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大學師生抗議:一所擁護勞權的學校,把清潔員當成家庭小精靈──昂貴的高等教育,教會你什麼?

倫敦大學師生抗議:一所擁護勞權的學校,把清潔員當成家庭小精靈──昂貴的高等教育,教會你什麼?

上下班尖峰時刻,我一如往常在地鐵站隨手拿了晚報,在擁擠人潮中翻閱著。原以為沒什麼重要的大事,卻發現在報紙左下的一個小角落,刊載了一個極重要的新聞──好吧,至少對我、倫敦亞非學院的師生,以及清潔員們來說,非常重要。

新聞標題:「倫敦一大學賦予校內清潔工和教授一樣的權利」(London University gives cleaners the same rights as its professors)(註一)

標題雖沒指明是哪間學校,但我心裡知道,這一定是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雖然安妮並非亞非學院的學生,但身為倫大的一份子,我不只與有榮焉,也清楚這件事情從 2006 年就開始抗爭了。2010 年後,更多亞非學院的學生為了這件事,在校園用大聲公不斷抗議,終於在今年得到好結果。

事出必有因,到底是什麼樣的壓榨,讓這些師生為清潔員們挺身而出呢?

高工時、低保障:那些因不諳英語,而被壓榨的清潔員

亞非學院的清潔員並非由學校直接聘僱,從 1993 年起外包給知名清潔公司 ISS。這些清潔員大部分來自南美洲,且多數不諳英語,他們每天清晨四點就必須開始工作,一天的勞動超過十小時。甚至,在聖誕假期,他們也沒有得到該放的假期,在不到英國健康與安全指標的低溫下持續工作。

如果他們請病假,當然拿不到薪水,但他們隸屬的公司,ISS,卻能從學校那裡,拿到該支付給清潔員的薪水。就病假薪水法規而言,英國政府有一套完善的規定,多數情況下,員工請病假是可以有薪水的,政府甚至會告訴你,員工們不用害怕跟雇主爭取病假薪資。如果你的雇主因為被請求支付定價薪資而解僱你,你是可以跟他法院見的。(註二)

但這些員工之中,很多人連英文都說不好,遑論跟雇主爭取權利,只好繼續被壓榨。

派翠西雅,一名在亞非學院擔任清潔員近十年的婦人表示,清潔公司無視個人的家庭狀況,不准許任何換班或請假的機會。她的英文不好,因此無法強力地跟公司爭取該有的權利。她說,清潔員不是機器,也是人,會生病,需要被尊重。

派翠西雅跟其他清潔員們曾經試圖跟學校溝通,但身為幾十年前左派風起雲湧的大本營,今日依舊是左派為尊的亞非學院,對於清潔員們的要求竟回答,「不行。因為你不是為我們亞非學院工作,你是替 ISS 工作。」

這樣的回答當然讓清潔員們心寒。另一位員工路易斯說道,「我在這工作十八年了,我把我的青春都給了亞非學院,每天打掃這學院的走廊,教室,廁所。我怎麼不是為你們工作呢?(註三)

清潔員們在亞非學院裡被稱作「看不見的一群」,他們的努力是理所當然。

抗爭員工挨告,師生抗議未果

這讓我想起奇幻小說《哈利波特》裡那地位低下的家庭小精靈。整天努力打掃煮飯洗衣,但在做這些家務時卻絕不能被看見,否則就是個失職的小精靈。我以為這種角色只存在於小說裡,但現在竟荒謬地搬到現實中,成為被忽視的聲音。

從 2006 年開始,這些員工們決定自立自強,跟學校還有 ISS 爭取他們被剝奪的退休金及病假薪資。但,如果抗爭如此順利,就不會耗時十年了。

2008 年,這些清潔員們成功爭取到將時薪調高到 7.45 鎊,但一年後,他們在亞非學院內被移民署的官員們緊急召見,有七位員工被驅逐出英國,其中一位還是孕婦;2012 年,一位名叫拉尼的清潔員被公司一狀告上法院,只因為他拒絕在沒有增加薪水的條件下做額外的工作,而他同時也是致力於爭取清潔員權利而發起罷工的「覺醒份子」。

