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DESK】台灣人在德國職場,「不浪漫」的利弊得失大公開

【歐洲DESK】台灣人在德國職場,「不浪漫」的利弊得失大公開

編輯前言:換日線 2018 年春季號《不浪漫的歐洲生存指南》,連線歐洲,帶來真實多元且豐富的第一手資訊。然而,歷史悠久、幅員廣大且複雜多變的歐洲,其面貌絕非一本季刊能夠窮盡,透過每個人的雙眼,也總是能有不同的觀察。
因此,換日線邀請各方好手,針對下列徵文主題,挑選你最「有感」的項目,提筆書寫你獨一無二的故事!徵文辦法請按此

在德國工作也一段時間了,跟學生時代不同,沒有滿滿的吃喝玩樂行程;沒有夜晚跟同學帶零食相約討論報告的深夜時光(食堂?);每天幾乎工作跟家兩點一線,在擠死人又常常誤點的 sbahn 上打瞌睡;最期待的是週五晚上的到來,最憂鬱的是週日太陽西下的一刻,最開心的是發薪水的日子⋯⋯咦,怎麼聽起來,跟在台灣工作的時候沒有太大的不同 ?

在德國工作,跟在台灣工作,除了語言跟文化的不同以外,還有哪些差異?

以下這篇文章,就來分享一下我在德國工作的體會跟利弊吧!(本文是個人經驗以及身邊友人分享的綜合心得,不代表所有的德國公司,也不代表每一個人的工作經驗,充滿強烈好奇心跟求知慾者,歡迎自行來嘗試體會看看)

跟工作相關的,別急著自掏腰包!

記得剛開始在德國上班的第一天,最令我驚訝的一件事,是老闆要我去公司附近的辦公用品文具行,買我上班要用的東西,然後拿發票回來報公帳。「買什麼都可以嗎?」我戒慎恐懼地再三確認,深怕誤會了老闆的意思。

「什麼都可以,只要你覺得你工作用得上,貴一點也沒關係!」老闆很阿莎力地揮一揮衣袖就跑去忙了。於是我買齊了所有的文具用品:文件夾、文件架、喝咖啡用的杯子,茶包、還有一個皮革製的高級名片夾──到後來真的,全部由公司買單。

後來我才發現,幾乎所有跟工作有關的事情,通通可以報公帳:搭車回原本的城市辦稅號證明可以報公帳;到隔壁城市事務所跟客戶打交道的交通費可以報公帳;開公司的車,只要是因公出差的里程數可以報公帳;業務用的手機,公司買給你還付每個月的電話費 (是的,我剛看到我同事獲得一隻嶄新的 iphone──我在不同公司工作的德國朋友們,也幾乎都配有公務手機),同事買給客戶的禮物全部可以報公帳。(不過為了避免有「收賄」嫌疑,德國新的稅法對於每年可以買給客戶的禮物金額規定非常嚴格)

公司的理由是,這些支出都是「公司應該負擔的成本」,老闆們不認為員工應該自掏腰包買禮物拜訪客戶,「做為跟客戶打好關係的投資」,因為即使業務們做出好業績,業績獎金會增加,但實質獲利的還是公司,因此這樣的投資,算是一種雙贏的策略。

但我同時也發現,這樣的規定之所以在德國行得通,也是因為大家真的很遵守遊戲規則──該報的就報,不該報的絕對分毫不取:我看過同事的汽車公里數報帳表,開到客戶公司多少公里,順便開回家探望爸媽多少公里,全部寫得清清楚楚,私人用車的部分還用黃色螢光筆標出來,旁邊寫上「私人」。拜訪客戶過夜的帳單上,如果是自己額外去飯店餐廳吃飯的金額,一定用簽字筆圈起來,旁邊寫上「自付」。

這可能是德國人普遍自律的一種表現,也有可能是因為德國稅務局對帳對得很細很嚴格。總而言之,在德國工作,跟工作有關的項目一定不要急著自掏腰包,先問過老闆,通常都是不用自付的。

另外在德國,許多公司面試的時候,被面試者來回的交通費都可以報公帳,這也是「公司找人必須負擔的成本」。(當然規模比較小的公司可能就沒有這項福利,但如果你是德國籍人士,據我所知也可以試試看向政府申請「求職面試交通補助」,只不過我本人沒有申請資格,也沒有試過就是了)

有不滿嗎?直接跟主管抱怨去

另外一個嚇到我的,是德國員工的「抱怨方式」。

圖/Shutterstock

我不知道有多少次,在公司內看到同事直接跟老闆表達他們的不滿,提出可以有更好作法的建議,也聽其他德國友人說過,他覺得公司內這次的升遷發表不夠透明,他要去找老闆表達他的不滿,因為這違反了公司引以為傲的透明制度⋯⋯(我內心的怕事小人 OS:你也進公司沒有工作多久,幹嘛這麼急著找死呢,不怕影響到未來升遷嗎?)

