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肥皂劇】「進一步,退兩步」(延期太多次,連小編都下標困難)

【脫歐肥皂劇】「進一步,退兩步」(延期太多次,連小編都下標困難)

【台灣時間 10 月 29 日更新】

• 歐盟同意將脫歐日期延長至 2020 年 1 月 31 日 。

• 強生試圖挑戰將 2022 年的普選提早到今年 12 月 12 號,但挑戰失敗。國會同意人數只有 299 票,法定門檻需達三分之二,即 434 張同意票──這已是強生三度挑戰提早大選失敗。

• 因為挑戰失敗,強森暫時不會把脫歐草案拿回國會辯論,因為他認為目前的狀況是僵局,只可能面對更多杯葛。

• 強生今(29)日會再提出一個「一頁法案」,名字暫定為 " Bill for a December 12 Election " (12 月 12 日選舉法案),這個法案只需要相對多數支持就可以通過。

• 但法案若要通過,他需要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跟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的支持,而這兩黨想要在把選舉提早到 12 月 9 日──當學生們都還在學校,還沒開始出現大量「返鄉人潮」時,因為年輕人裡反對保守黨的較多。

• 請大家坐等今晚,看看強生的「一頁法案」是否會通過。

圖/換日線編輯部 製作;資料來源/BBC

如果要我用一句話形容英國歷史,我可能會拾以前大學教授英國史老師的牙慧:

「英國的歷史進程很慢,每次都是進一步,退兩步。」

這句話可以形容 17 到 18 世紀歷經君主、拋棄君主迎向共和,然後再放棄共和,回到君主懷抱的英國。當然也可以形容現在深陷脫歐風暴的英國。

自 2016 年來,脫歐的發展讓我從興致盎然地看好戲,到雙眼呆滯地隨手滑一下新聞,只因劇情拖到比鄉土劇更令人煩躁。身為外國人的我可以「看戲」,但多位英國好友卻是恐懼及焦慮上身。

的確,自過去兩個月到 25 日,表面上看來似乎沒有太大的進展──倫敦還是歐洲第一金融大城,英鎊也沒有大跌。但仔細看,大家對於真正脫歐那天的到來,可能會產生的混亂卻越來越清晰。從一開始還期望能二次公投,到現在,混亂的輪廓大概已經出來了。

強生的 " Shopping List " 過關了,然後呢?

我們先看看在過去兩個月發生了什麼事:

2019.08.27 強生強制國會休會,長達五週
2019.09.24 英國最高法院判定強生此舉違法
2019.09.25 國會重啟
2019.10.14 女王的演說
2019.10.17 首相強生宣布和歐盟達成協定
2019.10.19 國會通過《萊特溫修正案》(Letwin Amendment),強行推遲表決《強生版脫歐》,要求強生再一次向歐盟申請推遲脫歐生效日;強生向歐盟提出再次延期
2019.10.22 國會通過《強生版脫歐協議草案》;國會否決在 3 天內立法《脫歐法》提案,暫停所有對《脫歐》的立法
2019.10.25 歐盟同意英國延期,但未確定要給多少期限

女王的演說說起。

這是一份不是由女王撰稿的的演說,也不代表女王的立場。這是由執政黨員們撰稿的「施政願景」,政治界的 shopping list(購買清單)。

在演說完後,國會議員們會對這「政策清單」投票,若國會不通過這份「清單」,則首相會解散國會,重新大選。強生的政策願景最終是通過了國會的考驗,而裡面的承諾從退休金、醫療、長照再到所有議題中的焦點──脫歐,都一一談到。但這些政策是否能執行,端看接下來的脫歐如何發展,不然都只會成為空白支票。

歐盟國多同意延期,法國表示抗拒

圖/Amani A@Shutterstock

那麼,申請延期脫歐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直到 25 日為止,大部分的歐盟成員國都想同意英國所提出的「延後 3 個月」期限,但有個國家不想要給到 3 個月的寬限,越短越好,讓英國能集中心力解決這個問題。

讀者們應該不用 Google 也能猜到這位不合作運動者,是我們偉大的 La France,當然要提出一點異議才能符合有著百年愛恨情仇的歷史傳統。

先說說大部分國家傾向同意延遲 3 個月的原因:

