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到醫生,急診病人在走廊上過世──英國健保崩盤背後的長照危機

等不到醫生,急診病人在走廊上過世──英國健保崩盤背後的長照危機

這幾天英國各大報都被英國的全民健保 NHS 佔據了頭條,標題無一不在諷刺過去英國人最自豪的全民健保,National Health Service 變成了全民醜聞 National Health Scandal。為什麼呢?

上週英國媒體揭露一項驚人的事實:英國紅十字會在過去幾個月內接到 NHS 的請求支援,因為英格蘭境內各醫院的急診部,都面臨了過多病人以及救護車短缺的問題。

英國紅十字會被要求幫忙將醫院的病人們送回家以空出急診床位,甚至在 1 月 6 號,英國媒體指出有兩位病人因為在急診室前等待時間過長,未能及時受到照護而死亡。其中一位女性因心肌梗塞被送往急診室,卻被安置在「等待通道」上的病床躺了 35 小時後,因延誤治療而死亡;另一位男子則是因動脈瘤的問題在急診走廊上等待,而後同樣因延誤救治而死亡。

英國紅十字會會長 Mike Adamson 出面警告政府,這個國家的健保,已經面臨了「人道危機」。

「如果可以,誰會想要待在醫院呢?但我們所看到的是,許多病人在得到妥善照顧前,就被遣送回家。這些被送回家的些病人身上有些根本沒有可以禦寒的衣物,有些到現在都失聯,還有些回家後多日沒洗澡,因為他們的狀況無法自己洗澡也沒辦法請看護幫忙。如果人們無法得到妥善的醫療照護,那麼,他們只好選擇再度去急診室,然後造成急診不斷壅塞的惡性循環。」(註一)

英國健保的崩盤危機,已成現在進行式

有關 NHS 的問題,筆者在《換日線》寫過不少相關文章,最近的一篇提到小醫生們發起罷工

從醫護從業人員罷工這點,我們可以知道,不只是醫護人員要求合理的工時,它同時也反映出一個警訊:英國醫院人力正面臨嚴重短缺不足的問題。而這項危機完全在聖誕節及新年假期前夕爆發開來。馬克·荷蘭(Mark Holland),急診藥物學會的會長(The Society of Acute Mdeicine)語重心長地表示:「我們一直以為 NHS 快要到達臨界點了,但事實上,NHS 已經崩潰了。」

「長久以來 NHS 一直靠著心力交瘁的醫護人員們支撐著,但現在我們所面臨的不只是人力短缺,更有醫療設備的短缺。然而,這個社會卻要求我們在如此不利的情況下,要有高品質的醫療服務。病人的醫療分級做得不對,得不到相對應的照護,年長病患的情況更為嚴重。」

事實上,全英格蘭有 152 間醫院附有急診部門,其中 50 間在去年已發出人力短缺的警訊。甚至在 12 月時,7 間醫院發出最高人力不足警訊高達 15 次,更有醫護人員表示,他們曾經在急診部門外花了 8 小時把想要湧入醫院的病人暫時分配給行政人員們照顧,因為醫院實在不能再接受更多的病患了。在應該是家家戶戶團聚的聖誕節假期,全英格蘭的急診室總計共將其病人轉往鄰近醫院 57 次。

皇家急診醫學學院的會長哈森(Taj Hassan)更不諱言,擠滿過多病人的急診只會造成更多不必要的死亡,而在急診室等待的經驗不管是對醫護人員還是病人來說,都是非常沒有尊嚴的。大家就這樣被丟在急診室的走廊上乾等著空床,簡直一床難求。雪上加霜的是,英國的救護車系統也頗受大家詬病,甚至在今年元旦當天,因為其系統故障造成一名男子死亡。(註二)

救護車系統失效,雪上加霜

來過英國的人即使沒親自坐過救護車(最好不要有這種經驗),或多或少都聽過救護車刺耳的鳴響在路上迴盪過,也至少看過救護車疾駛而過。而來倫敦的兩年多裡,我每天都會聽到一次以上救護車那又急又刺耳的叫聲,由此可知,擠到急診的病人肯定不少。但這些病人裡,哪些是真正需要被急救的呢?都說急診是給真正需要救命的人用的,而在英國,要搭上救護車的標準大致上是以「失去意識,無法行走」為主。

看起來如此嚴格又有效的標準,事實上,卻是滿沒有效率的。或許是因為叫救護車的病患真的太多,同時,在倫敦常態性的交通壅塞下,救護車到達的時間跟台灣似乎沒得比。

這裡舉幾個真實案例為例:筆者有位朋友因為攀岩不慎從高處摔下,她痛到無法行走,正想要叫救護車前,卻打消了念頭。為什麼呢?

因為在一小時前,有另一位女孩也從高處摔下,躺在地上動彈不得,叫了救護車,而救護車卻在此時還未到達。後來,那個女孩大概等了兩小時才盼到救護車救援。

英國救護車的不可靠性,如上述,交通壅塞絕對「貢獻良多」。前幾個月筆者與朋友們發現一位因不慎跌倒路中央而撞的滿頭是血的男子,他看起來暈頭轉向,因此我們趕緊叫了救護車,同時幫他止血。那時正值假日,位於倫敦市中心的皮卡迪里街,交通打結,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期間聽到多次救護車那催人的鳴響,我們卻心知肚明,那救護車應該永遠都穿不過這車陣了,真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然而,當鳴響越來越近,我們希望越來越大時,卻發現:「啊,那是要去載別人的啊!」最後,我們叫了輛計程者將傷者送往醫院。

那麼,救護車的高使用率到底是哪裡來的呢?

