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反抗的勇氣」嗎?──那些穿裙子的男孩們教我的一堂課

你有「反抗的勇氣」嗎?──那些穿裙子的男孩們教我的一堂課

對台灣人來說,六月或許是進入酷暑前最後的救贖,真正的夏天,往往在七八月展開,然而,英國卻在上週迎來了史上最難熬的夏天──各地區罕見地飆破攝氏 30 度,倫敦成了大火爐,只能用"boiling hot"(如沸騰熱水般)形容。

30 度在台灣根本算不上酷熱,卻讓英國人幾乎抓狂,因為英國年均溫不到 20 度,因此無論地鐵、博物館、圖書館還是民宅,幾乎都沒有冷氣,簡直就是酷刑。正是這令人難以忍受的高溫,意外讓一群穿著裙子到學校上課的男中學生爆紅。

這些勇氣可嘉的男孩們來自愛塞特郡的伊斯卡學院(Isca Academy, Exeter),當英國迎來自 1976 年以來最熱的一週時,學生們希望學校准許他們穿短褲上學,卻被校方以「違反校規」打了回票。

各位讀者想像一下,在 30 度的高溫下,穿長褲坐在沒有冷氣的教室裡,從屁股到大腿再到小腿瘋狂流著汗的黏膩感,就不難了解學生們的訴求。

面對學校祭出的「校規」兩個字,讓男學生們心有不服,大聲抗議著為什麼女生就可以穿裙子,讓腿呼吸新鮮空氣。

結果,學校竟回應:

「不服你們就穿裙子來上課啊!」

學校大概沒料到,隔天,就有四位男學生「身先士卒」,穿了裙子到校上課。

「是你自己說我可以穿裙子的喔!而且穿裙子走沒違反校規啊!」

這股抗議風潮馬上席捲了學校,越來約多男學生響應「穿裙抗議」,最後有五十多名男學生穿著裙子上學,就是為了抗議學校不公平的態度(註一)

乍看到這則新聞,讓人莞爾,不禁讚嘆學生們的勇氣,但事件背後存在著許多值得探討的議題,不應被忽略:

一、孩子們眼中的公平與社會裡的性別刻板印象

對這群男學生來說,他們要爭的就是公平。為什麼女生行,我們男生不行?其中一位帶頭抗議的男學生母親表示,「孩子們討厭不公平的事情,當他們看到女學生們能穿著舒適清涼的裙子,甚至是女老師們,穿著涼鞋、短裙、背心,完美地消化了酷熱,男學生們卻必須穿著密不透風的長褲跟西裝外套忍受 30 度高溫,他們當然覺得不公平!」

學校為男女量身打造的制服,其實就說明了性別刻板印象的存在:女生就該穿裙子,男生就該穿褲子。不讓男生穿短褲的理由甚至包含「露出長滿腳毛的腿,是種不尊重的行為」,因此多數學校禁止男學生穿短褲。

但是,女生為什麼不用穿長裙遮腳毛呢?

這又揭露了另一個在性別框架裡的行為──女性長期以來一直在做的事:除毛。

對亞洲女生來說,除了腋下的毛髮之外,比較少部分的人會除腿毛跟手毛,或許是因為基因的關係,亞洲女生天生的手腳毛上較少;也或許是因為文化關係,我們並不會特別要求女性穿短褲短裙時必須要把腿毛刮乾淨。

但對歐美人士來說,除毛是大事、是禮貌。實際造訪藥妝店,充滿琳瑯滿目的除毛產品,標榜幾分鐘內讓你有光滑溜溜的美腿。除毛刀是女生的基本配備,確保在露出腿時做到基本的禮貌。

但「有沒有除毛」對安妮來說,根本是個假議題。除毛這件事,說穿了就是審美觀跟衛生,但用「露出腿毛觀感不佳」來限制男生穿短褲的權利,就是一種不公平。在伊斯卡學院抗議的男學生裡,就有一名學生被要求脫下裙子,原因無他,就是

「裙子太短,腿毛太長。」(註二)

這樣荒謬的理由看來可笑,但這句話的確出自於校方之口,讓我們不禁要問,校方的保守與不知變通,是否在在加深了孩子們對於「性別不公平」的憤怒?

在追求「性別平等」的現代社會裡,我們應該要看見:「女生穿裙子,男生穿褲子」的制服設計,其實是加深了大家對性別的刻板印象,對於性別平權一點幫助也沒有!

