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上一代定決定我們的未來──繼「被脫歐」後,英國國會普選裡逆襲的年輕世代

別讓上一代定決定我們的未來──繼「被脫歐」後,英國國會普選裡逆襲的年輕世代

上週四(6 月 8 日),英國國會普選在一片混亂且詭譎的氣氛中結束。當週五破曉,所有英國人睡眼惺忪地起床,發現迎接他們的,竟是和預期相去甚遠的選舉結果(對原本勝券在握的保守黨人尤其如此),然後瞬間驚醒!

工黨增加 30 個席次,梅伊的「脫歐國會」破局

就英國國會選舉來說,要擁有絕對組閣權,單一政黨必須要贏得 326 個席次。選前的保守黨佔有 331 席的絕對優勢,選後居然足足少了 13 個席次,剩下318席。而工黨則是大幅增加了 30 個席次,達到 262 席。這下子,即使保守黨名義上仍是贏家,實際上卻是不折不扣的輸家。

因為,這場以「肅清工黨席次,以利脫歐談判」為名而發起的投票,就是為了讓保守黨擁有比 331 席更多的席次,制霸國會。如今的選舉結果,並沒有達成發起投票的目的。

不少報紙用"Shocking result"(令人震驚的結果)來形容國會選舉結果,然而,我卻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安妮在上週的〈恐攻以後,即將到來的國會普選,保守黨能成功「逆轉勝」嗎?〉中已提到,保守黨的聲望從最初的勢如破竹一路下滑,各種社會上累積已久的民怨在選戰開跑之際爆發。醫療崩盤、長照失靈、貧富差距,各項社會福利問題,加上恐怖攻擊,在在打擊著保守黨的氣勢。這樣的結果,對保守黨來說,或許出乎預料;對安妮來說,卻是有跡可循。

年輕人政治冷感,「被脫歐」後學到教訓

除了上述早就躁動不安的民怨,另外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年輕人。

英國大部分的年輕人對政治無感,在過去幾次大選的投票率都甚低。最著名的一次「青年政治無感」投票便是去年的脫歐大選,即便年輕人們多抱持著「自己是歐洲人,英國不可能與歐洲事務切割」想法,無奈青年投票率仍舊遠低於老年人,對比年長者 90% 的參與度,投票的年輕人僅占比 43%。

而多數的年長者,都傾向脫歐,並認為「英國必須擺脫歐盟這個爛攤子,重回大英帝國的榮耀」,導致脫歐後輿論一陣譁然,指責老年人輕率地決定了年輕人的未來。

但站在老年人的立場,心裏 OS 肯定是──「不投票,怪我囉?」

的確,行使投票權是每位成年公民的權利,年輕人不該為自己的怠惰及政治冷感找藉口,更何況,在脫歐後,英國 Google 搜尋引擎上最熱門的關鍵字,居然是" What is EU?"(什麼是歐盟?)這句話,就連從臺灣學生口中說出,都顯得不可思議!再沒有國際觀,也不可能如此無知。

這個現象,反映出「歐盟」的概念,對年輕一代來說,是如此自然。他們在一個泛歐洲認同的時代下長大,因為太理所當然,從未想過提出強調的必要性。然而,在上次不小心「被脫歐」的慘痛經驗後,這次選舉,年輕人的投票率大幅升高。根據統計,18-24 歲的青年投票率高達 72%,對照脫歐的 64% 跟 2015 年普選的 43%,增加不少。

「青年覺醒」,女權、Youtube 幫號召

《倫敦晚報》(Evening Standard)用"Youthquake"(青年覺醒)來形容此次的投票盛況,甚至說這個「寧願躺在床上睡懶覺,也不願去投票」的年輕世代不只覺醒,還為選舉帶來如地震般的效果(註一)

選舉當天,英國各地的大學城像是諾丁漢、坎特伯里以及南安普敦,出現了居民聲稱 25 年以來最多的投票人潮,等著進投票亭的人龍以 3 人並排的寬度蜿蜒著,年輕人紛紛在推特上秀出自己投完票的照片,以茲證明,並且鼓勵同儕「趕快去投票!」

甚至有許多女學生們認為 6 月 8 日是「命定的日子」,因為 104 年前的 6 月 8 日,是英國女權先驅 Emily Davison 為爭取女性投票權,衝進賽馬場高舉標語,卻不幸被賽馬撞死的日子。也就是從那天開始,英國女權運動遍地開花。(註二)(有關女權歷史教室,可以參考安妮另一文章:〈當年英國,如今全球:女權時代從未真正到來〉)

女學生們彼此號召:104 年前的今天,人家以生命換來投票權,女學生們不要再賴床了,快從床上起來去行使你們的投票權吧!

