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俄關係暴風雪:俄國前間諜棄俄投英,如今慘遭神經毒謀殺──到底怎麼回事?

英俄關係暴風雪:俄國前間諜棄俄投英,如今慘遭神經毒謀殺──到底怎麼回事?

前俄羅斯間諜名叫斯格里帕 (Sergei Skripal)與他的女兒 (Yulia Skripal) 一同遭到暗殺。圖/ABC News YouTube 影片截圖

本月 4 日下午,英國發生了一件聽來頗為罕見的「神經毒殺案」,毒殺的對象,還是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雙面間諜」──這是怎麼一回事?

俄國間諜投英,八年後遭毒殺

這位目前還躺在醫院急救,恐怕凶多吉少的前俄羅斯間諜名叫斯格里帕 (Sergei Skripal),在 1990 年代將後背轉向了俄國,轉身為英國政府及軍方(MI6)工作。至於為什麼會變節呢?有一說是落入了美人計。

若是傳言為真,斯格里帕在 2006 年,可說是為美人付出了極大代價:他因叛國行為被俄國判處 13 年徒刑,但故事當然沒這麼簡單,不然就不會有今日的毒殺案了。2010 年,英國及俄國之間達成了「交換間諜」協議,曾為英國工作過的斯格里怕也在被交換的名單中,英國此舉一方面是道義的展現,但更多的,恐怕是擔心斯格里帕向俄國洩漏英國軍方機密。

被救出的斯格里帕選擇到英國南方城市 Salisbury 過生活,他曾經表示,倫敦不適合自己。但這樣的隱居生活,還是阻止不了他人的暗殺行動,導致不僅僅是他,就連他的女兒 (Yulia Skripal) 也一起中毒。此外,一名接觸過兩人的警官,也因接觸到神經毒劑而出現嚴重反應,好在送往醫院後已逐漸恢復。

英俄關係:都鐸時代開始貿易往來,二戰之後漸行漸遠

看到這裡,讀者們大概要問:英俄目前的關係是否已經跌到谷底了?英國政府怎麼處理此事呢?天啊,第三次世界大戰要開打了嗎!?

安妮可以很確定的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不會因為這次的暗殺案而開打,但將很有可能變成以後英國在政治、經濟及各方面持續抵制俄國的原因。

英俄之間的關係本來就詭譎多變,最早可以追溯到 16 世紀,當時英國還是瑪麗皇后統治的都鐸王朝,一位叫 Richard Chancellor 的航海員來到俄國探險,無意間促成了兩國的貿易關係,兩年後,英國就成立了 Moscovy Company,專門負責英格蘭以及俄國之間的貿易──看到這裡,讀者們有沒有覺得很熟悉?航海時代的英國為了貿易,成立不少公司,英國東印度公司就是其一。

從此之後,正式建立商貿關係的兩國,狀況時好時壞,直到二戰後,因政治、軍事因素,以及和美國的關係越走越近,英俄的距離也跟著越來越遙遠。

「沒有最糟,只有更糟」:互相拒絕引渡

奇妙的是,英國一直是俄國政治犯避難所的第一選擇。2006 年,一位前俄國間諜 Alexander Litvinenko 在英國被毒殺,而這位 Alexander 當時已在英國政治避難了 6 年。他當時被下的毒為 polonium-210,三週後即宣告死亡。

英國要求俄國引渡嫌疑犯 Andrei Lugovoi,但被俄國拒絕了,理由是,他們不引渡俄國公民出境!(潛台詞可能是:英國!休想用你們的法律審判我們的公民!)

而俄國當時也要求英國引渡 Boris Berezovsky──一位經濟犯,跟 Akhmed Zakayev──一位車臣籍的分裂主義者,想當然爾,英國的態度是:「啊哈!想得美!你不引渡 Lugovoi 給我,我也不引渡你想要的人給你!」並給予這兩位俄國犯人正式的政治庇護。(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外加氣死俄國)(註一)

除此之外,自冷戰以來累積的問題、伊拉克戰爭、人權問題以及數不清的間諜來來去去,再加上這次的斯格里帕毒殺案,未來兩國的關係,恐怕是「沒有最糟,只有更糟」。

英國首相梅伊嚴詞譴責,克林姆林宮矢口否認

回到斯格里帕案,目前進展到哪了呢?