年長患者及其他需要長期照護者是答案。而這其中,又以年長患者用到的醫療資源比較頻繁。

身為社會福利國家之一的英國正式從 1906 年就在發展長期照護的機制,卻也在今天發出警訊。不只是政府經費的不足,連帶專業照護人員的短缺,也是使 NHS 面臨崩潰的原因之一。

長照體系失靈,無法因應高齡化社會

Hassan 及 Holland 在《衛報》的採訪裡都指出,政府對長期照護經費的不足是導致急診壅塞的主要原因。他們認為,長期照護的重要性絕對不亞於 Brexit,若政府無法提供完善的照護給年長者急需要的人,這些病患,尤其是年長者,就只好不斷地來急診報到,重複著惡性循環。再加上不少照護者都是領最低薪資,不少長照機構在去年陸續被迫關門,使得許多老人及需要照護者面臨無人照顧的窘境,於是他們上急診的次數大幅增加,使得本來就人力吃緊的急診處境變得人滿為患。而通常這些病人急診後,又會在醫院多待上幾天療養,而這些照護原本是由長照機構負責的,現在反而嚴重消耗醫院人力及醫療資源。(註三)

拜醫療發達所賜,高齡化社會是現今全球多數國家自幾十年前就經歷的轉變,現在我們都來到那瀕臨崩潰的臨界點。日本於 2000 年推動長期照顧保險,南韓也在 2008 年效法。如何發展完善及普及的長照制度,已成為現今許多國家政府最大的挑戰之一。

英國前車之鑑,請格外關注台灣的長照 2.0

台灣幾天前剛通過日後菸稅將漲 20% 以供長照財源,蔡政府的長照 2.0 政策更是狹帶了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氣勢──而大家都很害怕失敗後的結果。長照 2.0 希望能夠吸引更多社會組織投入長期照護,讓需要被照護的人能夠在自家附近就有需要的服務,如此一來,他們便不再只是使家人頭痛的累贅。

再來,就是照護人力的短缺。如何增加人力資源呢?長照 2.0 做法是直接加薪和將長照列入缺工事業獎勵範圍,簡單來說,就是勞動部直接貼錢。衛福部也會發津貼給到偏鄉長照的人員以及願意指導新進照顧者的資深照顧員。當然,長照 2.0 也有許多隱憂,這方面,筆者建議讀者們參考王兆慶先生所撰的〈五千億的長照 2.0,是否會是一場空?〉,該文內有對政府長照 2.0 的詳細解釋。

英國的 NHS 本身已有許多問題,如同筆者在其他文中所點出的,NHS 原本是社會主義下的產物,最終卻使得人民看不到醫生,擠向急診室,窮人永遠在等待及得不到醫療資源的輪迴裡掙扎,而富人卻有錢付得起私人醫院,得到完善又快速的照顧。

英國醫療所面臨的急診室亂象及人道危機,讓長期照護政策疲弱的缺點曝光,這是英國政府需要解決的問題,也是全世界正在面臨的隱憂,更是台灣現在必須解決的問題。

比起之前吵得沸沸揚揚的一例一休,長照 2.0 也需要社會廣大的關注,因為這是未來我們每個人都會面臨到的問題,當養兒防老的觀念已經不再被社會接納,年長者就必須為自己的老年生涯做好規劃及準備。此時,好的長照政策及社會福利絕對是你能否安享天年的關鍵之一。

英國自十八世紀工業革命以來,在許多方面一直是走在歷史潮流的前端。就連英國長照的危機,也是近十年內可能會在台灣發生,使得健保崩盤(君不見現在台灣就有許多年長者沒事跑醫院拿藥了?)。

以前,英國對我們來說是所謂的先進國家,我們在後面追趕著。今日,當這個差距縮小了,我們發現,當一個追趕者,或許沒有不好,但更要有快速調整因應變局的能力。當跑著跑著,看到前方的人如何因路況不好而被絆倒或停下來,這時我們就必須警惕自己,不步後塵,踢開那個絆倒人的石頭,或尋找繞路避開的可能性。所謂前車之鑑,大概就是這樣吧。

註一、註二:NHS faces 'humanitarian crisis' as demand rises, British Red Cross warns, The Guardian
註三:UK on brink of 'social care crisis', government warned, Independent 

《關聯閱讀》
全民健保,真的值得台灣人的驕傲嗎?
美國醫療的悲歌:當醫療資源被過度濫用時
大醫生挺小醫生,英國醫護罷工上街頭──同樣被制度剝削的台灣醫護們呢?

《作品推薦》
當小綠人變成LGBT──倫敦用紅綠燈支持LGBT權利
Solo夢!讓低音長笛「站起來」,邁向獨奏舞台的長笛醫生莊清霖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Brendan Howard@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