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的「末日」近了?】寫在五一前夕:英國 65 所大學串聯「教師大罷工」,師生聯手「為退休金而戰」

【高教的「末日」近了?】寫在五一前夕:英國 65 所大學串聯「教師大罷工」,師生聯手「為退休金而戰」

今年的春季對英國的大學生來說,是難受的一學期。

並不是全國教師串連給學生增加作業量,而是大學教授們為了被砍的退休金而發起大罷工,拒絕授課。而這罷工,不是像一般的地鐵罷工,只持續一天,而是由英國境內 65 所大學串連,在一個月內斷斷續續了 14 天──老師們拒上課、拒絕讀 email、拒絕看學生作業,直到 4 月初才達成「停戰」協議。

按照一般正常的學生心理來說,不用上課當然好,但這次的罷工,讓學生們的課業進度完全停擺,繳的學費無用武之地,對某些碩博士生來說,無人指導的論文更讓他們恐慌。但,即是如此,超過六成的英國學生們,仍支持老師們大罷工的決定。因為,沒有人期待老師們在權益受損的情況下,還要當杏壇榜樣,無償付出。

避免財政赤字,教師退休金非砍不可?!──高層年年替自己加薪,惹人非議

這麼嚴重的高教罷工,是對 UUK(Universities UK)修改大學教師退休金方案(USS, University Superannuation Scheme),從確定給付制(defined benefit)改成確定提撥制(defined contribution)。

以確定給付制來說,退休後員工每個月可以領取一定金額,年資越長,領的越多。而這種方案對資方來說,比較容易虧,因為很可能員工所領的退休金,與其所貢獻不成比例。相反地,確定提撥制以 UUK 的退休金投資成效,決定退休金多寡。

而從給付改成提撥制之後,英國大學教師們一年會少領一萬英鎊的退休金。一萬英鎊相當於四十五萬台幣左右,損失這麼一大筆錢,教師們當然要起身反抗。

UKK 宣稱退休制度一定要改,不然未來會面臨 60 億英鎊的赤字。但與此同時,UUK 裡的高層管理階層代表們,卻有權參加自己的薪資會議、年年替自己加薪。

以南安普敦大學的校長 Sir Christopher Snowden 來說,他將自己的年薪調高到英鎊 433K,引起許多教師的公憤,而他只是眾多為自己加薪的管裡者之一──這樣的行為,不免讓真正站在教育前線的老師們懷疑,因為赤字砍退休金只是幌子,其實錢都拿來給「某些人」加薪了。

圖/Sasa Wick@Shutterstock


衰退經濟與既得利益者的「代罪羔羊」

值得一提的是,參與罷工的大學共計 25 所,是在 1992 年前設立的學校,其退休金方案是確定給付制,而 1992 年後設立的學校,採用另一種退休金方案,因此不在罷工行列──看到這邊,讀者們或許或覺得這該死的熟悉感,到底哪來的?

如果你想到的是年改,那麼恭喜你,我們在同一頁上。

退休金年改也是為了彌補未來怕越滾越大的財政赤字而提出,尤其是在歷史背景下,造就的 18% 變成大家撻閥的對象。同樣地,英國也是以財政赤字為由,提出改革;但不同的是,許多人站在老師這邊,原因很簡單:學費年年上漲,老師們的待遇卻越來越差;與此同時,大學校長們卻中飽私囊,當然會造成社會大眾的反感。

安妮以為,退休金赤字絕對是真的,但是否真的是因為確定給付制,就是個大問號了。老師們頂多,只是衰退經濟及既得利益者的「代罪羔羊」罷了。

學費年年漲,為何教師待遇卻越來越差?

除了 UUK 管理階層疑似斂財的行為,大學學費年年上漲,尤其對國際學生,本身學費已比本地生貴 3 倍,還得面臨每年上揚的學費。而這些學費,都去哪裡了呢?不是有一部分,理應要到辛苦教授學生們的老師身上嗎?但事實卻往反方向走。

如同安妮曾在〈「沒有人是局外人」,全球年輕世代的勞權課題—從英國的「零小時合約」,反思台灣《勞基法》修法〉一文裡寫到的,許多大學為了減少成本支出,讓新進教授們負責招生、處理雜務,甚至以零小時合約剝削教師,讓教育變成一種商業模式。

