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肥皂劇】會吵的孩子有糖吃,但也可能數敗俱傷: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北愛爾蘭的四角關係
圖片

歡迎大家再度準時收看「脫歐肥皂劇」!要不是這周稍早,脫歐談判有了戲劇性大轉折,安妮我都要對這齣肥皂劇失去興趣了。

那麼,到底是多戲劇性的轉折呢?

前情提要:分手費達成協議、北愛邊境約定開放

容我前情提要一下:本月稍早,英國與歐盟終於針對脫歐分手費達成協議,英國將會付 600 億英鎊給歐盟,以換取脫歐後英國與歐盟國家的自由貿易,並且答應歐盟,英國將會維持北愛爾蘭與愛爾蘭之間的邊界暢通,以利貿易貨物的往來。

或許有些讀者還不清楚北愛爾蘭與愛爾蘭之間的關係,安妮在此簡單說明一下,北愛爾蘭屬於英國統治範圍,但和愛爾蘭還處在同一個島上。

也就是說,之前英國還未脫歐時,因為大家同屬歐盟,三邊的貿易跟物流沒有邊境阻礙,但現在一但脫歐,若北愛跟著英國一起重新設置邊境海關,將會使跟北愛處在同一個島上、一直與其有密切貿易關係的愛爾蘭蒙受大量的經濟損失。因此,北愛爾蘭的邊境問題,從脫歐以來就是英國政府、愛爾蘭政府及歐盟關注的焦點。

北愛爾蘭、愛爾蘭及歐盟都希望即使英國脫歐,能夠保持北愛邊境開放。

但半路卻殺出了程咬金。

DUP:說好的一個國家不可分割呢?

請各位讀者想像一下,本月 4 日,當英國首相梅伊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正相談甚歡,並沾沾自喜於脫歐談判終於可以進到下一步時──佔了梅伊內閣十個席次的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 DUP)領袖佛斯特(Arlene Foster)卻打來一通憤怒的電話,讓談判瀕臨破局。

佛斯特認為,若讓北愛的邊界保持暢通,不就是讓英國跟北愛變成一國兩制嗎?這根本地違背了民主統一黨的黨旨──北愛和英國是一體的,是英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換句話說,佛斯特不接受一國兩制,想要永遠地膩在祖國的懷抱裡。(我想,許多香港人們可能都無法理解 DUP 在想什麼)。

佛斯特甚至還說,「絕不接受北愛在任何形式上與英國分裂,北愛與英國必須在相同條件下脫離歐盟!

梅伊這一聽當然是大驚失色,好吧,即使安妮沒有親眼看見,但覺得她肯定心裡大驚了一下,怎麼,說好的開放邊界呢?

這通電話徹底讓談判成功這幾近煮熟的鴨子飛了,但梅伊卻無法坐視這看似無理的要求。因為,梅伊當初在組成內閣時就已選擇和 DUP 聯盟,若她無法讓 DUP 滿意,那麼她的內閣可能就要面臨解散的危機。

蘇格蘭、威爾斯與倫敦:「我們也要留在單一市場!」

當然,這齣肥皂劇的亮點不只是程咬金 DUP,還有吵鬧不休的威爾斯、蘇格蘭,甚至,倫敦市也來參一腳。雖然 4 日的談判破局,但原計畫讓北愛爾蘭續留歐盟單一市場的消息一出後,蘇格蘭首席部長斯特金(Nicola Sturgeon)表示,蘇格蘭也要留在歐盟單一市場!此話一出,威爾斯首席部長瓊斯(Carwyn Jones)跟倫敦市長加恩(Sadiq Khan)都表示跟進。

「我們也要留在單一市場!」大家開始輪流吵鬧著。

倫敦與蘇格蘭在去年脫歐公投中本來就是以支持留歐為多數,一直以來都抱持著希望留在歐盟的態度,現在見機不可失,紛紛開始表態。

梅伊可能沒預料到會有這樣亂七八糟的狀況出現,就連英國人自己,都不曉得到底發生什麼事。BBC News 特別針對脫歐開了專題系列與廣播,而在週一,就有一個名為 " Emergency Brexitcast: What the hell is going on? ps, would you like a biscute? " 的 podcast。

