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我們共同的語言──英國同性戀除罪化半世紀,我在倫敦同志大遊行

愛是我們共同的語言──英國同性戀除罪化半世紀,我在倫敦同志大遊行

2017 年過了一半,若要我用一個字代表這半年,應該是「愛」吧!

今年 5 月 24 日,台灣的大法官釋憲,支持同性婚姻,並限期立法院修改目前只規範異性婚姻的《民法》。

無獨有偶,一個月後的 6 月 30 日,德國國會也通過同性婚姻合法的法案。很快地,德國將會成為歐洲第十四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比起德國,英國同婚合法從 2013 年開始,已有四年多的時間,但這樣的 LGBT 平權也是經過長時間爭取而來。有關英國婚姻平權歷史小教室,安妮已在〈當小綠人變成 LGBT!倫敦用紅綠燈支持 LGBT 權利〉簡單地描述過。但各位讀者可能很難想像,現在同志權利高漲的英國,在五十年前,同性戀是有罪的!

僅僅半世紀前,英、美都還是「同志不友善」國家

就算是在如此多人不支持同志的台灣,也沒明文規定同性戀是罪(也許對許多人來說不用法律規定,非異性戀就是有罪),而五十年前的英國,在法律上有明文同性戀犯法。在 1950 年代,英國因同性戀入罪的人約有 65,000 人,其中最悲傷的例子,莫過於二戰時破解德國恩尼瑪(Enigma)密碼的天才數學家圖靈(Alan Turing)。

他在二戰拯救了許多英國人性命,卻在 1952 年因與一名男性發生性行為而遭英國政府起訴,必須強制接受女性荷爾蒙治療以及化學去勢。最後,圖靈選擇自殺。(註一)

到了柴契爾夫人執政時代,有一條法律叫作「第 28 號條款」,這項法律禁止媒體、學校等機構對同性戀進行任何的正面宣傳,要求「學校必須教授傳統道德價值觀」(註二)。這讓人想起二戰後美國掀起的麥卡錫主義。

麥卡錫是一位美國共和黨的政治家,於 1947 到 1957 年間,擔任威斯康辛州的參議員。1950 年開始,冷戰的局勢引發美國人民的擔憂,害怕共產主義,麥卡錫以各種手段將所有跟共產黨有關的人事物連根拔起,那時許多公務員都遭到了莫須有的解僱、監禁、控訴甚至是囚禁。

其中,同性戀背負了莫大的罪名,因為當時人認為,同性戀,尤其是男同性戀,心特別軟,特別容易受共產黨影響。在 1953 和 1954 年之間,許多同志被麥卡錫傳喚,要求他們提供共黨間諜名單,如不從即威脅公開其同志身份。(註三)

回首同志平權,會發現不管是英國還是美國這些現在看起來是「同性戀友善」的國家,都曾經對同性戀進行獵巫。只要貼上「同性戀」的標籤,你就是所有罪孽的源頭。但就是因為這血跡斑斑的歷史,才讓現在的人們如此珍惜同志平權,「得來不易」這四個字,包含多少我們無法體會的痛楚。

2017 年,英國的「同志驕傲月」

而在英國將同性戀除罪化半世紀的今年,倫敦舉行了一系列深具紀念意義的活動。大英博物館(British Library,簡稱 BL),有著代表男同志的雙關縮寫,當然得率先支持同志的權利。從 6 月 2 日到 9 月 19 日,展出名為"Gay UK: Love, Law, Liberty"的同志爭平權史的展覽;在泰特美術館(Tate Britain)也有一系列從 1861-1967 年,所有有關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等涵括所有 LGBT 身份認同的展覽。(註四)

這股「同志驕傲」甚至還帶動商機,許多商家在「同志驕傲月」裡,將店鋪裝飾上彩虹,象徵支持同志平權。

倫敦街上秀出LGBT友善的商家。圖/安妮 攝影

七月八日,我在倫敦同志大遊行

今年是我第一次參加同志大遊行,一大早,整個倫敦就擠滿了穿戴各式彩虹配件的人們,實在是件神奇的事。

要知道,週六、週日的早上,倫敦的街道通常是很清幽的,因為幾乎所有人都還在前一晚的宿醉中。但今天,不管是還在宿醉、還是準備宿醉的人們,紛紛出籠,擠在同志遊行路線附近。以特拉法加廣場為中心,人潮越晚越洶湧。路上充滿著精心打扮的人們,氣氛歡騰,連在電梯裡,人們都互相道著"Happy Pride!"

