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一天,蘇格蘭會獨立!」──英國國會改選,蘇英分手風暴再起

「總有一天,蘇格蘭會獨立!」──英國國會改選,蘇英分手風暴再起

自去年六月,英國脫歐公投後,至今將近一年。「脫歐」從一開始的爆炸性話題跟收視保證,到現在變成疲軟的茶餘飯後笑料,宛如一場鬧劇,讓許多英國人只想「坐著看好戲」。

筆者在年初的〈「關起門來的全球化」──五大重點看強硬脫歐,英國的下一步在哪?〉文中曾提及,脫歐後的英國一團混亂,不僅選前支持脫歐的大將們紛紛拂袖而去,許多曾支持脫歐的人更在看到狂跌的英鎊後後悔不已,更多人則是連署要發起第二次公投。可惜這些反對的聲音還是無力回天,英首相梅伊已於上月(3 月)29 日宣布啟動《里斯本條約》第五十條,正式進入脫歐程序。

更震撼的是,梅伊於上週無預警宣布將於今年 6 月 8 日進行國會改選,企圖掃蕩國會裡的反對黨──主要是工黨的聲音,以求脫歐順利進行。這個震撼彈隔天不只佔據了英國各大報的頭條,也引起許多英國政治人物的批評。其中一個,當然就是蘇格蘭民族黨領導人妮可拉史特金(Nicola Sturgeon) 。

拒作脫歐受災戶,史特金槓上梅伊

英國脫歐後最大的「受災戶」,大概就屬蘇格蘭了。

在去年的脫歐公投中,蘇格蘭有超過六成的民眾選擇留在歐盟,無奈全英國其他地區除倫敦外,清一色倒向脫歐。如此高度支持留歐的蘇格蘭也被英國網民們開玩笑說:可以和倫敦結盟,組成一個新國家。

為什麼就倫敦和蘇格蘭這兩個地區的人民支持留歐呢?

原因很簡單,這兩個地區是全英國最多外國人居留及工作的地方。倫敦自然不用說,身為國際一線城市,成千上萬的外國人在這座城市打拼,使英國成為今日世界第五大經濟體。

而蘇格蘭,以工業大城格拉斯哥及文化古都愛丁堡為首,多年來為了彌補不斷向英格蘭流失的勞動人口,對於歐盟及外籍人士一直都敞開雙臂歡迎。因為蘇格蘭政府深知,光靠蘇格蘭的人口結構是無法撐起當地經濟的,所以才需要不斷引進歐盟國家及其他國家的勞動人口。

因此,大家可以很清楚地看見脫歐將對蘇格蘭的經濟帶來不小衝擊,而這也是史特金在三月初時,提出要再舉辦一次蘇格蘭獨立公投的原因。

開什麼玩笑,2014 年我們許多蘇格蘭人含淚投下不獨立,就是因為英國整體經濟繁榮,跟著妳絕對比離婚一個人闖蕩來得有利,現在妳不能許我一個美好的未來,我當然要離婚了!但大家都知道,婚姻要合意才能成立,當然,離婚也需要雙方同意。對於蘇格蘭的離婚請求,英格蘭並不打算妥協。

英首相梅伊拒絕的理由則是:「我跟歐盟的談判才剛啟動,妳就要跟我離婚,未免太不公平了吧!?我當然會盡力爭取對英國最好的交易及條件,妳這樣就要離婚,根本就是不給我表現機會!」梅伊更直指史特金這樣輕率地發動獨立公投,是盲目且目光淺短的行為,必須等英國的脫歐談判結束後,看看梅伊能替英國爭取到什麼再做決定。

蘇格蘭和英格蘭就離婚這個問題吵過不下數次,就像一對怨偶,對彼此又愛又恨,而他們的愛恨情仇可以追溯至 1066 年。(以下為安妮講古時間)

安妮講古:蘇英對立,從蘇格蘭引狼入室說起

當諾曼人征服英格蘭時,時序為 1066 年。征服者威廉一世(William the Conqueror)強勢從諾曼第橫越英吉利海峽,親手終結了由盎格魯薩克遜人統治的英格蘭。從那時起,他就一直覬覦著蘇格蘭的土地。但直到 1286 年,機會才真正出現。

當時的蘇格蘭國王亞歷山大三世(Alexander III, 1241-1286)駕崩,留下了年僅四歲的孫女瑪格麗特(Margaret, 1282-1290)為王位繼承人,但小公主很不幸地在坐上王位前就去世了。風雨欲來,蘇格蘭為了王位陷入混亂,這時,他們做出了一個引狼入室的決定──邀請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一世來遴選他們的新統治者。

愛德華一世早就想將蘇格蘭拿下了,此舉正合他意,他扶植了約翰巴里奧(John Balliol)為傀儡國王。

想當然爾,蘇格蘭許多貴族不滿向英格蘭稱臣,因此暗中聯合了法國準備出兵英格蘭。但這世界總是充滿抓耙子,和法國聯盟的消息走漏,愛德華一世出兵攻打蘇格蘭,並取得勝利。正當所有人都認為蘇格蘭就是英格蘭的囊中物時,我們的英雄──梅爾吉勃遜,啊不是,威廉華勒斯(William Wallace),終於登上歷史舞台。

威廉在 1297 年殺了一位英格蘭的郡長,等於是點燃蘇格蘭抗爭英格蘭的怒火,自此,蘇格蘭軍勢如破竹,橫掃北英格蘭。但好景不常,1305 年,威廉被英軍俘虜帶回倫敦,並在西敏寺接受審判,而後被處以絞刑、拖行屍體跟五馬分屍。

