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150歲的「愛莉絲」進入大英圖書館,台灣呢?──現在起,請正視插畫的軟實力吧

當150歲的「愛莉絲」進入大英圖書館,台灣呢?──現在起,請正視插畫的軟實力吧

2015,適逢愛莉絲夢遊仙境出版 150 週年,大英圖書館為此舉辦愛莉絲夢遊仙境特展,並販賣愛莉絲的各種週邊商品。(註 1)愛莉絲,一個有著一頭瀑布般柔順金髮的小女孩,穿著藍底白圍裙的洋裝,蹦蹦跳跳地跌進兔子洞,並且與那拿著金色懷錶,急著趕路的胖兔子先生撞個滿懷。這樣的愛莉絲形象深植人心,而這種印象大部分來自於迪士尼於 1951 年上映的動畫:愛莉絲夢遊仙境。

但是最初的愛莉絲形象,其實並不是這樣一位金髮女孩。鮮少人知道,愛莉絲的形象幾經更迭,其作者 Lewis Carroll 就有為愛莉絲畫過插圖,正式出版的插圖則由 John Tenniel 負責。到了 20 世紀初,英國插畫家 Arthur Rackham 將愛莉絲畫成了黑髮少女,而在另一位插畫家 Charles Robinson 筆下,愛莉絲成了有著黑色俏麗短髮的女孩。


(作者 Lewis Carroll 筆下的愛莉絲。圖/安妮 提供)


(從左至右,分別是 John Tenniel、Arthur Rackham、Charles Robinson 所繪製的愛莉絲。圖/安妮 提供)

150 年前,Lewis Carroll 創作了這樣一本持續暢銷一個半世紀的圖畫書,除了本身耐人尋味的故事之外,它的插圖更是令讀者如此印象深刻的原因。(註 2)

插圖,一種常見於童書的繪畫,給了小孩子隨著文字天馬行空想像的能力,也是一種重要媒介,文字理解能力尚未成熟的孩子,往往藉由故事書裡的插圖,讓想像力自由馳騁在故事裡的天地。

插畫,最早起源於法國石器時代 Lascaux 的壁畫,是源自於生活的視覺表現,而出現在文本之中的插畫稱做圖文書,也就是圖與文的結合。插畫走至今日,卻依舊陷於「插畫是否為藝術」的爭論當中。即使是以愛莉絲夢遊仙境及彼得兔這樣經典插畫聞名全球的英國,依舊對於插畫的藝術定位有著許多雜音。不難想像,做為一位插畫家,或是成為一位插畫家的過程中,必定有許多的挫折及困難。

Migo,專業插畫家,曾獲韓國國際插畫大賽銀牌,作品曾於美國、英國、韓國以及台灣展覽。目前任職於於愛丁堡大學插畫系的兼任講師及愛丁堡大學設計博士候選人,解釋台灣與英國對待插畫的不同。在台灣高等美術教育中,目前還未設置插畫系,插畫課程分散於美術及設計學系裡面,以台灣藝術教育的分佈比例來說,插畫相對次要;而在英國教育學術界,插畫已成為獨立的學系。全英國目前大約有 80 所大學設置藝術相關學系,其中有 66 所提供插畫學士課程,23 所提供插畫碩士課程,插畫在英國儼然已成為與純美術系及設計學系並駕齊驅的課程。而跟英國的插畫教育比起來,台灣基礎技巧其實教得比較好,應該說,教得非常好,讓學生的基礎功非常紮實;英國這裡其實不太主動教授技巧,但相對提供較多的學習創作資源,學生必須發展出自己的風格,自己學習。

也就是這教與不教,讓台灣與英國的插畫界有著迥然不同的狀況。台灣的插畫家多數技巧好,但風格雷同,偏可愛風;英國則是什麼風格都有。雖然英國這裡偏向什麼都不教,讓學生如同放山雞地滿場跑,他們卻懂得利用產學合作,將學生提早推入市場這大火坑──他們認為,競爭與現實考驗,是最好的教學。

例如愛丁堡藝術學院於 2012 年的愛丁堡國際書展,將每一位插畫系博士生配義大利文學系博士生,文學系的學生改寫義大利經典故事,並向其配對的插畫家描述其想要的插圖風格,完成後在愛丁堡國際書展展出。愛丁堡身為國際一線城市,充滿了各國負笈求學的學生,學校給學生最大的資源,就是競爭與環境。