結果事實證明,這位仁兄不但沒有被公司教誨,公司還特地召開會議,詳細說明了升遷的安排和原因。這是我認為,台灣的職場文化可以引以為鑑的一點。(當然,每家公司還是可能有自己的規定跟「眉角」,如果不清楚公司的文化,奉勸大家還是不要輕易嘗試)

其實,德國人在其他歐洲人眼裡,還有一項充滿刻板印象的特質:他們很愛抱怨!(好吧,用他們的話來說,是「講道理」、「爭取應得的權利」。)

一開始,我還沒有順利融入這樣的工作環境,總是小心翼翼的。但後來發現,適時提出自己的意見,其實是一個很好的習慣──每個人的工作方式有所不同,老闆或主管們要負責的事情太多了,沒辦法顧及到每個小細節,這時候執行工作的人發現了問題,就應該要提出來,工作才會更順利,整個工作環境也會得到相對的進步。

工作者們也會覺得自己要以身作則,認真工作──不然下一個被抱怨的,可能就是你了。

幾點上班?事情做完最重要!

有不少德國公司的上班時間,是彈性制的。(當然,如果你是負責門市或者服務第一線的人員,就沒有辦法這麼自由)

先對德國的平均工時「前情提要」一下:德國的一週工時,普遍為 35 小時到 40 小時,前陣子大罷工後,部分地區改為 28 小時(一週上班四天的概念),不過我也聽過一週 55 小時以上的(有加班費),因公司和職業性質而異。

回頭來說說,「彈性制」是什麼意思呢?就是什麼時候到公司都不要緊,但每週工時要達到,事情也要做完,才是負責任的方式。有些公司會讓員工寫工時紀錄,不過也有讓員工「自己算」的公司。

去年八月份,是我們公司的淡季,公司的同事跟老闆商量後,決定因為工作量減少,當月每個人可以選擇 10 天在家工作,只要同事之間時程協調好就好──薪水不變,週末照休!

雖然只有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還是讓我感受到德國公司在工時這件事上的彈性程度。(而且同事們整個沒有很驚訝,一派理所當然的樣子,啊來公司沒事做為什麼一定要每天都來?就我一個人在大驚小怪)甚至有同事因為配合妻子的工作搬到別的城市,加上有小孩要照顧,最後和公司爭取到了長期在家工作的合約。所以在工作時間比較彈性的公司上班,尤其是可以透過網路作業的單位,工作的時間跟方式等等,其實是有討論空間的,不會很死板。

週末、休假皇帝大!

這點我想不只在德國,歐洲很多國家亦然──休假,是很「神聖」的一件事。

老闆在休假期間打電話或傳簡訊、email 給員工,基本上是不被允許的。(這麼說吧,你可以做,但基本上沒有人會鳥你,因為大家都已經關機或登出了,公司電話還設隱藏或拒接) 

而且因為德國年假多,大家一休假就是好幾個禮拜──當然休長假的同事會盡量想辦法在放假前把事情處理完畢或交接清楚,而負責交接的同事在接下來幾個禮拜就要當『苦主』──不過基本上,大家想到下次就換自己放長假,還是很樂於當「苦主」的,輪流 cover,每個人都能輕鬆愉快的休長假 。當然這樣的狀況也是因人而異,因工作而異。需要隨時跟進工作的從業人員的休假生活,可能又是另一番風景了。

踢足球、喝啤酒搏感情

這應該算是德國人特有的社交方式。德國人與同事之間的情誼,跟台灣相比其實已經淡薄許多──下了班後我是我、你是你,公是公、私是私,風馬牛不相干。不過同事之間偶爾還是會相約交際一下,而這個主要的媒介就是足球。可以是踢足球,可以是看足球賽,至於像我這樣不懂足球樂趣何在,只喜歡感染現場氣氛的人,則可以點杯啤酒插花一下。

在我的公司,一有新的男同事加入,大概就會被約去踢足球。真不愧是國民運動!

帶狗狗上班?可以!

除了對衛生要求很高的職場,和化學相關的廠房以外,德國辦公室基本上是不反對員工帶寵物上班的,尤其是狗狗。他們似乎認為帶寵物上班能讓員工有放鬆的感覺,壓力得到釋放,工作成效會更好。

圖/Shutterstock

生病了,就在家裡休息吧!

在德國,幾乎很少看到抱病上班的員工。在他們的邏輯裡,抱病上班是很不道德的一件事情──你都已經生病了,還去搭大眾交通工具,可能被別人感染變得更嚴重,又可能傳染給別人,進了辦公室不但害到同事,可能還危及他們家人的健康。

另一方面,生病的時候頭腦不清楚,工作起來可能會失誤,為公司帶來損害或負擔⋯⋯不如好好待在家裡養病,等恢復健康再回來工作!