如同安妮所說,當教師們罷工,首當其衝的是學生。而調查顯示,超過六成的學生支持教師們為退休金而戰,因為他們深深了解「沒有人是局外人」。NUS (Natioal Union of Students)甚至發表了支持教師的聲明稿,認為此次改革,不只是對在教育前線付出的老師們,澆了一桶冷水,也諷刺地體現了高教的商業化。

這些老師們正是英國高教的基石,若他們在不健全的體系工作,首先衝擊到的也只會是學生的權益。聲明稿更指出,UUK 只顧著給各校校長加薪,卻如此苛待教授,為此,學生們將更支持教授們的罷工,並呼籲雙方趕緊回到談判桌上,取得共識。

學生無課可上,要求校方賠款──曼大校長:「學校給的是學位」

學生們除了支持老師,另一方面砲口也轉向了學校:「你看看你,搞什麼改革,讓我們現在無課可上,還我貴鬆鬆的學費來!」各地的學生發起了連署活動,遍地開花,要求校方賠償損失學費。

以倫敦來說,喊出的賠償費用,平均約 1,200 英鎊。然而,並不是所有校方都會屈服在學生壓力之下,以曼徹斯特大學及華威大學來說,兩校都及早闡明了「我就是不賠償!」曼徹斯特大學的校長,更在與學生對談的會議上,大言不慚的說:「合約說的是學校會給你們學位。」似乎暗示「只要你有拿到學位,學校就不算違約」。

該校長完美示範資本主義下,「教育的價值」應如何被計算,台下的學生開始大喊:「所以學校的重點不是教育?!」但一切質問,都被校長閃避掉了。

以法律的角度來說,學生要拿到賠償並不容易,因為罷工期間,學生還是可以進出圖書館、使用學校各項教學資源。曼大更表示,只有在一種情況下學校會賠償,那便是學生因罷工而被迫退選該課程。

但另一面,罷工所造成的後果,絕對不只是「沒課可上」,許多學校的校園拉起封鎖線、驅趕參與罷工學生,讓想要「好吧,那我只好進圖書館借書自力救濟」的學生,也被阻擋在外──因此,說到底,這場罷工受害最大的,還是學生。

這場罷工在 UUK 答應教師們,會再延請更多專家來商討退些金,並且維持現狀到明年 4 月後,暫時告一段落──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不是結束,只是中場休息,退休金的戰爭不知何時又會開打,學生們只好自求多福,祈禱所繳的學費不要浪費;或,親自跳下去參與罷工。安妮私以為,學會「沒有人是局外人」這一課,比起課堂上教授的許多知識,都還要寶貴。

圖/Sasa Wick@Shutterstock


避免學生佔領校園,校內實施檢查制度

此文寫在五一勞動節前夕,或許跟台灣並不是如此正相關,但我希望大家明白,如果自己的權利受到侵害,請別猶豫站出來。你也許覺得其他人不會幫你,但誰知道呢?這群學生們不就是看穿了不公正,而和老師們站在同一邊?

不過話說回來,這次罷工,倒是給各校高層都留下了後遺症,主要是他們沒想到,學生們「如此有能力」四處佔領學校。以倫敦大學來說,如果讀者們現在來到倫敦大學總部,你會發現門口站了保全,要檢查身份及學生證,為什麼呢?因為他們怕學生們又再度衝進去佔領學校。

而諷刺的是,這群被學校聘僱的保全及接待人員們,也對學校給他們的退休金、事假、病假及育嬰假極度不滿,在這週 4/25 及 4/26 兩天實施罷工。還記得上週我走進學校時,保全人員開心的跟我說,「噢,下週換我們罷工,學生們也會來幫忙,你們幫了我們跟老師不少忙呢!」

安妮認為這方法荒謬至極,佔領學校的是「學生」,他們當然有學生證,那麼,檢查又有什麼用呢?有時候英國人的做法,不禁讓人覺得,「噢,因為是英國人,所以說得通。」

學位證書,到底證明了什麼?

砍大學教授們的退休金是不正義的,但也是如此剛好,在整個英國高教商業化的浪潮之下,教育的本質已跟過去不同,最後會走向哪裡,也是許多人所擔心的。

當連曼大校長都喊出,「我們學校的重點是給你學位(意即「不是教育品質」)」時,那張學位證書到底值了什麼?會不會到最後變成炫耀的籌碼──「你看,我有錢來念高等教育」?或許目前還不會,但可能就快了。We are nearly there, the doomsday of advanced study.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asa Wick@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