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府不幫自己人」?──英國內政,不是「朕說了算」

「台灣政府不幫自己人」?──英國內政,不是「朕說了算」

兩天前看到《民報》刊登的一則新聞,以〈獨/學校評鑑沒過竟趕她回台灣!留英學生痛心寫信給蔡總統〉為標題,吸引了不少閱聽人的眼球。

標題簡單扼要地告訴了大家,因為就讀學校評鑑沒過,該臺灣學生求助無門,因此寫信向總統陳情。身為一位在異鄉求學的學生,這種衝擊肯定難以想像,換作是我,大概也是慌了手腳,想向任何人求助,只要能幫得上忙,即使只是一點點,也要盡力試看看。

但,筆者想對這篇報導提出幾點不同的看法及釐清。

「國家不幫自己人」的怪異邏輯

第一,我非常不認同《民報》以這種不加審查,且不思考投書人敘述是否符合邏輯的方式,輕率地刊出一篇誤導閱聽人的文章。

首先,文章寫到該生因為學校評鑑沒過,被英國政府提早結束已完成兩年的三年課程,只能打包回家。該生向駐英國台北辦事處求助,未得到滿意的回覆,又寫信給蔡總統,認為「我們自己的國家台灣都不幫自己人,覺得丟臉」。

即使我對這位學生的遭遇感到惋惜,但還是必須點出,因學校評鑑沒過而被提早結束簽證這點,跟台灣政府一點關係也沒有,而台灣政府的確,除了表達關切之外,他們不能也不該,多做些什麼。

試問,台灣政府能為你做些什麼呢?向英國抗議他們評鑑制度不公?請他們改變評鑑制度?還是要求英國政府收回決策?

英國內政,豈是台灣政府有權干預?

事實是,台灣政府什麼都不能做!做了,就是干預內政。

英國留學生所拿的簽證統稱 Tier 4 ,在英國政府官方網站裡清楚地寫明,該簽證長短是建立在學校以及個人的修業年限上。也就是說,若國際學生就讀的學校評鑑沒過,等同無法繼續招收國際學生,英國政府有權提前結束簽證,請你打包回家。又,如果學生提早完成學業,他們照樣可以提早結束簽證,請你走人。(註一)

安妮有一位在倫敦唸博士的朋友,就是因為提早完成了學業,英國政府將其簽證提早三個月結束,並告訴他,"There is no space to argue with."(即該決定並無討論餘地)。

簽證核發取消變更與否,是一國的內政,更是政府的權力,只問合法不問合理。因此,政府只要有合法,變更留學生簽證絕對是沒有問題的。就像拿英國工作簽的外國人們一樣,一旦公司倒閉或你辭職了,公司主管都必須上報政府,原本核發的工作簽年數就會被提早結束,通常就只會再多給你三個月,足夠你打包回家。

當學校評鑑沒過而被結束簽證,該究責的對象不是台灣政府,台灣政府什麼都不能為你做,換作哪個國家都一樣,因為這是他國政府的權力,他們有權決定一個非公民在國內的居留時間,換言之,就是內政。

若今天台灣政府出於某些原因更改了一位英國人在台灣的拘留時間,然後英國政府來向台灣政府施壓說,「你不可改變我們國家人民在你們台灣居留的時間長短!」,這舉動的嚴重程度,肯定會鬧上國際新聞。

英國優待歐盟生?留學前,你早就該知道!

再者,文中提到歐盟學生可以續留,國際學生就不行,實在有失公允。但安妮必須說,對,就是不公平。

從你申請國外留學,知道非歐盟生的學費是歐盟生的三倍時,你就該知道;從你到達英國海關,發現英國公民及歐盟公民走同一通道,其他國家人民走另一通道時,就該知道;或,從你發現英國工作錄取的優先順序是:英國公民先、再來歐盟公民,最後才是其他國家人民時,你就該知道:我們跟歐盟公民是不一樣的。

但這不是公平與否的問題,而是歐盟本身就是一個區域整合,區域整合的概念就是要給該會員國們各層面的優惠,例如出入境、關稅、教育以及移民門檻等等。國際學生並非歐盟學生,簽證時間也會比歐盟生給的更短,這是出國留學前就該知道的事,而非拿來怪罪英國政府的藉口。

即使我可以充分地理解,當一個人在異鄉求學,尤其是就快要完成學業,卻被不是自己問題的差錯弄得功虧一簣時的無力及驚慌,我還是必須指出,這並非怪罪台灣政府可以解決的。當說出「台灣政府都不幫自己人」時,是否要思考一下政府的管轄範圍?

撇開想抓住浮木的台灣學生,《民報》在撰寫報導時竟未善盡媒體的責任,仔細審查投書人的訴求是否合理,而輕率地發了報導,試問,難道都不怕誤導閱聽人嗎?媒體第四權的責任,難道是讓大家看到一個沒常識的報導嗎?

我衷心希望《民報》以後在報導新聞時,能多加審核及思考。

連古代都不盡是「朕說了算」,何況現代?