當連老師都帶著戲謔的口吻對男學生們說,「你們可以穿裙子啊!」我們就該明白這個社會還是有太多的性別不平等。在同性婚姻漸漸被大眾接受、性別意識掙脫傳統架構的今天,要丟出來的議題應該是,

「為什麼男生不可以穿裙子呢?」

二、學生們反抗的勇氣與英國的「抗議文化」

前面的議題,謝謝伊斯卡學院穿裙的男孩們幫我們回答了。他們穿著裙子到學校上課,用實際行動表達對不公事物的抗議,才是這次事件彌足珍貴的一點。我喜歡在面對學校的保守及堅持時,男學生們的反應不是默默接受,而是用自身實踐抗議。或許學校有學校的立場,但學生們並不會畏懼與校規碰撞,而是堅定爭取自己認為對的、合理的、想要的事情。

這又讓我想起英國的「抗議文化」,來英國五年多,最喜愛的就是英國人勇於抗議跟罷工的性格,畢竟,不滿意或不合理的事不是拿來忍受的,是拿來抗爭的。

從年年罷工的地鐵員工,到今年倫敦大學守衛人員,都在為薪資抗議,甚至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學生們更為清潔員的低薪集結,英國人真的隨時可以揭竿而起!

「如果你覺得不滿,就不要忍氣吞聲,應該要說出來,為自己而戰。」這在英國是一種普遍的想法,在台灣卻不是那麼普及。從小我們就被教育著要聽話,要遵守校規,不要挑戰權威,不要去當那一個不一樣的人,導致多數人不習慣爭取自己的權益。

小自不合理的校規,像女校學生不能穿運動褲進出校門;大到勞工的權益,每天工作八小時,「老闆沒下班,我也不能下班」的醜陋文化。勇於抗議是多數亞洲人普遍欠缺的一種特質,而這種特質是需要被教育的。

伊斯卡男學生們的想法很簡單,「為什麼女生行,我們男生不行?」他們肯定也沒想得多偉大──想對性別平權有所貢獻。但如此簡單的想法,卻是邁向平等的開端。有人抗議,就會有人反省,該被討論的議題就會被丟出,讓大家檢討現有的制度,而最後才有修正及改變。

三、家長們的支持,是最佳身教

當台中女中學生們站出來對抗校規裡「不准穿運動褲進出校門」的規定時,有不少長輩覺得「學生好好讀書就好,幹嘛那麼想穿短褲?」(註三)讓我們不禁要問:對於想改革不合理校規的學生們,有多少家長是真心支持的?

有時間跟學校耗,怎麼不拿去讀書呢?台灣的家長多數認為學生的本分就是讀書,而不是把心思花在服裝上面,跟學校對抗,甚至會覺得,「奇怪,別人都忍受得了校規,為什麼就你不能?」

但在這次的穿裙抗議中,多數家長是非常支持孩子自己做決定的。以發起抗議學生 Ryan 的母親來說,她表示非常以自己的兒子為傲。其他男學生的家長也一致譴責學校的規範過於守舊、不知變通,且認為孩子們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家長們用了"injustice"這個較"fairness"更為強烈的字眼,強調「女生能穿裙,男生卻不能穿短褲上學」的不公正。家長們的支持及認同,是讓這群男學生們勇於反抗的最大功臣,更是最佳身教──遇到不公,請勇於反抗。

看著這些穿著裙子的男學生們,我的心裡是感動。或許他們的行為看起來非常血氣方剛,卻讓我想起對社會充滿批判及熱情的學生時代,曾幾何時,我們都慢慢地社會化,接受那一切令人不滿卻又不敢反抗的教條,忘了站起來替自己發聲?

有人說「每個女孩的心裡都住著一個小男孩」,我倒希望我的心理能都住著這些穿裙抗議的男孩們,記得他們反抗的勇氣,雖然看似只是很小的事情,卻能夠讓自己保持著不對這社會失望、積極改變的熱情!

註一:"The Guardian,"Teenage boys wear skirts to school to protest against 'no shorts' policy
註二:"Independent,"
Boys wear skirts to school in sweltering heat to protest against 'no shorts' policy
註三:王雅芬,〈
台中女中爭取短褲權給台灣教育的反思〉,《獨立評論@天下》,2015年10月。

《關聯閱讀》
我的身體,自己決定!?「制服革命」沒說的事
35度高溫下,仍要穿著全套西裝拜訪客戶──面對異文化的挑戰,你能怎麼做?

《作品推薦》
別讓上一代定決定我們的未來──繼「被脫歐」後,英國國會普選裡逆襲的年輕世代
【選情分析】恐攻以後,即將到來的國會普選,保守黨能成功「逆轉勝」嗎?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BBC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