看到這裡,有沒有覺得在德國工作,聽起來好像還不錯?

其實,所有事情都有兩面,在德國工作,也不是全然這麼享受:

頂零下寒風出門,內心也在下雪

在高緯度地區長期居住的朋友們,對這點應該心有戚戚焉。

冬天日照短,甚至可能早上 8 點半過後,太陽才緩緩露臉,下午 3 點半天色就黑了。每天在夜色中出門,夜色中收工,時間長了,心情不憂鬱也難。

或者像這個禮拜,德國平均氣溫連續一週維持在攝氏零下 7 到 12 度,體感溫度負 20 度,寒風刺骨中逆風前行去上班,下了班又沒有薑母鴨羊肉爐可以吃,雙手凍到沒有知覺的同時,真的會讓人心中升起「我到底為什麼在這裡」的疑惑。

畢竟不是自己的國家,耗盡力氣的簽證問題

對在異地工作的海外遊子來說,簽證應該是最令人頭痛的問題之一。

德國的工作簽證是綁公司,通常每 1 到 2 年要更新一次(不管你拿的是不是永久合約都一樣),除非是你是科技業人才或是醫生這種特殊專業人士,或者收入很好達年薪 5 萬 2 千歐元以上(將近新台幣 200 萬元),一次就可以拿 4 年「藍卡」,不然大家都要面對簽證的問題。

如果不幸被公司開除,或者決定辭職,通常只有 3 個月左右的時限找到新工作,否則就要離開德國。找到新工作後,還要看過不過得了 3 到 6 個月的試用期,每次申請簽證還要看運氣好不好──若是碰到刁難的簽證官,很可能要多花費幾倍的力氣,在煎熬中等待。

這樣的過程會一直反覆,直到獲得永久居留的簽證為止,實在是非常考驗耐心跟毅力的一件事。

沒有下班可以立刻約的朋友,也沒有巷子口的便利商店或便當店

以前在台北工作的時候,總是三不五時跟好友相約見面,下班後吃個晚餐,喝杯咖啡,小酌一下,工作雖然辛苦,薪水也不高,但日子過得也算愜意。

來到德國工作才發現,原本認為的「理所當然」,在這裡卻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老朋友跟你不在同一個城市,新朋友相遇沒那麼容易,想念家人的時候也沒辦法坐兩小時的客運立刻就到。懶得煮飯的日子,沒有辦法在轉角的便利商店擁有琳瑯滿目的選擇,也不能到便當店隨便挟兩個菜配飯。身邊的友人,跟你說著不一樣的語言,聊起天來力道總是有那麼一點不同⋯⋯畢竟他們沒有人用你的語言,和跟你相同的文化背景在經歷一樣的事,而你也無法完全同理他們。

結語:給人生另一個可能,只願「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在歐洲工作,或在海外工作,享受不一樣的生活方式的同時,每天都是一場與自己的對話和硬戰──總結來說,沒有不寂寞的方法,只有心態上的調適,和試著慢慢擴大自己的生活圈,多參與一些活動,多學習一些東西,讓日子自己精彩。

前陣子友人來信,提到一件事讓我感觸很深。
在信中他說,自己很希望能跟很多到德國打拼的人一樣,無懼,方向清楚。
我看著這段話,沉吟了許久,思考要怎麼回覆,也思考自己工作後的生活。

事實上我認為,在異地工作與生活這件事,應該沒有多少人是真正無畏無懼、方向清楚,義無反顧的:我還記得自己當初找工作時的焦慮和壓力(請參考:〈德國漫漫求職路──海外競爭的殘酷現實中,只能靠一顆強大的心臟堅持走下去〉),剛開始工作時的疲憊與辛酸,以及面對生活圈開始縮小定型,跟父母漸漸老去的擔憂⋯⋯。大家其實都是在憂患中成長,在混亂中尋找方向,只為了給人生另一個可能,而這個方向可能還會常常改變⋯⋯。

對所有決定留在國外,或決定離開的人來說,下決定的過程,絕對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做了一個決定,往後還有千千萬萬個決定,很多事情誰也說不準的,而我們能做的,就只有盡力活在當下,感受此刻而已。然後認真的去相信,「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句話。

話又說回來,在歐洲工作,跟旅遊或者短期居住不同,就是這麼的不浪漫──當然風景還是美麗的,但也要你有閒情逸致能夠欣賞──有利有弊,有得有失,隨時都有新的發現和感觸(不管是正面的或者負面的),每一天都充滿刺激跟挑戰。

將來回想起來,能夠不後悔這麼勇敢的闖過一回,或許就是所有正在探索世界的遊子們,最真實的心聲吧。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illpax@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