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請別再對超長工時沉默──回應《沉默》場景經理張一德先生

Re:請別再對超長工時沉默──回應《沉默》場景經理張一德先生

(編按:日前《請別再對超長工時《沉默》──好萊塢大導來台拍片,看上的是什麼?》一文刊出後,引發熱烈討論,其中實際參與該片製作的場景經理張一德先生也在個人牆上發表回應,換日線取得張先生同意後轉載原文如附件。本文為換日線專欄作者後續回應。)



當初寫《請別再對超長工時沉默》這篇文章時,只想表達《沉默》製作過程中基層員工的辛苦,和對工價不成比例的事實,卻也在書寫過程中觸碰到自古以來就沒有正解的勞資問題。

在電影產業的食物鏈中,「好萊塢」製作方常常是掠食者,他們擁有腦、研發劇本、頂尖演員、龐大資金。而台灣做為拍片場地,只是好萊塢劇組眾多選擇中的一個,選擇台灣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個就是低成本 ,製作人 Irwin Winkler 也如是說。

的確,按照許多人的說法,台灣在許多人的努力下,能夠有幸被選為拍片場地,並與好萊塢合作,是被世界看見的機會,而且比起國內其他的劇組,《沉默》製片對劇組人員的狀況已經好很多了!但同樣從這個角度來看,可以清楚地發覺一件事:台灣的電影業目前還不是一個強大的產業,以至於在和世界知名的電影劇組協商溝通時,沒辦法有太多籌碼談判,說白一點,也就是一個在產業食物鏈很下面的概念。

這些都是事實,但是在《請別再對超長工時沉默》此文裡的重點是,基層員工的不合理工價比。這些不合理,跟電影產業的強大與否,沒有太大關聯。也許就像張一德先生說的一樣,台灣劇組沒有資方,資方是好萊塢劇組,但在這場勞資對立中,本文選擇站在台灣方的幕後人員這一方,也就幫最最基層的勞工說話。張一德先生也說到,「沒有人拿到正常的酬勞:這是事實,無論是對歪國人還是台灣人都一樣,但是基準點不一樣,歪國人的低酬仍數倍於台灣人的高酬,這是在進組前簽約就知道的事。」

就是因為這樣的低酬配上高工時,才讓劇組人員覺得工價不成比,也才有張一德先生所說的「外景狀況很艱難:我這組就準備要集體辭職,後續是緊急增加為 1.5 倍的人力以及微幅的調薪,但還是有不少人離職,並沒有不了了之的狀況。」當看到有不少人提離職這件事時,是否該認真的考慮,在對劇組人員的照顧跟薪水方面,已經讓許多人覺得不合理、被壓榨?是否該有人,跟美國好萊塢劇組協調溝通,也讓基層員工表達心聲,大家共同找出一個讓台灣劇組人員更滿意的方式?

的確,美國的電影工會歷史悠久,台灣好像什麼都沒有,但這並不代表劇組人員們沒有資格站出來替自己的權益發聲。即使台灣沒有工會,是不是也能大家坐下來為彼此考慮,好好想辦法提升自己的權益,讓自己的工價合乎比例呢?全球製造業都在萎縮,自 18 世紀工業革命開始,便宜勞力從發源地英國一路遷徙,到民國六七零年代的台灣,再到中國,再到現在的東南亞,遷徙與萎縮的原因不外乎是不再低廉的勞力,台灣早就不該再以「低廉勞力」為誘因吸引資本進駐了。當張一德先生您體認到這點時,或許能就能重新傾聽與理解文中劇組人員的辛酸。

好萊塢劇組拿的錢比台灣劇組多已經是事實,因為他們與資方的關係明顯較為密切、或者說雙方早有合作的基本規範。在勞資關係理,資方的資源和利益絕大多數都比勞方還要多,而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大多時候是對資方有利的,包括台灣的法律也是。這也就是為什麼,近年來台灣媒體的風向其實是比較傾向勞方,因為當法律規定跟實質利益都對資方有利時,你必須要讓勞方有發聲的空間。

勞資問題短期或許無解,但是它有協調方式,罷工就是一種,集體辭職也是一種。以法國跟英國來說,勞工們已經將罷工這種技能練到爐火純青,三不五時罷一下工威脅資方,這是他們為自己發聲的方式,讓自己被聽見。當然資方也會不甘示弱,要嘛你接受現在的薪水,不然你也可以走人,永不雇用。回過頭來看這次台灣《沉默》劇組,即使有許多人心生不滿,比較嚴重的方式也就是離職,「大環境不改變,那我就想辦法換個環境(劇組、公司、甚至產業、國家吧!)」

《請別再對超長工時沉默》通篇以「我朋友」來敘述的原因,是因為他害怕被認出來,這圈子很小,被認出後,他可能以後別想再走這一行。這不是很悲哀嗎?不友善的環境讓一位基層員工連對工價不合理的抱怨都必須躲躲藏藏,還被指責為消費《沉默》,也難怪我朋友死活不願意公開自己是誰了。

也許,許多圈內人都習慣了劇組拍攝時的高工時低酬勞,我朋友只是菜鳥,所以覺得不合理。但或許就是因為圈內人習慣了,才會覺得合理,而在外人眼中看起來,其實一點都不合理。好聽一點是習慣,難聽一點是奴性。沒有最奴,只有更奴,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張先生您的「理所當然、吃苦耐勞」已經不合時宜,就像我前面提到的,台灣已經不能再以低廉勞力作為賣點,即使不能跟美國好萊塢資方同工同酬,至少也要讓劇組人員覺得工價合乎比例。當您指責我文章斷章取義跟消費《沉默》的同時,您或許並沒有真正去理解文中劇組人員的抱怨及辛勞。在現在的社會,對著同伴及後輩說「讓我們一起想辦法讓工價合乎比例,過得更好」絕對,絕對,比「讓我們一起忍耐,共體時艱」更能留住後輩。

陳述一件事情本來就有很多角度,而我這篇的角度就是「工作人員的工價不合比」。打個比方:去麵店點了一碗 100 元牛肉麵,裡面有 3 塊牛肉兩朵青江菜,一把麵條,些許蔥花,有人可能覺得牛肉太少,100 元台幣至少要給我 5 塊牛肉,也有人覺得,這樣就很好了,有牛肉吃就很好了你還嫌。但當同樣是 100 元的牛肉麵,別人是 5 塊牛肉我卻只有 3 塊時,經過比較後的差異就變得非常清楚明顯。

《沉默》的製作,有人覺得是台灣被看見的大好機會,再吵吵鬧鬧下去,可能就沒有下次了,也有人覺得自己進了劇組就像被剝削一樣,連合理酬勞都拿不到。

《請別再對超長工時沉默》本來就是站在一位服裝組幕後人員的角度寫成,也不代表所有劇組人員都有這樣的經歷。說我消費這部片實在太抬舉了,《沉默》的票房絕對不會因為我這篇文而有所影響的。最後,我相信這部片出來的效果一定會很棒,大家不妨買個票進電影院,為台灣劇組人員捧個場吧!

《關聯閱讀》
請別再對超長工時《沉默》──好萊塢大導來台拍片,看上的是什麼?
為什麼我們要因休假太多,有罪惡感?──從歐洲的長假制度,談勞工權益

《作品推薦》
當年英國,如今全球,女權時代從未真正到來
誰說「妙麗」不能是黑人?黃妙麗當然也可以!──J.K.羅琳舞台作品,挑戰種族刻板印象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onversations About Her 官方網站(電影《沉默》劇照)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