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生挺小醫生,英國醫護罷工上街頭──同樣被制度剝削的台灣醫護們呢?

大醫生挺小醫生,英國醫護罷工上街頭──同樣被制度剝削的台灣醫護們呢?

如果,有那麼一種職業罷工會引起全台灣人民恐慌,你覺得是哪種行業?

私心以為,應該是醫療業吧!即使現階段來看,台灣的醫護人員們應該是最有資格為了自己權益而罷工的人們。

4 月 26 號早上 8 點開始,英國的初級醫生們(Junior Doctors)(註 1)出走醫院,進行為期 48 小時的罷工(all-out strike)。原因是英國政府近來欲實施的新醫療政策──對許多英國醫生而言,這項政策不只會讓 junior doctors 們更超時工作,也讓他們拿不到合理工資。政策由 Review Body on Doctors' and Dentists' Remuneration(DDRB)提出,目的是希望改進英國公醫系統 NHS 對病人的照護,尤其是在週末時段。在新政策裡,英國政府罕見地提出,他們希望提高初級醫生們每小時的基本工資。

調薪可是件放眼全世界,不管哪個國家、文化的人民,聽到都會眉開眼笑的事,這次,英國醫生們卻笑不出來,甚至憤而出走,罷工抗議。

關鍵就在於,政府所謂的調薪,其實對初級醫生來說是裹著糖蜜的毒藥。目前 NHS 裡的初級醫生們在週一到週五早上 7 點到晚上 7 點間的薪水是所謂的「正常薪水」 ,若在週末或是上述時段的時間工作,薪水以提高 40% 到 50% 計算。但新政策把以「正常薪水」計算的時段,從週一到五早上 7 點至晚上 7 點,調整為週一至週六早上 7 點至晚上 10 點;另一方面,調漲每小時的工資。

對此,BMA(British Medeical Association)提出強烈不滿,他們認為,初級醫生已經常常在 「正常時間」以外上班,比年長醫生更常加班,而現在新政策卻把本應算在加班範圍裡的週六及週間晚上 7 點到 10 點的時段視為「正常上班時間」,讓初級醫生們非常不滿。BMA 更指出,晚上與週末是與家人及朋友相聚、培養感情的珍貴時間,如果政府要剝奪初級醫生如此珍貴的時間,就必須給他們更高的薪水註 2

這項頗具爭議的政策,其實不只影響到初級醫生們薪水與工時,也間接地影響到許多想選擇到專業部門工作醫生的意願,比如:急診部門。近年來英國的急診也面臨著人力短缺,新政策勢必會讓急診人力吃緊的狀況雪上加霜。

儘管新政策有著如此多爭議,最讓初級醫生們反對的原因就是那多出來的,被重新定義的 「正常工作時間」。英文裡稱作"unsocial hours",也就是非閒暇、非娛樂、非人們跟朋友家人培養感情的時間。而相反的就是"social hours",週間的晚上以及週末,是大家最好社交的時間。

我特別喜歡用"social hours"來定義所謂的 「非正常上下班時」 以及作為調漲薪資的標準。週間晚上 7 點過後、週末的美好星期六,本應是人們和家人朋友吃飯相處,互相交換一天的酸甜苦辣。就像 BMA 所指出的:

「這是多麽珍貴的機會,如果要我們在這樣的時間上班,那就必須要給我們更合理的薪資。」 當你看到這些醫療人員在晚間 7 點過後,甚至是大半夜的,依然在醫院忙進忙出時,所想到的不應該是 「理所當然」,而是 「謝謝你們付出了如此珍貴的時間」,因為,他們一定也是某些人的丈夫、妻子、子女甚至是父母,有人正在等著跟他們吃晚餐、說話談心。當醫護人員犧牲這樣的幸福,他們必須要有更合理的薪資及待遇。

Junior doctors 連續 48 小時罷工,最先衝擊到的當然就是病人,尤其是有許多 junior doctors 服務的急診部門。但事實上,NHS 為了這次罷工做足了事前準備,就是不想要因此而損害到病人權益。各大醫院的急診部門在這兩天由專任醫師代替初級醫生們照護病人,也因此,許多病人反映在這兩天內,他們甚至得到比平常更好的照顧。