第二,我們可以從一封向總統的求助信,檢視人民對國家機器的想像。

國家機器意指統治階級必須建立一整套法律、制度、執行機構,並依賴於這些法律、制度和執行機構,實現對被統治階級的統治。國家機器可分為兩種:

其一為壓制性的國家機器,例如軍隊、警察、法律等系統,統治階層可以藉由這些單位或體系掌握國家權力。

其二為意識形態的國家機器,例如宗教、道德、倫理、教育等組織機構,這些也可以被統治階層利用。

當我們被國家機器統治時,為了保障權益,利用選舉與分權,降低行政機關的獨大。然而與此同時,台灣許多人民卻還活在一個「大有為政府」,直接介入公共事務的想像裡,無視民主精神,這在威權時代或許可以,在當代卻不行。

多數現代國家都以法治國,也就是法治國家,換言之,國家也必須照著法律走,不然這國家就會變成人治,而非法治。讀者們還記得洪仲丘案嗎?當時馬前總統說了句,「這事我管定了!」

但試問,馬前總統到底能做些什麼呢?左右司法的判決嗎?當然不能!因為在法治國家裡不是總統或首相說了算,一切都需要經過法治程序才能運轉。政府能做的就是傾聽人民的聲音,並以法治來幫助人民。

據此,寫信給總統或首相真的有用嗎?即使是在中國古代,皇帝接受陳情書,也只能下令官員徹查,而非「朕說了算」,更何況是現代?如果事關內政,寫信給元首或許會得到關切,但頂多是「相關單位的關切」,更別提這次的事件,恐怕台灣政府想管也管不了。

合法 v.s. 合理

第三,英國政府如此急率地趕人,合理嗎?

如前所述,英國政府變更簽證長短,是合法的,但合理與否,就有許多討論空間。

在繼續討論前,讓我舉個例子:

前兩週的倫敦火災,不只燒掉了格蘭菲塔大樓(Grefell Tower),更燒出許多迫在眉睫的居住安全問題。

上週,英國政府將北倫敦所有使用同一不防火材質為外牆的國宅居民通通撤出,但並未提前通知。安妮的朋友在上週五晚間十點,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原來是政府官員要他「東西收一收,即刻離開。大樓只在接下來兩天內開放,之後要進入長期維修。」

那麼,這些居民要住哪呢?

英國政府回答是,「住朋友家或親戚家。」

問題來了,居住在倫敦國宅的居民,多數是沒錢沒權沒勢的學生或移民,可能根本沒有家人在英國,他們要何去何從?

另一問題是,將人即刻趕出住所,合理嗎?

根據英國地方法規,council(地方行政機關)擁有管理居住的權利,做此緊急撤離決定的官員也表示,“For the sake of safety”(為了大家的安全)。在安全之前,什麼都可以被放棄,沒有什麼比安全更重要的。

即使你即將無家可歸。

又,今天換作是有錢有勢的人住在這些使用危險材質的國宅裡,英國政府敢在沒有提供臨時住所的情況之下,將居民掃地出門嗎?

雖然答案仍舊未知,但我相信是不敢。窮人很悲哀,因為會最先被拿來開刀。

英國政府做什麼都慢,趕人最快!

最後,回到本文討論的主題:政府遣散國際學生回國,合理嗎?

我認為,就政府角度來說,合理。但就被遣返的學生來說,不合理。即便是學校評鑑沒過,學校也應該要顧到學校裡在學生的受教權,提供較為合理的替代方案。例如,提供可以轉校的機會,或找尋可以得到同等學歷的機構。

注意,該作出補償跟替代方案的是學校,至於政府,三個月緩衝其實就只夠打包,要再找尋或申請新的學校,似乎很難。因此,若英國政府能再多給這些即將被遣返回國的國際學生一些緩衝時間,將有助於他們轉校或重新申請他校,不至於讓學業荒廢,那會更好。

但同樣的,該給多少時間,是一國的規則。若你覺得不合理,連署或抗議都不失為好方法。英國人很愛抗議,有反抗就有被聽見的機會,即使機會再怎麼渺茫,還是要試看看。

就像我在〈你有「反抗的勇氣」嗎?──那些穿裙子的男孩們教我的一堂課〉一文中所說,覺得不合理,就去爭取、去反抗,不合理不是拿來忍受的,而必須改變及終結。

只是這次,不要再把絲毫沒有責任及關係的台灣政府扯進去了。

最後,安妮以一位在英國待了五年的學生告訴大家:英國政府做什麼都慢,但趕人的效率最快了!

註一:Tier 4 (General) student visa, “GOV.UK”.

《關聯閱讀》
英國政府:念完不回國,我就逮捕你!──美籍博士遭拘役,再次突顯排外情緒
現實是殘酷的──美國留學生畢業後留或不留,該何去何從?

《作品推薦》
你有「反抗的勇氣」嗎?──那些穿裙子的男孩們教我的一堂課
別讓上一代定決定我們的未來──繼「被脫歐」後,英國國會普選裡逆襲的年輕世代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Elena Rostunova@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