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生氣的遊子」:你看見的是「那國文化」還是「那個人」?

「愛生氣的遊子」:你看見的是「那國文化」還是「那個人」?

工作後的異鄉生活難免充滿碎碎念,在捷克好友的推薦下,我加入了一個叫做「愛生氣的遊子」的英文網路論壇。根據好友的說法,你在自己的臉書大吐生活苦水沒人想理你,但在這個全是異鄉人的論壇(只接受長期旅居在出生地以外國家的人,國籍琳瑯滿目,居住地也琳瑯滿目),不管你怎麼抱怨跟吶喊,大家都會傾聽你然後跟你一起咒罵喔(無誤)。

愛生氣的遊子們,異鄉牢騷無奇不有

抱著興奮又好奇的心情,我開始了每天瀏覽一下這個論壇的日子。果然跟朋友說的一樣,這裡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異鄉人們,抱怨與分享的故事也是無奇不有:

有遠嫁外地的媽媽閒聊幫孩子找學校的難題;有在海外念書的學生訴說著找工作的不易;有各式各樣的雙國籍/三國籍人士分享關於國籍申請與放棄的問題;有跟著一家之主外派的家庭徵求找房撇步;有工作已久的上班族大談外國人升職的玻璃天花板(指外籍人士升遷不易)⋯⋯性質大概有點像是隨性許多、生活化的「國際版換日線」那樣的感覺。

經過幾個月的觀察,大概也可以發現,在論壇上最常被抱怨的是哪幾個國家 (首當其衝的是難交本地朋友的瑞士、不管做什麼都要一大堆手續跟等待時間的德國,跟表面親切,誠實,卻讓很多國家的人覺得是「無禮」的荷蘭等),有趣的是,論壇的會員中,「最想要去工作」的歐洲國家,居然也是瑞士、德國、荷蘭⋯⋯看來大家抱怨歸抱怨,還是想要往工作機會多、薪水又相對比較高的地方跑呢。

缺乏同理的「一概而論」,逐漸令人疲乏

但是,儘管這些抱怨實際又生活化,頗有發洩心情的效果,但經過這幾個月的體驗,我的思緒卻跟一開始有全然不同的感受──什麼感受呢?

那就是,看著日復一日,異鄉人們關於在異地的飲食、生活起居、交通問題、文化衝突等等諸多抱怨,我居然開始有了不耐煩的感覺。同時,卻也為自己的不耐煩,感到困惑和羞愧──來到另一個遙遠的國度生活,誰不是如此在飲食、生活起居、交通問題跟文化衝突的夾擊下,想要一吐為快呢?我不也是這個樣子的嗎?那為什麼我會感到如此不耐?認真思索後,終於讓我找到可能的理由:

這個論壇似乎缺乏了面對另一種文化,或者說,生活在那個文化的人們,試圖想要去理解的「同理心」與「包容心」。還有,對每個國家太過通俗的「一概而論」,可能也是讓我感到心浮氣躁的原因。

論壇中的每一篇文章,開頭大概是這樣子的:我是來自 OO 國的 XXX,住在 OO 國⋯⋯然後就開始談到發生了什麼事,OO 國讓人無法理解的文化為什麼讓他這麼生氣,覺得 OO 國人、OO 國食物怎麼都這樣那樣⋯⋯10 篇中大概有 9 篇如此,千篇一律。

不管是寫文章的人,還是湊熱鬧的推文者,不難發現,有很多居住他國已經非常多年的人,在不能適應的事情上面,還是習慣簡而言之的說「這就是 OO 國的文化」。或許這樣的分類比較容易,也比較令人心情好過一些吧。

