我還沒想通。

時代似乎進步了,強調女字的意義好像漸漸從負轉正。女總統當選後沒幾天,電視開始強力播送「女力特輯」,從女校長、女董事、女創業家,到女機師、女船長、女太空人,這些故事都只有一個結論,就是「女人也可以像男人一樣」。女人是否像男人一樣優秀、有遠見、智勇過人,時至今日這應該不是重點,我們應該問的是,為什麼優秀的女人那麼多,擁有權力的女人卻那麼少?答案是機會不均等,或是均等得比較晚。

2013 年 2 月天寒地凍的柏林影展紅毯上,75 歲的超級美婆、資深女權運動分子珍•芳達金光閃閃地回答記者提問,請她對該年評審團超過半數為女性有何看法?她說:「等到你不需要特別來問我這個問題時,才是真正的平等。

今天我們有了第一名女總統,這不是女性的勝利,而是選民的進步,少數族群的權益與獲得的權力,是一個社會自由開放的指標,少數族群可以是女性,也可以是同志、新住民、搖滾歌手、受害者家屬、素人……跟任何有待去標籤化的標籤。假使來日,女不女已不需特別強調,而我們還能選出更加非典型的領袖,那表示這個國家在自由平等的量表上,又進步了一個等級。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蔡英文 Tsai Ing-wen 專頁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