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原來,支持同志平權是大家的事,而不只是少數人的事。

同志大遊行起源於 1972 年,至今為止,已成為倫敦最大的單日遊行節日之一。今年的遊行有超過 26,000 人參與,由各種不同機關或團體構成,像是教師工會、迪士尼、臉書甚至是英國國會,大家都組成具有自己特色的隊伍上街遊行。

台灣方面,由「倫敦講臺」號召在英國留學或工作的台灣人共襄盛舉。當然,不只有台灣人,我們的隊伍裡還有香港人、英國人、美國人和西班牙人。今年台灣隊伍前的標語,或許讀者們已經猜到了,就是"First Country In Asia"(第一個婚姻平權的亞洲國家),呼應今年 5 月剛過的同婚釋憲。

台灣遊行團隊。圖/安妮 攝影


這是安妮第一次參加同志遊行,不管是在台灣還是英國,最讓我震撼的不是各團體眼花撩亂的挺同打扮及歌舞,而是如觀眾們一路上不間斷如潮水般地歡呼及鼓勵。

真的是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

我印象中的遊行,就是一群人舉著標語,大聲喊著訴求,搭配路人們的圍觀及手機不離手的錄影,路人們是圍觀,不會為你加油鼓勵。但這場倫敦同志遊行,根本就是一場慶典。

全城都在狂歡著,支持著同志驕傲月。

我是第一次體會到,什麼是夾道歡迎。路人們擠在遊行路線的兩旁,幾乎每個人都在身上裝飾彩虹,有人是披著彩虹旗,有人戴彩虹帽,更多人在身體上彩繪,總之,你能想到的花樣,這裡都有。

每一個隊伍經過時他們就不斷尖叫歡呼,為你鼓勵,彷彿在歡迎凱旋歸來的奧運金牌得主。當台灣隊經過時,可能是看到,也知曉台灣即將成為同婚第一的亞洲國家,不少人拍手加狂點頭、讚許著。這樣的狀況,在遊行的兩個小時中,沒有間斷。而我們也就這樣,跟著觀眾歡呼、擊掌、尖叫、秀出「台灣婚姻平權第一」的標語長達兩小時。

倫敦的多元性

比起告訴觀眾們「我們是亞洲第一個實施婚姻平權的國家」的快樂,我更震撼於觀眾們帶給我的感動。我沒想到有這麼多人,就像全倫敦的人都傾巢而出,來幫遊行隊伍加油,表達他們對 LGBT 全力的支持,甚至有好多家長帶著小孩前來共襄盛舉。

左邊的小女孩用彩虹蝴蝶結繫辮子,右邊的小男孩穿著彩虹上衣,而我們台灣隊伍裡一位英國爸爸幫還在強褓中的嬰兒穿上彩虹衣,帶著寶寶跟大家走完兩小時的遊行。甚至是維持遊行秩序的工作人員,看到遊行隊伍也熱情地歡呼,為每一個遊行隊伍加油,無一例外。

倫敦的多樣性,在今天表露無遺。各種不同種族、性別跟年齡的人們擠在一起,有嬰孩,更有許多爺爺奶奶輩。而這種多元性,我相信,是因為在倫敦,才會得到人民如此廣泛的支持。

即使我們的種族、性別、年齡,甚至是信仰都不同,但我們有一個共同語言,就是愛。

夾道歡迎遊行隊伍的人們。圖/安妮 攝影

社會觀念的轉變,從家庭教育做起

在倫敦,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支持 LGBT 是這麼的自然,像呼吸一樣。

但其實不然。

LGBT 的權利並不是像呼吸那樣自然,如安妮前面所述,在 1967 年前的英國同志都還是有罪的,政府更以荷爾蒙治療企圖改變其性向。世人看 LGBT 族群,都認為他們不正常。五十年的血淚歷史,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半世紀的時間,LGBT 一點一滴地讓英國社會慢慢接受,才有今天這樣全城為同志驕傲月狂歡的場面。

歷史告訴我們,任何成就都不是一蹴而就,平權得來不易。看著那些帶著小孩來參加遊行的家長們,讓我明白,對婚姻平權的支持,若能從家庭教育開始,那麼,歧視就會慢慢不見。

五十年前的罪過,五十年後的驕傲,讓人驚嘆社會改變如此之快、人心改變如此顯著。我不禁想著,台灣離大部分人為婚姻平權而驕傲的那天,應該是不遠了吧!

註一:〈英國上議院議員Liz Barker 專訪(下):談LGBT 不是進步,而是基本權利〉,《女人迷》,2017.05。
註二:同註一。
註三:性別人權協會 
註四:"Pride in London," last modified on 6 July, 2017.

《關聯閱讀》
終於,你的存在成為一種理所當然──寫給那些年,我們一起捍衛的婚姻平權
多元包容,愛的大同:不分男女老幼的布萊頓大遊行

《作品推薦》
「台灣政府不幫自己人」?──英國內政,不是「朕說了算」
你有「反抗的勇氣」嗎?──那些穿裙子的男孩們教我的一堂課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圖/陳令杰 攝影、附圖/安妮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