事實是,在德國住得越久,我發現自己越來越難說出「德國文化就是如何如何」這樣的話。圖/Tom Sodoge@Unsplash

自我反思:在德國住越久,越難替德國文化下定論

我開始反思我或許也有這樣的習慣。從「德國,停看聽!」這個專欄開始到現在,我寫了很多以「德國」為標題的文章,但是事實是,在德國住得越久,我發現自己越來越難說出「德國文化就是如何如何」這樣的話。當朋友好奇的問我「德國人怎麼看待這個議題呢?」、「在德國這樣的情況他們會怎麼處理呢?」的時候,剛來德國不久的我可以就聽見與看見的,侃侃而談;現在的我卻時常感覺自己如鯁在喉,難以回答。

因為假如我去問 10 個德國人,很可能就會有10 種答案。隨著異鄉生活時間的增長,我接觸的德國人越多,德文越進步,跟他們聊得越深,越是意識到,每一個德國人在飲食習慣、生活方式、理財觀念、休閒娛樂、工作態度上,到底有多麼不一樣。

就像沒有一模一樣的台灣人,也沒有一個德國人會跟別的德國人一樣。如此簡單的道理,不只我,或許連居住海外多年的這些「愛生氣的遊子」們,也難以察覺。

我舉一個最簡單、大家聽了可能會噗哧一聲笑出來的例子:我跟一桌德國人吃飯,大家聊到在麵包上抹 Nutella (一個在歐洲很受歡迎的義大利巧克力醬品牌)的習慣,居然有三分之一的人要先抹奶油再抹 Nutella;三分之一的人直接抹 Nutella;剩下三分之一的人根本不吃 Nutella,還有一個人一定要在 Nutella 上面放生火腿一起吃!

一桌人就在那邊爭論著怎麼吃才是最好的吃法,拼命試圖說服對方,彼此誰也不能理解對方的吃法,覺得對方奇怪極了。我看著這樣的景象,不禁啞然失笑,心裡想,每個人連塗個巧克力醬都可以這麼不同,整個德國的文化要如何一概而論?比如你說他們愛喝啤酒,但偏偏我也認識一票不愛啤酒的德國人。

再舉另外一個例子:我剛來德國的時候,看了一些討論德國買房率的文章,聽了一些德國人的想法,認為德國人大概都不想買房子,因為他們覺得反正房租費率很穩定,不如把買房的錢拿去享受生活。

後來待得久了,跟更多不同年齡層的德國人聊過,才發現老一輩很多人都有買自己的房子,年輕人其實也不少人想買,只是因為房價越來越貴,很多人覺得買不起或需要貸太多款,乾脆不買了,把錢都拿去享受生活 (咦,那這樣跟台灣的小確幸文化有什麼不一樣?) 這才恍然大悟,我所曾經認為的「德國觀點」,或許其實不過是一小撮人的想法而已。

無論國家、文化,每個人都希望被當成「個體」尊重

話又說回來,我相信不管來自什麼國家、什麼文化背景,大部份人都很討厭被一概而論。雖然說在海外的台灣人,會很自然而然的凝聚出一股「我們是台灣人」的意識,但是每個人應該都還是希望自己被當作特別的個體看待。

我認為在「愛生氣的遊子」這個論壇上抱怨的人也是如此:當他們在不停地一概而論其他國家文化的同時,字裡行間中卻又透露出「並不是每個美國人/印度人/南非人/敘利亞人/冰島人都這樣,不要把我們以偏概全的討論!」這樣的吶喊。

在希望自己被當成個體的同時,卻又不可控制的將他人當成群體看待,真是很有趣的狀況。這是一個全球化的時代,也是一個文化流動的時代,而在異鄉漂流的我們,期待可以融入另一個文化的同時,卻也期待自己的特別之處能被認真對待。或許,想要達成「被當成獨立個體對待」這個目標的第一步,就是認真把眼前的「異地人」從他的文化當中稍微區隔開來,把對方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去認識與了解吧。

假如人人都漸漸開始有這樣的體悟,這算不算是我們往「世界公民」這樣的概念邁進的開端呢?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nastasia Dulgier@Unsplash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