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o夢!讓低音長笛「站起來」,邁向獨奏舞台的長笛醫生莊清霖

Solo夢!讓低音長笛「站起來」,邁向獨奏舞台的長笛醫生莊清霖

距離上次來拜訪老師,已經是一年半前的事了。

看著老師我不禁心虛起來:「老師我在英國的這幾年都沒什麼在吹長笛了耶!」

「哈哈哈那有什麼關係,等你回來台灣,再把它練回來不就好了!來吧,上樓來,給你看看我開發的低音長笛。」

老師三步併兩步地爬回位於小閣樓的工作室,我則是吃力地手腳並用爬了上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把不同於一般橫式低音長笛,那是一把立在地上,如同低音豎笛一般的漂亮低音長笛。

原來我出國的這幾年,老師也沒閒著。

鮮為人知的要角:「低音長笛」

莊清霖,唐律長笛合奏團創始人,畢業於政治作戰學校音樂系,主修長笛,曾事師長笛大師樊曼儂、陳澄雄以及薛耀武等人。素有「長笛醫生」稱號的莊老師,多年來從事長笛教學錄音工程戲劇音效等工作。民國七十三年時與田中修一、李鶴凡、陳幸政、黃修聲等長笛愛好者共創唐律長笛合奏團,為國內第一個單項樂器團體,國內不少知名長笛演奏家也都曾事師莊老師門下並參與唐律長笛合奏團。

唐律長笛合奏團成立時,多數人對低音長笛的了解幾乎是零。莊清霖吹起來只覺得「這樂器怎麼那麼難吹!」,一向對自我要求甚高的他認定是自己能力不足,只好卯起來練習。那時的低音長笛不只難吹,音響效果更是奇差無比,往往聲音會被長笛吃得一乾二凈。而對一個樂團的音響效果來說,低音樂器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就如同蓋房子一般,地基要穩才能往上蓋。

音樂也是,沒有足夠的低音就無法撐起華麗的高音。

為了解決虛弱的低音問題,莊清霖找了大提琴、低音大提琴、低音豎笛,甚至是鋼琴和豎笛都搬上台了,目的就是要有好的音響。就這樣以其他樂器代替低音長笛的方案持續了一段時間,但莊清霖始終認為,以長遠的眼光來看,這並不是一個好方法。因為,一個以其他樂器替代低音長笛長笛團,其實脫離了「長笛團」的本質了。

那麼到底,怎麼樣才能讓低音長笛的音量夠大、音色夠好呢?

於是,莊清霖開始著手於改進低音長笛音響的研究。同時間剛好,莊清霖在山東龍口認識了一群在樂器工廠工作的朋友,對於莊清霖的想法非常有興趣,也樂於幫助他研發好吹的低音長笛。但真正讓「直立式低音長笛」誕生的契機,卻是始於一場車禍。

復健之路,意外催生工藝創新

民國一百年五月,莊清霖發生了一場嚴重的車禍導致其左手嚴重受損,曾有三個月的時間,他的左手完全無法動彈。但就是在這三個月的時間,讓莊清霖靈光乍現,「有沒有可能,讓低音長笛站起來,並且讓我的左手不用去支撐它?」

這樣的想法,馬上得到了在山東樂器工廠工作的朋友們的支持,他們按著莊清霖的意思,做出了能站立,不須演奏者用手支撐的低音長笛。除此之外,莊清霖也修改了一般低音長笛的直徑。一般低音長笛的直徑為 30 釐米,但這大小的管徑並無法演奏出足夠的泛音,因此他將直徑擴大至 34 釐米,為的就是要能有豐富且足夠的泛音系列,並且將原本吹頭的部分由一個彎改成兩個彎,讓吹奏者容易演奏站立在地上的低音長笛。莊清霖表示,在做出第一支直立式低音長笛前,他耗費了不少時間、精力以及金錢,要不斷地和工廠的人溝通,同時也要工廠的人願意照著他的意思不斷修改。

「一開始這也不對那也不對,角度差一點就差很多,那邊的工廠甚至為了這第一隻直列式低音長笛,緊急訓練了焊接人才。所謂失之毫釐差之千里,用在製作樂器上,再適合不過了。」

讓我比較好奇的是,難道,台灣沒有工廠可以支援嗎?