最後他的首級,被插在矛上,並懸在倫敦橋上以殺雞儆猴。有看過梅爾吉勃遜在《英雄本色》(Braveheart)裡飾演的威廉都記得──他最後高喊著「自由!」(Freedom)從容就義的動人場面。安妮大學時期的教授,在電影上映時正在蘇格蘭念書,因此也去觀賞了這部片,據她所述,全電影院的蘇格蘭人在電影結尾全部激動地起立鼓掌,久久不退。

回到歷史本身,英格蘭跟蘇格蘭從那時起就維持著且戰且休、此消彼長的狀態,直至 1707 年,兩國才合併,成為今日英國的雛型。

故事說完了,主題也必須再次回到歹戲拖棚的英蘇關係了。如果對蘇格蘭的歷史稍加了解,便可知道蘇格蘭人其實一直覺得自己和英格蘭人是徹底不一樣的,甚至有自古以來的國族對立情緒。光從蘇格蘭有自己的國會這點來看,也能知道有朝一日,蘇格蘭必定走向獨立,他們只是在等待時機成熟。

變調的 Better Together,國會改選後的可能

那現在,時機成熟了嗎?

2014 年時,很顯然地,時機還未到。蘇格蘭依舊還需要「英國」這亮眼的招牌來維持自身地位,吸收國外勞動人口。一旦脫離英國,他們就必須加入不穩定的歐元區,或使用自己的貨幣(Sterling),脫離了英格蘭的蘇格蘭有很大的機率走向經濟衰退。

但情況在脫歐後明顯地改變了,英鎊重挫,外資開始撤退,就連知名巧克力品牌 Toblerone 都因應原物料進口英國變貴,而將原本以「連綿高聳山峰」形狀的巧克力變為「遼闊平原上的稀疏丘陵」。巧克力的嚴重縮水被英國網友調侃:「比脫歐更令人憤怒」。

脫歐後的巧克力。圖/安妮 提供


原本在 2014 年支持不獨立的蘇格蘭陣營口號為"Better Together"(在一起比較好),現在簡直被脫歐打臉,導致有更多蘇格蘭人認為他們應該要獨立。在梅伊宣布將國會選舉提前到六月八日後,這股政治角力將對蘇格蘭造成不小衝擊。

梅依目前與歐洲的脫歐談判在國內還有許多異議,尤其是來自反對黨工黨的聲音。而工黨目前民調低迷,黨內黨外都有許多人也不滿其領導人傑瑞米柯賓(Jeremy Corbyn)的作風。因此,梅伊才會做了一個重大決定,提前國會改選,想藉此讓保守黨搶下更多國會席次,以減少反對黨在國會對脫歐談判掣肘的機會。

當然,眼尖的你可能會發現,梅伊要肅清的敵人不只是工黨,還有蘇格蘭民族黨。梅伊宣稱,工黨跟支持工黨的蘇格蘭獨立黨是她脫歐政策最大的阻力。如果她成功了,不僅能讓脫歐談判更順利,也能讓原本黨內不看好她的人閉嘴。

而蘇格蘭民族黨若不能拿到比現在更多的席次,可能就連開口要離婚的主動權都沒有,因為,梅伊政府會以「沒有民意基礎支持你們蘇格蘭獨立黨」為理由,全力阻止蘇格蘭提獨立公投。簡單來說,若代表蘇格蘭的席次減少,蘇格蘭人就得默默地忍受違背他們留在歐盟心願的政策。

蘇格蘭在英國國會的席次不只有蘇格蘭獨立黨,還有蘇格蘭工黨、蘇格蘭保守黨、蘇格蘭自由民主黨。這三黨目前各有一個席次,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改選,能否在六月選舉後保持席次還是個問號。

2010 年國會大選時,來自蘇格蘭的四個政黨共搶下英國下議院 59 個席次,史特金領導的蘇格蘭民族黨更是以 56 席一躍成為英國國會第三大黨。而這也是為什麼,若工黨跟蘇格蘭聯合起來,梅伊的脫歐大業肯定困難重重。

2014 年蘇格蘭公投前,大部分人都預測她不會獨立,但大家心知肚明,總有一天,她會。

台灣,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蘇格蘭

安妮對蘇格蘭一直有著一份特殊的情感,一部分是因為曾在那念過書,更多的是,我覺得她和台灣很像。筆者先前曾在〈台灣,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蘇格蘭〉裡提到,台灣對中國的經濟依賴就和離不開英格蘭的蘇格蘭一樣。先不論中國是否為民主共和的政府,如果有一天,我們跟中國統一或組成如聯邦的體制,台灣也會面臨同樣的命運──人才外流。

不知道和英國結縭了三百多年的蘇格蘭可曾後悔?如果當初不計代價的維護蘇格蘭主權,今天是否就不會走到這步田地?

但歷史不說假如。

我們只能看著未來發生,不如就學學許多英國人看待脫歐的心情:
Just wait and watch. If anything happens, then it happens!(靜觀其變吧,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

《關聯閱讀》
借鏡愛爾蘭,脫離強權的千年獨立之路
蘇格蘭寄宿家庭大小事──「介紹台灣,卻差點被小女孩問倒」

《作品推薦》
台灣人,沒有任何服務是「理所當然」──從英國的郵政改革看見中華郵政的勞權困境
剩女?敗犬?女人 30 拉警報?──即使是在 21 世紀的英國,「仇女」情結依舊存在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Complexli@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