當然,反面的意見也很多,尤其是因為這場罷工,初估有十萬個預約及手術被取消。在英國看過病或動過手術的人或多或少都曉得,要見上醫生一面非常不容易,取消後再預約簡直就是難上加難,等再敲定手術日期時,又是數個月後,季節都更迭了,讓許多人覺得自己權益受損。Karen Smith,一位原本要在這兩天動脊椎相關手術的患者表示,自己等這項手術已經數個月,非常痛苦,當收到手術延期的通知信件時,她幾近崩潰,而 NHS 也只告知相關單位會再跟她聯絡,討論新的手術日期。她表示自己很支持 junior doctors 為爭取自己權益而罷工,但對於自己手術被取消非常失望。

對於這場罷工,民眾的反應非常兩極,但令我意外的是,有許許多多支持 junior doctors 罷工的人們,不只投書報紙,更親身參與示威。(當然,任何刊載於報章雜誌上的想法都有經過篩選,各大報紙都有自己的立場,支持罷工的報紙所刊登的民眾留言就會偏向 junior doctors 的立場)。

Junior doctors 的罷工說穿了就一個字,錢。

但在錢背後,代表的是爭取合理待遇。

醫護人員本來就是社會上較為艱辛的工作,他們面對的是人命,是和命運賭博的工作,平均工時也比多數職業來得長,因此,如何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盡量追求合理待遇變成非常重要的事。就像英國初級醫生們堅不妥協於新政策的原因,政府不可以藉由延長「正常工作時間」的時數,來減少他們拿 1.5 倍薪資的機會,這等同於忽視他們在晚上及假日犧牲的寶貴時間。

看著 junior doctors 為爭取自己權益走上街頭罷工,讓我想起台灣辛苦的醫療人員。身邊有在急診室擔任護理師的朋友表示,加班是家常便飯,晚班、小夜、大夜班也沒有像英國如此,替晚上及假日工作的醫護人員增加 40% 至 50% 的薪水。甚至,很多時候在護理師們的辭典裡是沒有「報加班費」的,因為很容易被主管刁難,或被質疑是因為能力不足無法在時間內完成工作。

在急診室工作的護理師環境較為嚴峻,常常也沒時間休息吃飯,就算是極為短暫的 30 分鐘休息時間內,也常會被病患緊急的事情打斷。例如:原本沒吐血的病患吐血、意識清楚的病患意識改變、患者有所抱怨(頭暈、發燒、吐、痛等任何病患覺得無法等待的不適)。許多護理師因為管理過多病房,雜事過多,忙到連廁所都沒時間上,因此常常患上尿道炎,照顧人們健康的護理師,自己的健康卻是岌岌可危。

除了超時工作之外,on call 也是許多醫護人員不愛排的班。On call 意指你不用到醫院上班,但要在家等待請求支援的電話,若是接到電話就必須趕去醫院。台灣醫護人員的 on call 班基本上是沒有支付薪水及補貼的,而英國 NHS 的護理師們也常需要 on call ,不同的是,他們的 on call 班是有法規明白地規定以小時計算補貼。甚至還有細分為接到電話後從電話中指示解決問題的薪水及親自趕到醫院處理的補貼,除了因為生病無法履行 on call 無薪水可拿之外,只要醫護人員排 on call 班基本上就有錢可拿。

Juniors doctors 在 4/26, 4/27 兩天的罷工,不但表現出英國人對於自身權益多麽在乎,也勇於爭取,罷工之所以可以順利完成,英格蘭各大醫院也沒有在這兩天陷入混亂其實是因為 junior doctors 們有來自同僚的支持。英格蘭的專科醫師以及 GP(general practitioners)不只集體寫信給英國首相卡麥隆,表達他們支持 junior doctors 的決心,也在罷工的這兩天,由他們接替 junior doctors 的工作,讓各大醫院得以正常運作,甚至讓許多病人們覺得得到更好的照護(由資深醫師接手初級醫生的工作狀況當然只會更好)。