英國首相梅伊指控俄國是幕後黑手,因為他們發現此次的神經毒「諾維喬克」是俄國正在研發的毒劑,為世界上最致命的神經毒劑之一。這批毒劑照理來說,所有庫存應該在 2017 年就已被全面銷毀了,所以英國合理懷疑,是俄國在背後操弄。

梅伊更在事後將俄國 23 名未具名的外交官遣返,驅逐出境。除了遣返部份俄國外交人員,英國也暫停所有政府層級與俄國的交流,梅伊堅決地表示,「這是英國的土地,在英國土地上進行的謀殺無法被容忍」。

對此,克林姆宮回應英國的指控是「不可原諒」,堅決撇清自己與毒殺案的關係,並且斬釘截鐵地説,莫斯科絕對會針對遣返之事還以顏色。

相對於英國的憤怒,俄國這裡顯得「關我什麼事」,雙手一攤,覺得英國還沒抓到證據就先動手的反應,簡直莫名其妙。

俄國大使 Alexander Yakovenko 認為英國的行為是「不能接受,不正義,短視近利」,並且在推特上表示,"The temperature of Russia-UK relations drops to minus 23, but we are not afraid of cold weather."(看來,英俄之間的關係掉到了負二十三度,但沒關係,我們俄國人最不怕的就是天寒地凍了)狠狠酸了英國一番(註二)

而俄國為了報復英國,在 17 日對 23 名英國外交官下達遣返令,限期一週內離開俄國境內。

梅伊在事後將俄國 23 名未具名的外交官遣返,驅逐出境。圖/photocosmos1@Shutterstock

英國官民如何看待謀殺案?

那麼,英國國內又是怎麼看待的呢?

比起首相梅伊的震怒,反對黨黨主席柯爾賓則是呼籲政府別被憤怒沖昏頭,在罪證確鑿之前,不能隨意指控,也不支持大動作地將英俄關係降至冰點。

安妮認為,柯爾賓的觀點有他的考量。的確,站在國際外交政策上,必需步步為營,在沒有確定嫌疑人之前,不宜指控普丁及俄國──兩者分別代表了目前世界上充滿影響力的領導人及國家。再加上英國現在深陷脫歐肥皂劇的影響,在歐洲的地位逐漸下降,歐盟成員國對其態度越來越冷,此時任何一點小差錯,都會導致不可計量的後果。

但另一方面,身為國家領導人的梅伊,第一時間的強悍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爲她是主權的象徵,主權是不能低頭,也不能軟弱的。更何況毒殺案在英國並非第一次發生,2006 年的案子已讓英國對俄國抱持懷疑,今日的毒殺案,更彷彿坐實了當年的疑慮。

從梅伊上任以來,她的作風一貫保持著「英國人的驕傲」:即使是脫歐,也要脫得有尊嚴,沒有跪地求饒這回事;而這次的毒殺更牽扯到國安層級,梅伊強硬的表現也是爲了悍衛國土安全,今天她若說出「在證據確定前,無法指控俄國」,恐怕也會遭受國內輿論的非難。

而英國國民對毒殺案大多無法接受,也都認定克林姆宮就是幕後黑手,但還未掀起真正的恐慌。不過,繼毒殺暗後,3 月 12 日,在倫敦又發生了一位俄國流亡者 Nicolai Glushkov 被暗殺的案件。警方約談了許多來英國避難的俄國流亡者,試圖找出此起案件與斯里帕格毒殺案有無關係。

雖然目前還未找出任何關聯,但接連發生和俄國人民息息相關的謀殺案,不免引人聯想、揣測,也引發許多媒體質疑:英國維安是否有漏洞?

安妮觀察:英國在歐地位下降,以及「英俄」與「中俄」的有趣對比

目前,此案還是現在進行式,英國雖試圖號召歐洲國家一起抵制俄國,但成效並不顯著。如前所述,曾經的歐盟老大哥、今日的頭號脫離者,能有多少影響力,還需進一步觀察,但狀況似乎是「電梯向下中」。

以歷史的進程來看,俄英之間的關係一直是「政治帶領經濟」,兩國都不是對方重要的貿易夥伴,俄羅斯為英國的第 15 大出口國,而英國則是俄羅斯的第 14 大出口國,非緊密的關係,讓這次事件對兩國的外交關係更顯嚴重。

甚至在去年,梅伊就曾重砲批評俄羅斯試圖干預歐洲各國大選,自 2014 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後,曾多次擅闖歐洲領空,英軍也被迫出動戰鬥機攔截。

安妮認為,相較之下,英俄關係與英中關係形成有趣對比:同樣都非實施民主及人權至上的國家,但中國作為英國第 5 大貿易夥伴,對其經濟貢獻良多(看看那些滿地開花的中國留學生,以及他們所貢獻的學費),也因此,梅伊從未對中國的極權政治口出惡言,先前出訪中國時,更不如各方預期,對人權、香港民主等議題發聲,明顯地「金錢利益擺第一」。

而俄國的狀況就不同了,長期以來,俄方不惜以武力干預中亞及東歐政治,引發英國反感,且兩國的敵對關係遠比英中建立關係的時間來得長久,面對俄國,英國態度當然不會鞠躬哈腰──這一局最後會如何發展,誰也說不準,大家只能買好雞排,坐好板凳,等待這每日更新的國際政治劇。

註一:Russia and the U.K.: A Tense Yet Pragmatic Relationship, “Stratford," 17 March, 2018.
註二:Russia threatens retaliation after Britain expels 23 diplomats, ”The Guardian," 17 March, 2018.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BC News YouTube 影片截圖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