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妙麗」不能是黑人?黃妙麗當然也可以!──J.K.羅琳舞台作品,挑戰種族刻板印象

誰說「妙麗」不能是黑人?黃妙麗當然也可以!──J.K.羅琳舞台作品,挑戰種族刻板印象

去年年底,暢銷奇幻文學《哈利波特》的作者 J.K Rowling 送給了書迷一個特別的聖誕禮物──舞台劇《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即將於今年暑假在倫敦戲院上映。但對許多人來說,這可能會榮登最驚嚇的聖誕禮物之一,甚至有人希望這是場惡作劇,因為將飾演書中那聰明絕頂的妙麗的演員,是位黑人,Noma Dumezweni

取自英國《衛報》

 

消息一出,網路上出現各種崩潰、不解、不不不我不相信,跟,當然,許多的讚賞。讚賞的原因不外乎是支持 Rowling 對自己作品的詮釋跳脫種族刻板印象,將大家都認為應該是白人的妙麗交由一位黑人詮釋。這是一項新的嘗試,也是對種族刻板印象的重擊。而反對的留言五花八門,但背後的原因只有一個,「妙麗應該是白人,不是黑人」。許多書迷留言道:「我的童年毀了!」「妙麗從來都不是黑人,她只能是白人!」有些講求證據的書迷,針對《哈利波特──混血王子》文本中那一句「妙麗的臉頰微微泛紅」回應道:

「黑人根本不會臉紅!」

在透露 Rowling 對留言的回應前,或許有必要簡單交代一下《哈利波特》這系列中各種角色的種族定位。如果你是一位《哈利波特》的書迷,那應該就知道羅琳在每個重要角色出場時都會詳細描寫其髮色,眼珠眼色,或任何可以輕易辨識其種族的特徵。

哈利自己本身有著一頭凌亂黑髮,跟綠色眼珠;哈利的換帖兄弟,榮恩,則是有著如火焰般艷紅的紅髮。這邊的紅色,指的當然不是像人工染出來或是女人唇上那正紅,而是有點偏橘紅的顏色,像迪士尼於 2012 上映的《勇敢傳說》裡女主角 Merida 那紅楓般的髮色。哈利另一位好友,丁‧湯瑪斯則是在第一集就開宗明義地被指出是位熱愛足球的黑人男孩;哈利的死對頭馬份,有著蒼白肌膚跟一頭閃亮的金髮;張秋,哈利的初戀女友,雖然書中並無直接指出其為華裔,只說「有著一頭長黑髮,非常漂亮」(漂亮到哈利每次看到她都會胃抽筋),但從名字,或是 Rowling 親自挑選的電影演員,都可以確定其為華裔女孩。那妙麗呢?身為女主角,Rowling 對她的描述又是什麼?

「褐色眼珠,一頭蓬鬆毛燥的頭髮,非常聰明。白皮膚則從來就沒很明確地被提到。我愛黑妙麗(親吻符號)。」

這是 Rowling 針對各種疑惑在推特上的留言,也是她在書中對妙麗的詮釋。那我們到底為什麼會認為妙麗非得是白人不可呢?

一方面是角色主觀的影響,作者是英國人,書中各要角也多是英國人,妙麗格蘭傑 (Hermione Granger) 聽起來也是位英國人的名字,讀者自然就把妙麗定位成一位白人;另一方面我歸功於電影版演員 Emma Watson 的精湛演出。是她演活了那位品學兼優、善良大方的妙麗,甚至,比書中描寫的更為美麗動人。而現實生活中的 Emma Watson 就是為活脫脫的妙麗,曾於名校布朗大學以及牛津大學就讀,2014 年擔任聯合國的女性親善大使,支持女性平權運動。那樣一個從書中走到現實的妙麗,白皙肌膚,亞麻色捲髮,聰明優秀,Emma Watson 幾乎跟妙麗畫上了等號。而她本人對於黑人妙麗的看法是什麼呢?

「我等不及要看 Noma Dumezweni 演的黑妙麗!(十三個愛心符號)」

Rowling 跟 Emma 都堅信黑人妙麗的演出將帶給觀眾全新感受,並給予全力支持。對 Noma Dumezweni 來說這無疑是一劑強心針。Noma 是一位非常有資歷的舞台劇演員,但在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她表示自己也曾因為種族、膚色的關係受到許多不公平待遇。因演員膚色引起的爭議,黑妙麗絕對不是第一件。著名舞台劇 Miss Saigon 西貢小姐,也曾因為演員種族問題產生爭議,而這次的導火線卻是因為導演堅持讓亞裔演員演出西貢小姐裡一位工程師的角色。該角色從在倫敦演出時就是由白人 Jonathan Pryce 演出。而當整齣舞台劇搬至美國演出時,美國演員工會拒絕讓 Jonathan Pryce 繼續出演該角色,因為他們相信,透過化妝方式將白人畫成黃種人,是對亞裔的歧視。更何況,亞裔平常在舞台劇擔任重要角色的機會不多,應該要堅持讓亞裔人士演出(註1)。

另外一個有名的演員爭議是在英國 BBC 於 2008 年拍攝的影集──Merlin (少年魔法師),改編自英國傳奇《亞瑟王》。但在這部影集中,梅林被寫成一位跟亞瑟王年齡相仿的少年,而非原著中那垂垂老矣卻智慧無比的老魔法師。影集主軸放在亞瑟與梅林的友情,及如何對抗邪惡勢力(其實影集抓住了許多喜歡 BL 觀眾的胃),但即使大家都關心梅林與亞瑟的「友情」,女主角關妮薇 Guinevere,那個迷倒亞瑟集忠心武士蘭斯洛特的大美女,是由一位黑人演員飾演──Angel Coulby。她的演出當時遭到許多影迷的抨擊,包括「中古英格蘭有黑人嗎?」(而身為歷史系的我,必須說,有,而且可以追溯到羅馬時其統治的英國)或是「她不夠漂亮到來飾演關妮薇!」

對文學作品改編的影集、電影或舞台劇來說,找到一位切中角色的演員實屬不易,而在最終演員確定時常常遭致書迷的不滿,覺得該演員破壞了他們的想像。但文學作品本是由創意構成,在這些創意所建構的世界裡,讀者們的想像可以無限馳騁,而這才是文學作品最珍貴的地方,讓人們做夢、想像,建構只屬於自己的世界。

每個讀者對同一個作品都有不同的想像,而在面對詮釋作品角色的演員時,似乎不該就限於種族、膚色或長相。在那麼多「黑人妙麗之亂」的留言中,我最喜歡這一句,

「這不是妙麗不能是什麼人的問題,而是關於妙麗她可以是什麼人。」

註1:最後的演出還是由 Jonathan Pryce 扮演亞裔工程師。

《關聯閱讀》
「你在美國被種族歧視了嗎?」──Yes 跟 No 之外的第三個答案
趕車─關於我們的刻板印象、偏見與歧視

《作品推薦》
檔案館裡的「花名冊」?──在英國,歷史可以如此平凡卻有趣
「唸完,就快點回你的國家去吧!」──對留學生築起高牆的英國政府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洪薇芳

Photo Credit:主圖/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附圖/安妮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