其實這次的罷工,只是 NHS 眾多問題裡的冰山一角。公醫制度下的英國,看病不用錢,看似是社會主義下一視同仁,人人不管貧富皆有權利看病,卻在近年來衍生越來越多問題。我在去年的一篇文章中曾簡介過英國的 NHS,在英國不管生了什麼病都必須先經由 GP 初步檢查後,再評估是否要交由專科醫生治療,而這過程通常要等數個月以上。而要能和 GP 見上一面也不是容易的事,通常事先預約也都要等到兩週才能看到醫生,就算有所謂的 walkin service (當天來當天看)也並非每間醫院都有。看個病難如登天造成英國醫院急診部門常常人滿為患,因為病人看不到 GP,只好來看急診。

一名住在 Essex 的病患表示:「如果你連續三個禮拜都約不到 GP,你當然會來看急診了!這個國家真的要重新改革 GP 系統,不然急診部門只會有越來越多看不到 GP 的病人。」 而一名匿名的護士投書說:「許多來看急診的病毒只是輕微的病毒感染,他們都用約不到 GP 當藉口來看急診。人們真的很自私,在有病患真的和死神拔河時,只會在一旁哀嚎自己在醫院等了多久。」

英國的急診室其實很有台灣急診室的既視感,兩國都有急診亂象:只是台灣是因為民眾揮霍濫用著方便的醫療資源,英國則是因為太難得到醫療資源,只好一窩蜂去掛急診了。全民健保跟 NHS 都是社會主義下的產物,目標都是讓人人不論貧富都能享用醫療資源。但英國近年來因為 NHS 運作成效不彰,許多醫生出走,自行開業,標榜快速又專業的治療。到這類診所,不需要等待,當天約就能有醫生可看,也有極好的照護,但,這些診所非常貴,演變成只有有錢人才能負擔得起這樣專業又快速的醫療,完全和 NHS 設立的初衷背道而馳,英國的醫療制度走到今天,反而讓有錢人享受到頂級的資源。而台灣的全民健保保障了人人有權享用醫療資源,卻衍生另一個問題:讓醫護人員陷入過勞。

台灣和英國的醫療制度都有各自的問題,但共通點是,要如何讓辛苦的醫護人員拿到合理待遇及不要超時工作?就連英國,一個願意給平日上晚班夜班及假日上班的護理師多支付近 1.5 倍新水的國家,都出現了不合理待遇的問題,以方便健保過勞醫護聞名的台灣是否該好好想想這套體制,是否方便了人民,卻剝削了醫護?至少,他們的薪水應該和他們付出成正比。那些上著晚班及夜班的醫護人員一定都有著家人或朋友殷切期盼著他們快回家,調漲這些在半夜及假日上班的醫護人員的薪水,能一定程度地讓他們他們的薪資更符合比例原則(註 3)。當 junior doctors 走上罷工一途時,我們也能想像,有朝一日,台灣的醫護人員可能也會因為受不了而罷工。到底,我們是要防止這種會造成不小傷害的罷工發生而努力正視及改善過勞醫護的狀況?還是,乾脆就讓醫護人員們走上街頭爭取自己權益,或許這樣能喚起更多人對於負債健保,過勞醫護的重視。

歷經兩天的 junior doctors 罷工之後,老實說,我覺得後者似乎是不錯的選擇啊!

註 1:英國的 junior doctors 意指成為正式醫師之前的訓練期。因為英國醫療人員分級和臺灣不同,無法以台灣對醫師的分級找出相對應的代稱,故就字面翻譯。
註 2:"Junior doctors routinely work outside of 'standard time' and are committed to continue doing so in order to provide their patients with high quality care around the clock, however evenings and weekends are precious opportunities to spend time with friends and family and it is only fair that your pay reflects this when work requires you lose them,"see"The Medeical Portal,"last modified on 21 May 2016.
註 3:調漲上晚班及夜班人員薪水這件事,其實不只可以考慮在醫護人員身上,而是所有職業。因為對所有人來說,不論職業,晚上及假日都是應該休息的時間。在該休息的時間工作,就必須要有合理的報酬。

《關聯閱讀》
請別再對超長工時《沉默》──好萊塢大導來台拍片,看上的是什麼?
在英國,沒有那個荷包可以牙痛
加拿大媽媽看診經驗談:住在台灣的你,真的要珍惜醫療資源

《作品推薦》
當彼得兔躍上英國國幣──我們推廣「軟實力」,是否可以更有想像力?
英國政府:念完不回國,我就逮捕你!──美籍博士遭拘役,再次突顯排外情緒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陳德信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