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唸完,就快點回你的國家去吧!」──對留學生築起高牆的英國政府

「唸完,就快點回你的國家去吧!」──對留學生築起高牆的英國政府

「英國」這兩個字對許多人來說,不僅僅只是代表地球大西洋上某一個國家的地理名詞,而是各種憧憬與想像的集合名詞。她是從前的日不落帝國,擁有四散世界的殖民地,也是今日的高度開發國家之一。多少外國人民擠破頭也想到這富饒之地工作打拼,冀望在此賺滿荷包並過上高品質生活;而又有多少留學生滿懷夢想地來到這留學,只為了那張在世界各地都能讓人眼睛一亮的英國文憑。

幾十年來,英國境內的國際學生呈現不斷上升的趨勢。然而,就在今年 7 月英國政府通過新移民與留學生條例,為新國內保護主義開了第一槍。(所謂新保護主義只是筆者為了形容這股抵制外籍移民風潮,而非傳統國際政治上各種專有"主義"的名詞)

內政大臣 Theresa May 認為,這項政策是為了避免高等教育成為申請工作的後門,商務大臣 Sajid Javid 也表示:「國際學生應該來這裡唸書,然後打包離開。」仔細研讀新頒布的法令,其實不難發現,這項政策是針對所謂"college students"而非多數台灣人就讀的"universities"。新規定的第一條禁止任何 college 的非歐盟學生半工半讀,更嚴禁他們將學生簽轉工作簽。然而,第二條就嚴重影響到在一般大學,也就是 universities 就讀的非歐盟學生。所有進入大學就讀的非歐盟學生如果想就同一學術層級內延長學術簽證,必須限定在與原科目相關科系。

這是什麼意思呢?

簡單來說,就是當一位非歐盟學生拿到英國碩士學位後,他如果想再攻讀第二個碩士,此第二個碩士之科系必須與第一個科系有關聯。一位甫拿到金融碩士的學生是不能再申請跟金融無相關之碩士課程,比如藝術的。

或許大家會好奇,人生苦短,有多少人具備那心力再去拿第二個碩士呢?但實際上在碩士只需要一年畢業的英國,許多人都會再攻讀第二個碩士。在讀第二個碩士的期間,許多國際學生會同時開始找工作。因為有了英國文憑以及一年的生活經驗,在申請工作方面尚不至於受到語言及文化上的隔閡,相對好找到工作。

除此之外,新政策也讓非歐盟大學學生的生活費學費雙雙提高,簽證年限縮短。從各種新規定中,不難看出英國政府對非歐盟英國學生的不友善,意在言外地強調一個訊息:「拜託學位拿了,就快點滾回你的國家去吧!」

根據統計,從 2013 到 2014 年中,非歐盟學生約有 12 萬,但真正離開的只有 5 萬左右。 剩下的 7 萬多大部分留在英國找工作,當然,這些人才搶了不少英國本地人的工作機會。而他們還只是非歐盟的國際學生。來過英國的人們不難發現,在擁有知名大學的都市裡,如倫敦、伯明罕、劍橋、牛津、愛丁堡等地,路上隨處可見各種不同膚色的人。他們大部分是留學生或是移民,來到英國讀書工作。倫敦流行一句話,「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位土生土長的倫敦人,那恭喜你,快去跟他握手吧!」雖然這句話有點誇大了,但也說明了倫敦這大城市中充滿許多離鄉背井來打拼的人們。

英國過多的國際留學生已經壓縮到本地學生的就讀機會。每所大學都有保障國際學生的名額,而這些名額其實已讓許多英國本地的學生失去擠進理想學校的機會。 2012 在愛丁堡大學就讀期間就遇過ㄧ次英國學生的遊行抗議,抗議過多的國際學生讓本地人喪失就讀機會。那天我的英國好友只說:

「你就一整天待在房間不要出門,你出去可能會被攻擊。」

諸如此類的敵意,其實不只從學生身上見得到,路上隨便一個路人,也會對你露出濃濃恨意。我不只一次走在愛丁堡的街道上遇到用濃厚蘇格蘭腔對著我叫囂的路人,內容大概是「滾回你的國家吧死中國人!」當然,此時不得不佩服中國人民強大的招怨能力以及某些外國人的無知,他們大概以為只要是黃面孔,九成就是中國人!

英國對國際學生逐漸拉高的門檻除了上述新規定,還有貴死人不償命的學費。非歐盟學生的學費是本地學生的 3 倍,高學費也是英國政府拿來抵制越來越多國際學生的方法之一。英國經濟的繁榮,我想,國際學生貢獻良多,在我們完成學業離開英國前,英國政府真該頒給我們每個人一面「貢獻經濟」的獎牌才對。其實對於留學生的新規定要搭配新移民政策,才能完整看到英國政府全面抵制外來學生及移民的意圖。新規定表明,要成為英國公民一年至少要賺 18600 英鎊(約台幣 93 萬),才有資格移民英國。這高標準已經讓許多想要移民的人不得其門而入。

政策是根據人民的需要而制定,在檢視這項對非歐盟國際學生充滿敵意的政策時,應該思考的或許是,我們真的搶走了英國人的工作機會嗎?國際學生們真的能夠在英國找到很好的工作嗎?其實許多工作對非英國籍人是充滿歧視的。我在愛丁堡的兩年間,認識幾位擁有金融背景,並在英國金融界工作的華人。他們有些從高中就來英國唸書,英文程度幾乎和本地人一樣好,但他們在金融圈只能做後台。他們表示,對於"非英國人面孔"的華人來說,很難當到第一線跟客戶接觸的人員,因為有文化上的考量,除非你是土生土長的華裔英國人。

當客戶看到這些非英國人(或許更殘忍點,非歐洲白人面孔),他們對你的信任度會剩幾分?因為沒有大眼挺鼻金髮藍眼,在工作競爭上一開始就處在劣勢。但弔詭的是,這種「英國人優先」的狀況在倫敦很難看到。身為國際一線大城市,倫敦充滿來自各種不同國家的人,走在街上 10 秒內絕對可以遇到 3 種不同膚色的人們。曾有位朋友做了個實驗,他從下倫敦希斯洛機場開始,到倫敦市中心入住下榻飯店,一路上遇到的接待人員、海關、公車司機,沒有一位是土生土長的英國人,大多數是印巴人或是其他歐洲國家成員(這點或許是從口音分辨)。其實就像我一位英國朋友說的,「倫敦真的是最不英國的城市了!」

如果就倫敦這一城市做為樣本,或許還看不出英國人的排外情緒,但事實是,整個英國已經在醞釀對非英國人士來英留學工作的不滿,就像壓力鍋,不知何時會爆發。這道對非歐盟國際學生築起的高牆,似乎看不見倒下的那天,只會越來越高了。

《關聯閱讀》
英國反移民提案:留學生拿到學歷快點滾

《作品推薦》
不只不用坐月子,英國產婦從懷孕照護就和台灣大不同!
在英國,沒有那個荷包可以牙痛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洪薇芳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