翻譯起來大概就是:「脫歐現場爆卦:他媽的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啊對,來吃片餅乾鎮定一下吧?」

以目前蘇格蘭、北愛爾蘭、威爾斯、倫敦,外加愛爾蘭政府的窘境,所有人都跟梅伊吵著要糖吃,但以目前的進度來說,梅伊已焦頭爛額,對於 DUP,似乎還是束手無策。今天(7 日)更被歐盟限期 48 小時內提出協商內容,不然,下一階段將窒礙難行,歐盟他國領袖也無法在本月 15 號前提出歐盟方的協商方案。

脫歐變脫英?「聯合王國」會分崩離析嗎?

從英國脫歐以來,吵吵鬧鬧、紛紛擾擾,各方勢力糾結在一起,說明「聯合王國」之間的連結變得越來越薄弱,每股勢力都有自己的政治及經濟考量,更告訴我們英國地區間的差異有多大。

或許大家對英國的印象只有大都市倫敦,但其實英國多數地方並未如此都市化,城鄉差距比台灣更為明顯,許多人一輩子沒有踏出自己的家鄉,也沒到過倫敦,而這也讓脫歐談判,更顯得困難重重。

長期以來倚靠歐盟人才的倫敦與蘇格蘭,都希望最好能維持單一市場,並且保持自己與歐盟的邊境開放,畢竟,一但邊境不自由,等於是斷了這兩個地方的經濟命脈,未來的經濟衰退影響之大,可能連他們自己都無法想像。

而威爾斯,雖然在脫歐公投中以脫歐支持者佔多數,但跟蘇格蘭人民一樣,威爾斯人長期以來和英格蘭人的民族情結,再加上脫歐後英鎊大跌,讓境內許多威爾斯人高喊要獨立。經濟因素加上民族情緒,有一天蘇格蘭跟威爾斯說不定也會無預警地「脫英」。

再說到北愛爾蘭 DUP,因為怕在北愛爾蘭失去激進派人民的支持,轉而支持重新設置邊界海關,讓他們跟歐盟不再有牽扯。再加上,對狠狠被 DUP 打了一巴掌的梅伊與愛爾蘭政府來說,「邊境開放」顯得像是熱臉貼冷屁股。當每一方都各據一詞時,就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有太多未知將會發生,而這些未知似乎都不怎麼樂觀。

都說吵鬧的孩子有糖吃,在這場脫歐肥皂劇中,蘇格蘭、愛爾蘭、威爾斯、DUP 都在和梅伊吵鬧著,但以目前的進度來看,或許吵到最後,大家都會一起沒糖吃。

2016 年時支持脫歐的倫敦民眾。圖/Ms Jane Campbell@Shutterstock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lonndubh@Shutterstock

《關聯閱讀》
「英國將會付......一些錢」──從「鐵娘子再世」變成 Theresa "Maybe",「分手費」談不攏,英國脫歐的下一步在哪裡?
【英國脫歐現場:倫敦】「我們回不去了」──當Brexit成真,為什麼高學歷的年輕人高興不起來?

《作品推薦》
急診床位不足,Airbnb借你當病床──英國醫療的「突發奇想」,是對症下藥還是治標不治本?
「沒有人是局外人」,全球年輕世代的勞權課題──從英國的「零小時合約」,反思臺灣《勞基法》修法

安妮/本初子午線觀察記

安妮,國立政治大學畢,英國愛丁堡大學歐洲中古史碩士,目前於倫敦大學之歷史研究院(University of London, School of Advanced Study, the Institute of Historical Research)攻讀博士。
現居於世界上生活最貴的城市之一,倫敦,除專注自己研究外,喜愛觀察英國人們生活的各種細節。
雖非常住英國,卻期許以一位台灣留學生的視角提供曾經的日不落,今日的日已落帝國人們生活的觀察記。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