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萬公頃是如何「被消失」的?──所謂的「原住民轉型正義」,不過是政府信口許下的謊言

一百萬公頃是如何「被消失」的?──所謂的「原住民轉型正義」,不過是政府信口許下的謊言

快要兩百天了。

有一群人在凱道上露宿抗議要兩百多天了,但這件事好像沒什麼人關心。你知道他們是誰嗎?

他們不是別人,是我們台灣的原住民。

文章開始前,安妮必須懺悔。四月中我開著車經過凱道,看到一群抗議的人坐在凱道前,那時只想著:「他們是誰?在幹嘛呢?啊算了,還是先回家比較重要。」

現在回頭看,真想掐死那時的自己。那時候,哪怕只是下車給予抗議者一聲關心,都好。身為台灣的公民,我應該要下車,看看這群人為什麼在抗議。

這群抗議的原住民,將在 8 月 1 日喪失管理自己土地的權益。想像一下,有一片你從小生活的土地,你靠這片土地生活、資源利用、自力更生。突然有一天,財團帶著大把資金進入,蓋起高聳入雲的度假飯店,佔用你曾經生活利用的地方。而這一切,完全不用徵求你的同意。

有錢就是任性。

影響有多大呢?原住民們能管理的土地,從 180 萬公頃減少到 80 萬公頃,瞬間少了 100 萬公頃!

而這消失的 100 萬公頃,到底去哪兒了呢?又,它們是怎麼消失的呢?

原住民轉型正義,就是「把全台灣的土地都要回去」?!

故事要倒回大家歡慶千禧年到來的 2000 年,阿扁擔任總統期間,原住民族土地的定義有了一項改變。從原本的「原住民保留地」被改成「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及既有原住民保留地」(註一)。那多增加的傳統領域是什麼呢?

就是原住民原本的生活領域,包括部落所在地、農耕地、獵場、漁場、聖地等等,包括海域與河流(註二)

咦?那不就是整個台灣了嗎?

對啊,沒錯。因為在漢人渡海開墾前,整個台灣島就是原住民的,他們是最原本的居民,不然怎麼會叫「原住民」呢?「原住民」這三個字不是叫假的。

而這也是許多媒體或網路抹黑在凱道前抗議原住民的方式──「你看看,他們就是要把整個台灣的土地要回去,整個台灣都是他們原住民的!」

但事實上,原住民當然不是要把整個台灣島要回去。關於傳統領域的範圍,從 2000 年開始,政府派研究人員開始深入部落,訪問當地耆老,探究他們以前生活的地方、獵場以及祭祀祖靈的地方在哪裡。當然,口說無憑,這些研究人員還要對照從日治時期就留下的文獻資料來比對是否和耆老說的吻合,不然,大家隨便講,領域也隨便分。

就這樣,經過研究人員們一點一滴的努力,總算劃分出了所謂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共 180 萬公頃,主要集中在花東,含括許多山川河流、大自然美麗的景觀。

好了,傳統領域劃好後,下一步就是要執行國人期盼已久的「原住民轉型正義」,讓原住民們重新拿回他們對自己土地的治理權。

要進行轉型正義,最重要的就是《原基法》第二十一條:「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或參與,原住民得分享相關利益。

也就是說,今天不管是任何財團或政府想在這些地方開遊樂園、度假中心、礦業或保育中心等大型建設,都要經過原住民們的同意。如果和原住民們協商結果是正向的,日後這些建設開始運轉後,原住民們也可以得到相對應的利益,因為,這本來就是他們的土地。

100 萬公頃的土地,是如何「憑空蒸發」的?

然而,日前原民會公佈的《原住民土地劃設辦法》,硬生生將原本《原住民土地劃設辦法草稿》裡,原住民的 180 萬公頃土地,砍到 80 萬公頃。那消失的 100 萬公頃,等於讓原住民們幾乎喪失自己的土地、失去了對別人要在我家旁邊蓋樂園、蓋飯店、開採林木礦業說「不」的權利。

更讓人髮指的,是原民會讓這 100 萬公頃消失的手段。

現在讓我們仔細看《原民法》第二十一條。

主詞是:政府或私人。
動詞是: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
受詞是: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

聰明的讀者們應該可以分辨出,受詞有三個:

1. 原住民族土地
2. 原住民部落
3. 原住民土地或部落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

但連國小畢業程度都分得出主動受三種詞彙的關係,我們的原民會卻認不出,認為只有一個受詞,那就是「公有土地」。

前面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都是形容詞,用來形容「公有土地」。

我不知道原民會學的是哪一國的中文,跟哪一國的母語,可以把名詞說成形容詞。

所以那 100 萬公頃就是這樣消失的。

原民會跟你說,條文裡所以詞都只形容公有土地,所以我只能給你公有土地上的傳統領域喔!

