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私以及犯錯的自由

隱私以及犯錯的自由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在網路上巡遊變得跟「裸奔」沒兩樣。

知名的部落客、現任麻省理工市民媒體中心(MIT Center of Civic Media)主持人Ethan Zukerman說過,千禧年後出生的人好像對把個資交出去習以為常,因為他們沒有經歷過早期聊天室、部落格時代,大家都會取很酷的外號,不需要交代什麼身家,但現在他們一睜眼就是Facebook要求你輸入真實姓名。

人最害怕什麼隱私外洩?在這個時代,第一是裸露與親密的內容,第二是證件與信用卡資料。

我猜想大部分的善良百姓沒有自拍裸照的習慣,至少不是每天都拍,而其中還有一些人經常自發地外洩裸照,所以這點先不探討。但是個人資料卻事關身家財產,每人每天幾乎都可能登入一、兩個網站,在網上消費買賣一、兩件東西,或者繳水電費、或者線上申請服務,當金融機關或購物網站發生資料外洩事件,經常以成千上萬為單位,這時候就會有人疾呼:政府應該加強控管,以法治保護個人隱私。這句話合乎邏輯,前提是,當政府不是那個竊取你隱私的人。

2013年6月,香港的Mira Hotel成為改變歷史的場景,美國國家安全局的外包程式人員愛德華‧史諾登在這裡對媒體揭露了國家主導的大型監聽人民計畫『PRISM稜鏡』,稜鏡計畫以「國家安全」、「公共利益」為由,能合法從民營公司取得非美國公民的使用者通訊資料,因為不針對美國公民,所以理論上不違憲,但當一位美國公民登入Gmail、skype、facebook,(通常他的瀏覽器已經記住密碼自動登入了),跟他的孟加拉姨媽、阿根廷女友、或是廣東汕頭的業務夥伴通訊時,他也被納入了可監聽的範圍。

而各大科技巨頭,總是標榜創新的獨立精神,卻同意向政府調查單位輸送隱私資料,更是一大醜聞,這就是為何「稜鏡」計畫幾年來一直被列為最高國家機密,因為它能動搖美國人最得意的價值之一:言論自由。

許多人——特別是那些比較位高權重的人——都會說:「沒問題,我沒什麼可隱瞞的,我又沒做錯事。」不要被這邏輯的謬論所誤導了。第一,不可能有人可以從不犯錯,不可能!第二,隱私權不只是保護你正直的那一面,保護你不為人知的那一面才是隱私權更重要的價值,言論自由是一體兩面,我們有權保有秘密,同時也有權洩漏自己所有的秘密。

不保護隱私,就沒有言論自由。因為你的隱私權,不只是你保護隱私不外洩的權利,也必須包括你自願洩漏隱私的自由,曾經書寫臥房裡的私事是違法的、曾經在海灘露點(包括男性)是違法的、曾經媽媽哺乳是一件連講都不能講的事情。自由從來都是爭取來的,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揭發美國情報機構重大醜聞之後,史諾登本人流亡海外,有人恨他當洩密者,恨他不愛國,有人則因為同樣的理由愛他,說他是自由鬥士、網路精神標竿,他的生命隨時受到威脅,他得到的政治庇護跟他在政府機構外包的工作合約一樣,必須更新。但是他真正影響了美國的視聽,今年初起大城市有一系列關於公民自由與媒體道德的論壇以後「史諾登時代」為名,結論總是這不是一時一刻就能解決的事情啊,要政府民間通力合作云云,但至少他逼得好多人必須出來說明。

在我近期觀摩的討論會中,最能體現自由主義精神的一場講座,是在布魯克林一處小型獨立雜誌n+1的辦公室裡舉行的,主題是〈隱私是幹嘛用的?(What is Privacy for?)〉。場地很小,擺滿五十張椅子之後,聽眾與座談者之間只剩下幾杯啤酒的距離,講者五人每人口音不同,看起來最不叛逆的一個人,剛剛好才接下一件最最叛逆的任務:擔任愛德華‧史諾登的辯護律師。

Ben Wizner這位中年律師有著娃娃臉和會微笑的眼睛,他溫柔地說出了一個經典故事:

你們之中有人太年輕不知道什麼是租錄影帶,那就是以前如果你沒住在大城市裡,
然後又到了周末,你就會去百事達錄影帶店,在裡面走來走去跟同伴吵四十五分鐘要租哪部。

於是在1987年,Robert Bork被提名為最高法院法官,
而華盛頓當地有一份報紙想辦法到綠影帶店搞到了法官租借的紀錄,然後登在報紙上。
其實根本沒有醜聞的題材,沒有A片什麼的,但是當年國會的535個議員突然變得非常、非常緊張,
火速地通過了一份全面保護影片隱私的法案,還包含如果侵犯隱私會附帶的民事與刑事責任。

我最後說這件事,是想說明,
如果要引起當權者的注意,就是必須向他們證明,這些議題與他們自身息息相關。

 

〈隱私是幹嘛用的?(What is Privacy for?)〉座談會由芝加哥Point 點雜誌主辦,紐約布魯克林的n+1雜誌協辦,Ben Wizner演說〈伸張犯錯的自由〉英文逐字稿請見網頁

補計:2015年6月2日,歐巴馬總統簽署國會通過的《美國自由法案》(USA Freedom Act),取代即將過期失效的《愛國者法案》,此法案終止國家安全局(NSA)大規模監聽計畫 ,但只要出示與恐怖行動有關的證明,當局依然能針對特定戶口蒐集通聯資料。多數新聞媒體,包括愛德華‧史諾登本人在內都發表聲明,並不將此舉視為保護隱私的勝利,這只是一小步。

 


 《關聯閱讀》

面試時的身家調查?在瑞士,你可以拒絕回答

《作品推薦》
輸油管的兩端
諾貝爾和平獎有用嗎?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