甚至,為了促進青年投票率,Youtube 上出現了督促年輕人投票的廣告:「如果你不去投票,在接下來的幾年內你就別抱怨政治!」

年輕人才是這次選舉的「始作俑者」?

選舉結果出爐後,有些保守黨支持者認為年輕人是被工黨所謂「大學學費全免」的政策攏絡了,指責年輕人被錢收買。但如安妮所說,英國社會早就潛藏著許多問題,好比一個壓力鍋:快要崩盤的醫療體系跟長照系統,還有各種社會福利,都是讓保守黨失敗的原因。

甚至提前選舉本身,更被許多人認為是「擾民」,對保守黨的形象大扣分。長期支持保守黨的肯辛頓地區,這次居然跌破眾人眼鏡,被工黨拿下,讓許多人在社群網站上用髒話來表達他們的震驚或喜悅。

顯然,年輕人們對於英國社會現況的憤怒,已經充分反映在選票上。

與此同時,也有不少人中肯地說,如果脫歐大選時,年輕人也有這樣高的投票率,今天這場選舉根本不會發生,而現在也就不會舉國一團混亂了!

但是,歷史不說假如。

執政者也有同溫層:「不會脫的脫歐」與「一定贏的普選」

不過,保守黨雖然損失了 13 席,依然是這次選舉中得票率第一的政黨,熟悉英國政治體制的朋友們可能已經知曉,在未取得絕對多數的情況之下,保守黨必須先與其他政黨進行執政協商,組成聯合政府,若協商破裂,將由得票第二的工黨執政。

保守黨選前過於樂觀的預測讓安妮覺得,執政者也有自己的同溫層,過度的自信讓他們看不見民怨、聽不見年輕人的聲音,更容易錯估情勢──就像我一再提及的,原本以為「不會脫的脫歐」,跟這次「一定贏的普選」。前後任首相,卡麥隆與梅伊似乎都沒有察覺到躁動不安的民心,執政者的一意孤行導致與民眾漸行漸遠的結果。

失去年輕人選票的執政黨,其實很難在未來數十年一帆風順地執政。一旦一個人的意識形態傾向特定政黨後,就很難改變,而這傾向,往往就跟著人從年輕到老。君不見在台灣選舉裡,常常有即使知道支持的政黨做得不好,也還是含淚投票支持的情況嗎?

年輕人:公民不服從,未來我作主

看著英國這次的"Youthquake",讓我想起太陽花學運,那是我心目中最接近「青年覺醒」的典範。不是為利益,而是為國家前途,年輕人的公民不服從,何其美麗,也清楚地告知執政者,人民的未來,該由我們自己決定。

如今,英國的未來還在五里霧中,但不管下一步怎麼走,明天太陽還是會照樣升起。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些曾經被媒體嘲諷為「寧願在床上睡懶覺,也不會出門投票」的年輕人們,在上週四的投票日,努力地從床上爬起來,讓社會與執政者聽到他們的聲音──這一次,我的未來我做主!

註一:"Youthquake", London Evening Standard, June 9, 2017, 32-33.
註二:同上。

《關聯閱讀》
英國大選結果的「白話文」分析──沒有人贏的選舉,後脫歐時代的選擇
【英國脫歐現場:倫敦】「我們回不去了」──當Brexit成真,為什麼高學歷的年輕人高興不起來?
雨傘運動之後,港人對政治不再冷感──我在香港的投票初體驗

《作品推薦》
【選情分析】恐攻以後,即將到來的國會普選,保守黨能成功「逆轉勝」嗎?
最好的,還在未來──專訪被日本歷史記下一筆的台灣雕塑家余連春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Elena Rostunova@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