這樣的說法其實不只惹惱原住民,更激怒了許多念法律的人。因為在 2015 年前,《原基法》第二十一條裡並無「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這句話是後來加上去的,目的就是讓保護原住民土地的法律更完善。當初增加「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為鄭天財委員。對此,他也澄清當初立法意旨並沒有將範圍限制在公有土地,而是原住民族土地、部落、周邊一定範圍之公有土地等三個獨立部分。(註三)

如果照原民會的解釋,只有「公有土地」是受詞,那 2015 年前的《原基法》是什麼?就是一個沒有受詞的的條文啊!

因此,不管怎麼看,原民會都只是在瞎扯跟說謊,然後扭曲條文。(註四)

解釋條文時可以是限縮條文應用也可以是擴大條文應用,但這還是我頭一次,看到扭曲條文的。看來,法律概論的教科書都可以改寫了。

他們,繼續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

或許看到這邊,讀者們會問:「若照原住民們的訴求,180 萬公頃,那不是半個台灣都是他們的所有地?」

這誤會可大了,因為傳統領域並不等於原住民們對該領域有所有權,而是,當政府、財團或任何機構想要鋪橋造路、建造機場港口、蓋觀光飯店、各種發電廠等等,或其他學術研究、資源利用時,才需要和部落商量,以達成共識,同時實踐部落自主。(註五)

而這些,也跟台灣的生態保育息息相關。想想看,憑空被消失的這 100 萬公頃,最後肯定是被政府跟財團拿去蓋各種破壞生態的工廠或是觀光飯店,絲毫不會珍惜台灣現在僅有的一些淨土。

回溯漢人來台的歷史,無論政權如何更迭,每個政權都有一個共通點──不斷欺騙剝削原住民。從日治時期被騙到國民黨執政,再到現在口口聲聲說要實現原住民轉型正義的民進黨政府。

去年,蔡英文總統曾說:「未來,我們會透過政策的推動,讓下一代的族人、讓世世代代的族人,以及臺灣這塊土地上所有族群,都不會再失語,不會再失去記憶,更不會再與自己的文化傳統疏離,不會繼續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

諷刺的是,原住民們一直在流浪,過去、現在,甚至連未來都很可能是,在自己的土地上繼續流浪。

後記:

安妮在此推薦幾篇有關《原住民土地劃設辦法》的文章供大家閱讀、參考:

1.  AKOY 簡年佑,〈AKOY 簡年佑|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問題爭議好好說清楚〉,《法律白話文運動》,2017-03-31。
2.  地下鄉愁藍調:〈哭泣的巴奈,凱道的稻穗
3.  林侑青,〈沒有人是局外人!巴奈,「誰都是這個土地上經過的人,要留下什麼土地的狀態給後來的孩子?」〉,《美麗佳人》。

註一:《原住民基本法》第二條第五項:「原住民族土地:係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及既有原住民保留地。」
註二:《焦點事件》: 〈原住民傳統領域是什麼?原住民爭取傳統領域的歷史
註三:《法律白話文運動》:〈AKOY 簡年佑|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問題爭議好好說清楚
註四:有關立法過程及法律問題,感謝現為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的法律系博士生楊雅雯,提供詳細資訊及接受訪談。
註五:相關法規詳細地規範於《諮商取得原住民族部落同意參與辦法》附件當中。

《關聯閱讀》
巴西原住民抗議行動現場:催淚瓦斯之下,我們吟唱
誰的轉型,誰的正義?──他山之石,看台灣的歷史教育與「認同」議題

《作品推薦》
愛是我們共同的語言──英國同性戀除罪化半世紀,我在倫敦同志大遊行
「台灣政府不幫自己人」?──英國內政,不是「朕說了算」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lickr@凱文 姚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