面對這一連串的剝削,亞非學院許多學生,甚至教授們也挺身而出,一同寫公開信譴責學校及 ISS。同年的十二月,學校內辦了選舉,共計 1,294 位師生,有高達 98.2% 支持不再將打掃外包給清潔公司,必須由學校直接聘僱,給予正常的退休金、病假、休假和其他福利

但學校還是不同意直接聘僱清潔員。

2014 年,清潔員們與公司及學校的衝突發展到高峰,甚至進行了長達三天的罷工(學校若一天沒打掃,髒亂度就很可觀了,三天不打掃,應該不只是面目可憎的地步,而是修羅場了),自此之後,整起事件才得到較多媒體的關注,披露清潔公司壓榨員工的事實。

底層移民的辛酸血淚

但在被壓榨的事實之外,更多是底層移民在倫敦這大城市裡掙扎的生活血淚。

如安妮前面所提到,這些清潔員多來自南美洲,以哥倫比亞和厄瓜多為主。戰亂不斷造成民生疾苦,而近年來,越來越多大型企業進駐開發,像是可口可樂及雀巢,但這些國際企業只是不斷剝削當地勞工,使得人民生活薪資及水準雙重下降。於是,許多人民選擇出走。

去哪兒呢?

哪裡都好,哪都比沒有希望的家鄉好。

移民來到英國,以為會有更好的生活,但這一切卻在 ISS 的壓榨下變成泡影。大部分的清潔員們不只做清潔這一份工作而已,他們身兼好幾份工作,因為僅僅在亞非學院當清潔員並無法使他們溫飽。

他們有家庭要養、有稅要繳,薪水卻遠遠低於在倫敦生活所需薪資的水平,也沒有任何工作保障、福利及退休金。再加上不精通語言,移民們在剛來的時候,真的只有被挨著打的份。

這些清潔員們原本都對亞非學院抱有高度期待,畢竟是一所名聲好、一直為勞工發聲的學校。但他們現在明白了,學校已不再是教育學生正義平等的殿堂,而僅僅是一場賺錢的事業。

高等教育的意義

亞非學院開始擴張校區,我看到的不是更多的教育資源投資到學生或是教授身上,而是要吸引更多資金。從一樓到五樓,所有廁所翻新到飯店的水準,地毯也全面換新。我覺得好諷刺,這跟亞非學院所代表的立場完全相反。」一名清潔員如此感嘆。(註四)

教育已不再是教育,而是商業。

這句話用在英國的高等教育,還真是一點都沒錯。打著名校品牌,儘管以比本地學生貴三倍的學費招收國際學生,每年還是有學生前仆後繼地來申請。

大家看中的是什麼?一張名校的文憑?還是真正想學習的心?

學生就讀的動機無法揣測,但我可以確定英國的高等學校就是錢滾錢。

在這樣充滿銅臭的情況之下,我卻開心看到亞非學院的師生們願意站出來為清潔員們爭取權利。這場為勞工而戰的長期抗爭就是亞非學院給學生最無價的教育,比任何一堂授課都值得,這才是高等教育真正能給你的──不管學校或這社會變得多麽不正義,你永遠都要勇敢地站出來。

註一: Anna Davis,London university gives cleaners the same rights as its professor,Evening Standard, August 9, 2017
註二:Citizen Advice,last modified on 15 August, 2017
註三:Critical Legal Thinking,last modified on 15 August, 2017
註四:同上

《關聯閱讀》
不一樣的美國,不一樣的打工:Houseman男勤雜工排名一到五
逆境中完成大學學位,印尼移工安娜的老師夢:「我們,也有作夢的權利。」

《作品推薦》
誰有資格當「博士」?──一個問題,診斷你的「性別刻板」指數
一百萬公頃是如何「被消失」的?──所謂的「原住民轉型正義」,不過是政府信口許下的謊言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lickr@Brad Greenlee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