他們不相信一部完善的脫歐法可以在 3 個月內生出來。若不給英國足夠的時間,恐怕只會更麻煩。事實上,3 個月也算短期,若 3 個月不夠,可能會再推遲生效日。
同意英國提出的期限,其實是最政治中立的做法。

以德國來說,他們的立場是,若給予超過 3 個月的延遲,會造成「歐盟不想英國離開」的印象;但若給予短於 3 個月,又會給人「我等不及要把你轟出去了」的感覺。

在脫歐這場大戲裡,歐盟給英國做足了面子。他們甚至稱延期 " extension " 為 " flextension " ,結合 flexible(彈性)以及 extension(延期)這兩個字,告訴英國,若他們的國會能在 3 個月內解決這件事,那麼你可以提早離開,可以不用硬性留在你已不愛的我的身邊沒關係。

而法國不想答應 3 個月延期的理由很簡單:

1. 我受夠了!
2. 延期 3 個月很可能再次碰到英國普選,屆時若情況風雲變色,保守黨輸掉選舉,那麼勢必又是另一場災難。

於是,歐盟暫時還未決定延期期限

國會一團混亂,街上同樣沸騰

回到英國國內,這茶壺裡的風暴已燒到茶壺外。

強生想要把 2022 的普選提早到今年 12 月,讓保守黨贏得更多席次,以順利執行脫歐。對此,在野黨黨魁柯爾賓表示,他們也支持提早大選,但書是──除非強生保證不執行「無協議脫歐」,因為強生版的脫歐協議(註)裡並沒有全然排除 no-deal Brexit 之可能。

未來的一個月內,沒有人能保證會發生什麼事,但有以下幾種可能

一、國會在 10 月 28 日開會時同意提早大選,議員們決定新的大選日期,並通過  Withdrawal Agreement Bill,將強生版本的協議轉為國內法適用,脫歐可能在 10 月31 日或其後順利發生
二、國會在 10 月 28 日開會時同意提早大選,議員們決定新的大選日期,但到 11 月 6 日前都不同意 Withdrawal Agreement Bill,則讓提早的大選來決定未來走向。
三、國會不同意提早大選,意即今年不會再次普選,但同時首相也威脅不將協議草案回國會辯論,此時可能會發生:a. 對首相的不信任投票;b. 無協議脫歐 c. 再次公投脫歐 

英國現任首相強生。圖/Michael Tubi@Shutterstock

西敏寺裡的國會議員們正在打混戰,國會外的民眾的不滿也持續升高當中:英國國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延遲立法、首相強生並沒有給國會足夠的時間審視他的草案,只是一再地大聲說:「我們不能再拖!不能再拖!」,像是霸王硬上弓一樣,導致在上週的「超級星期六」(上一次國會就週六加班是1982 年),原訂要投票強生版脫歐協議那天,場外聚集了許多民眾,高聲吶喊要再第二次公投。

他們認為當初投票的結果,是奠基在脫歐派許多謊言之上,甚至許多人不知道什麼是「歐盟」,更遑論投票結果是想要留在歐盟的蘇格蘭,現在被迫捲入風暴。許多人殷殷期盼著第二次公投的來臨,因為一但脫歐,當初寄望留在歐盟的蘇格蘭跟北愛,可能會「大難來了各自飛」──蘇格蘭公投獨立成功,北愛脫離英國,和愛爾蘭合併,這些都不無可能。若是真的發生了,不僅將使「大不列顛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成為歷史名詞;更將重創英國的經濟,使之逐漸被歐洲邊緣化。

雖說如此,面對這樣未知又遙遠的將來,眼下的國會風暴都還不知會走去哪;或許,會再次公投,然後決定不脫歐,也是有可能的。

就像我開頭說的,英國的歷史總是進一步退兩步,變幻莫測,跟他們的天氣一樣。

註:強生版脫歐協議跟梅伊版最大的差別,在北愛爾蘭與愛爾蘭邊境。協議裡讓北愛爾蘭留在英國關稅區,但適用特定歐盟規則。當英國本島的貨品跨海運到北愛爾蘭,英國就會先代徵收一筆「差額稅金」給歐盟。而當進出口廠商能「主動證明並擔保」這些貨物,不會進入愛爾蘭以及歐盟關稅區,只留在北愛,就可以主動向英國政府申請退稅。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2019.10.19 反脫歐抗議)Ian_Stewar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