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WTS 如何恰當回應街頭調戲

#STWTS 如何恰當回應街頭調戲

任誰都有這樣的一天──就是心情不好。

身為一天生臭臉女子,從小就不斷被長輩叮囑要笑啊要笑,不要垂著臉,這樣不漂亮/不可愛──長輩們的努力經常付諸流水,這真是十分抱歉了。紐約有街頭攀談文化,不只是要電話求約會的搭訕,還有各種情況的關懷、討論、對戰或是敷衍了事,這是紐約的文化優勢之一,我受惠其中,(大多時候)也深愛這樣的文化,但不是今天。

今天真是低氣壓的一天,細節就不說了,下午 4 點左右,我在家附近街上皺著眉頭走路,才走兩個路口就有三個不認識的人對我說「親愛的笑一個啊」,當然三位都是男性。平常我都隨便敷衍了事,既不介意、也不討厭,可是,偶今天笑不出來啊!不是才五百公尺的路嗎?認為我一個路人應該要笑給他看?我對你笑了人生是否就會一帆風順? 再說這些人倒底是誰?這樣的不爽在短短一段人行道上累積,到了遇上第三位男子用哄小孩的語氣說:「別不開心,笑一個。」,我腦內的保險絲突然燒斷,暴回了一句:「My grandma died(是真的,不過是上個月)!Alright?」對方震驚、羞愧、外加一點困惑地逃走了。

「我防衛過當了吧。」我問朋友。「挺可憐的,幫前面兩個人吃子彈。」
「有一點,但挺爽快的。」朋友說,「沒有更好的回應法嗎?」

我之前好奇地問過住在美國其他城市的女子,結論是每個地方都有街頭調戲男,但紐約特別多,密集度加倍。紐約男人在路上好像不說點什麼就渾身不對勁,無論是對街坊、路人、觀光客,他們都想說點什麼,問候是好事,稱讚他人也是好事,跟一個女人說「Smile」,好像很友善,但此舉隱含的邏輯卻很討厭。因為這是一個祈使句!也就是「命令、勸告、叮囑、建議別人做或不做一件事」,而且百分之百是男性對(看起來比自己年輕的)女性說,更有甚者,視該名男性的個性、人品、以及他判斷此女好欺負程度,可從輕微調戲升級成為騷擾,或是「booty call」──包括描述女性身體形狀、以及問候對方的器官等等毫不模稜兩可的性騷擾語言──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會因此感到害怕、委屈、或是憤怒, 用最保守的說法形容:真的很煩。有一位被煩到不行的女子因此展開了 Stop Telling Women to Smile 的活動,設計了一系列的串聯貼紙、印有標語的衣服與環保袋,還有衍生句型例如:「我的名字不叫寶貝」、「女人不欠你什麼」等等的「Leave me alone」語言。

擊退路人之後的晚上,我在地鐵上,離峰時段的車廂沒幾個人,我對面坐著一位穿便服的小丑先生,為什麼我知道他是小丑,因為他臉上還帶著全妝,不只是臉,光頭也塗滿了厚厚的白粉,嘴角用鮮艷油彩畫得好翹,但他本人並沒在笑,忙著讀腳本,我想到他身為男性應該也有好多笑不出來又不得不笑的時刻,當他推著道具行李下車,我還目送了他的背影五秒鐘。

回到命題:如何恰到好處地回應街頭調戲呢?反擊確實痛快,但有時會造成更大的衝突,再也沒有比面子掃地的男子更像不定時炸彈的東西了,所以倒底怎樣才算有效又不傷身體的回應呢。我想到了:如果一個路人對你說嗨,那很自然地我也會對他說嗨,說今天天氣真好啊,我會回是啊天氣真好,所以下一次當碰到迎面而來的男子進行街頭調戲時,當他說「給我笑一個」時,那你也可以回他一句「給我笑一個」(記得要板著臉說)。

《關聯閱讀》
「小姐,有空喝杯咖啡嗎?」──全英國最奇怪的報紙專欄:Rush Hour Crush

《作品推薦》
如何正確地使用 Genocide 這個詞?
邊境上,無助驚慌的男子(或女子)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Stop Telling Women to Smile 臉書活動專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