莊清霖笑著說,做長笛的工廠當然是有,但規模並不如山東的樂器製造廠大。他曾經拜訪了台灣一間長笛工廠,並發現他們利用水模,也就是用強勁的水柱衝擊來做出彎曲的樂器管身,而這剛好是莊清霖所需要的。但當他提出「能否看一下?」的要求時,被工廠以「哎呀,這可是機密呢!怎麼能給你看呢?」給委婉拒絕了。幸好,莊清霖有山東的工廠支持他,才能有第一支直列式低音長笛的誕生。

「這幾年下來,我們也做出了默契,越來越上手,感謝他們不嫌麻煩地一直讓我修改,雖然常常會說『啊,怎麼又要改啊!?』但下個動作卻是,馬上起身去修改。」

小工廠的靈活彈性,促成概念成為實體

能得到工廠的支持部分原因,也是近幾年中國的音樂市場急速擴張,中階技術的樂器工廠林立,目前全世界低階到中階的樂器,大部分都是由中國製造。莊清霖認為,工廠多、配合度高的原因,也跟中國人的個性有關。許多中國人習慣在一家工廠做了三年後,學了一點技術,就自己出來開業,而這種情況在日本根本不可能。

「在日本,三年你還是學徒呢!在中國,三年你就是老師傅了。」

數量龐大的低階音樂工廠的優點就是做工自由,對於客戶的要求比較能接受跟修改,只要有一點想法,就改,而這種情形在大公司裡是不太可能做得到的,往往會被侷限在既有的規範及生產線上。小公司靈活的優點,幾乎是莊清霖研發及創新直立式低音長笛成功的關鍵。

「我啊,目標就是讓低音長笛成為一種獨奏樂器。」莊老師在鏡片後的眼睛在發亮著。

獨奏的低音長笛在幾十年前根本不可能,而現在,已有些長笛家開始拿著莊清霖的直立式長笛獨立演奏,因為這站起來的低音長笛,解決了以前橫式低音長笛音量不夠、音準不好、泛音單薄、音色黯淡的缺點。

「這世界總有好奇的人」──謝謝老師教了我專注與創新

看著莊老師手中那些拿著直立式低音長笛演奏的長笛家的照片,心中卻是想起十年前第一次跟著老師上課的情形。那時老師在聽完我的演奏後,拿起我的長笛,拍了兩下,遞還給我。

「你吹看看。」

只是輕輕吐了口氣,照著先前的樣子吹,卻赫然發現,音色不同了,變成了更為明亮飽滿的音色了。那時覺得老師一定會魔法,不然怎麼會輕拍兩下長笛就讓我的音色變好了呢?

後來發現並不是魔法,那是幾十年來用雙手接觸、修理長笛的而得來的了解。莊老師不只是演奏家,他的工作台上,充滿各種修理長笛的器具跟各式自己研發的小道具,為的都是讓長笛的音色變得更好。或許,那時的我就該明白,比起演奏家這個名號,老師更是一位修理者、製造者、創新者跟研發者。

「老師我覺得再過不久,你的直立式低音長笛一定能成為獨奏樂器的。」臨走前我再對老師說了那麼一句。

誰說不是呢?長笛早期一直是用烏木或椰木製成,音色也很黯淡,是個微弱且不被看好的樂器,直至 19 世紀德國人貝姆(Theobald Boehm)發明了連動案件原理,後於 1832 年發明了開閉笛孔的機械裝置。並於 1847 年將長笛的管型改良成為圓柱形,使音色更均勻,音域更寬廣,演奏者也更容易吹奏出半音階。這項突破讓長笛在樂團中的地位變得重要,也使得長笛獨奏曲大為增加,也奠定了現代長笛的基礎。

如果沒有貝姆,就沒有今日的長笛。那麼,莊老師應該就是會讓低音長笛躍上獨奏舞台的貝姆吧!

離去前,又想起這次採訪中老師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

「這世界總是有好奇的人。」

就是因為好奇,才有了走到今日的人類社會啊!

《關聯閱讀》
當我們學習外國音樂的精彩,別忘了台灣也有自己的美好音樂時代
音樂家「放暑假」,樂壇卻更耀眼──歐洲的夏季,處處是美麗的樂聲

《作品推薦》
借鏡愛爾蘭,脫離強權的千年獨立之路
倫敦租屋陷阱:給不想花錢買罪受、被人當肥羊的你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莊清霖先生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