以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為例,平面設計的學生們要絞盡腦汁思考如何讓自己從幾千張宣傳單中脫穎而出;表演藝術的學生則是可以實際參與演出,在這為期 1 個月的藝術節內,上千位藝術家們匯聚於此,學生們有藉由參與國際盛會發揮所長的機會,更必須自己學習各種不同的能力,不停地競爭。在這個過程中,藝術家們已經從學術塔中,走向市場。

不管是在哪個國家,多數離開了學校大門的插畫家們,到了業界才會發現:這裡才是戰場。台灣業界對年輕插畫家很苛刻,多數薪水非常微薄且不穩定,僅有少數幾位獲得商業上的成功,例如享譽盛名的幾米,彎彎,馬來貘 (Cherng)等。老實說,台灣插畫產業成熟度不高,就以請插畫家試圖(註 3)來說,通常並不支付費用;再者,台灣許多公司最喜歡以外行干預內行,以公司認為消費者會喜歡的風格或趨勢,動輒要求插畫家改圖。當然,不少插畫家還是會為了那五斗米折腰改圖。

英國業界則不一樣,業界大都是透過仲介公司跟插畫家接觸,一個仲介公司旗下則可能有十幾位插畫家,當有插畫需求產生時,需求人必須先跟「熟悉遊戲規則」的經紀公司打交道。插畫家簽約制度在英國也相當完善,插畫家不用煩心薪資報酬、或是任何行政上的問題,這有點類似日本的漫畫公司,每位漫畫家都有隸屬的公司及責任編輯,如此一來,插畫家們不再是點對點地跟公司接觸,而是在仲介公司的保護之下。(註 4)

台灣對文創產業跟文科學生來說,實在不是很友善的環境,因為他們是被大眾,或長輩們定義成「不會賺錢」的科系。但是風潮正在改變,近年來越來越多插畫家打開知名度,甚至是 LINE 貼圖,就是插畫應用的一種,令人欣慰的是,LINE 貼圖的收費是一種對創作的支持,雖然只有少少 30 塊,卻讓人們有了對專業起碼的尊重:在不同風格的貼圖中,花錢購買自己喜歡的,而不是只下載免費貼圖就好。

如果我們試著把夢想再做大一點呢?

LINE 貼圖產生於現代人快速的對話中,是一種即時的情感表達。隨著不同風格貼圖的上架,貼圖儼然已變成一個熱烈的競爭市場,貼圖後浪推前浪,前浪容易被使用者遺忘或是喜新厭舊。但假使我們將故事性尚淺的貼圖刻畫成一系列的故事?它是否能被人們更永久地使用,甚至,成為經典?給貼圖加上迷人的故事,賦予深度,吸引的客群年齡也能同時向上、向下擴張。否則,當未來新通訊軟體崛起時,盛極一時的貼圖很可能會像從前的葡式蛋塔熱潮一樣,泡沫化在人們喜新厭舊的天性中。(註 5)

台灣不可能永遠靠代工出口支撐經濟,面對中國及東南亞各國的快速崛起,我們必須發展出更不一樣的東西,比如,我們的「軟實力」。藝術、插畫、文創,這些產業都是前途不可限量,就像 Migo 所提及的,台灣的高等美術教育教得非常好,讓每位學生都有紮實的基礎功及技巧,我們其實非常有潛力發展藝術、文創這一塊,現在只差政府推一把,多重視人文藝術,它或許會是下一個讓台灣聞名全球的新力量。

註 1:愛莉絲夢遊仙境特展將會於大英圖書館展出持續至 2016 年 6 月。

註 2:即使《愛莉絲夢遊仙境》以後世眼光來看是經典,但其在剛出版時得到許多批評,尤其是插圖。直到 19 世紀末,這本書才逐漸受到大眾的喜愛。

註 3:試圖,簡單說就是請各不同插畫家根據公司要求畫出作品,而後公司會挑選出最符合標準及公司裡想的作品。

註 4:當然,在仲介公司下的插畫家也許有剝削的問題,但此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之內,此文只想點出台灣插畫家生存的困境。

註 5:此段構想是與愛丁堡大學建築系博士生周郁森先生共同討論而成,感謝他給我的諸多建議。

《關聯閱讀》
以文化鍍金,極上消費主義全面殖民──談「文創」,台灣品牌怎麼贏日本?
「唸完,就快點回你的國家去吧!」──對留學生築起高牆的英國政府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enchanted_fairy / Shutterstock.com、附圖/安妮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