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海外留學生:為何政府嚴格把關我們的文憑,卻放任「國內野雞」招搖撞騙?

台灣海外留學生:為何政府嚴格把關我們的文憑,卻放任「國內野雞」招搖撞騙?

相信有在看新聞的讀者們,大概都略知前陣子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證書爭議」,有立委質疑蔡總統的學歷造假,還有立委貼出自己在倫敦政經學院(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以下簡稱 LSE)的畢業證書作比較。台灣的政治人物們,不讓人失望地,如同嗅到血腥味的鯊魚,不斷向 LSE 求證,就是想抓出造假的蛛絲馬跡。而這樣瘋狂的舉動,讓校方十分無奈地表示:如果再有人質疑蔡總統的學歷,簡直是質疑倫敦政經學院、倫敦大學,甚至是整個學術圈了。

藉由這則新聞,今天,就讓同時擁有英國碩、博士學位的安妮,和讀者朋友們一起討論以下問題:第一個問題,相信是所有正在或計畫前往海外留學的學子們最關心的──取得學歷後,如何證明自己的海外學歷;第二個問題,是探討為什麼我國對於海外的文憑如此不信任;最後,則要和大家談談國內也有「野雞大學」,這些大學文憑雖不假,卻同樣造成不少社會問題,不可輕忽。

台灣海外留學生的「最後一哩路」:證明文憑不假!

你或許不知道:在歷經千辛萬苦,總算拿到海外大學的文憑,並不是留學之旅的終點,因為你還剩最後認證的那一哩路。根據我國外交部網頁表示:

外國政府核發之外國文憑,倘文件需用機關要求驗證,原則上應由申請人持原文憑正本向我駐外館處申請驗證;倘申請人已返臺且因故不便赴外館申辦者,為服務國人,我國部分外館可受理已經本局或外交部國內各辦事處協助辦理「外國學歷正影本相符」證明後之影本申請,避免正本郵寄遺失及折疊之風險;即申請人持該外國學歷正本與影本至本局或外交部國內各辦事處申辦「正影本相符」並先代收外館驗證規費,免去購買規費匯票之手續,學歷正本當場驗畢歸還,學歷影本由本局註記後,再由申請人持該已註記影本,備齊相關資料,郵寄至指定駐外館處申辦。」

也就是說,當你拿著這張文憑去申請工作時,若上面沒有我國外館認證的印章,那嚴格說來,這張文憑在台灣是無效的。當然,很多人在拿到學位後並不知道這項規定,因此都是到了被有關機關告知需要認證時,才得知此一步驟。即使你是從英國最頂尖的學府──劍橋或牛津大學畢業,也必須經過台灣政府的「審核」才算數。

說到這裡,你可能會想,認證就認證吧,有什麼難的呢?

這句話若是跟拿國外文憑的人說,他們大概會有點生氣。因為文憑頒發的時間固定,不是想要都可以隨時拿到。以安妮碩士就讀的愛丁堡大學來說,文憑頒發一年只有兩次,也就是畢業典禮的時候,而畢業典禮的日期,往往距離你確認通過畢業資格,還有好一段時間。因此可以想見許多海外畢業生早已回國,事後也不一定會特地回去領取畢業證書,而是請學校採取郵寄方式。

然而,這項規定等於變相要求你,為了拿到熱騰騰的證書,必須花機票錢回去英國參加畢業典禮;取得文憑後,再到駐外使館,請他們幫你影印副本後蓋章。

當然,這項規定也沒有那麼絕對。萬一你就如同許多人一樣,完成學位就直接飛回台灣工作,沒有時間/金錢飛回去參加畢業典禮,如外交部所示,也有相應辦法──就是準備開始跑大地遊戲。

安妮身邊的朋友就碰過這種狀況。人不在英國,卻又急需外館認證,必須先將從英國郵寄回台灣的證書拿去台灣的外交部公證影本,再將這影本寄回駐外使館認證,然後再由使館寄回台灣。

台灣到英國的包裹,大概一週半就到 (小白鴿效率高,無遠弗屆,整個地球都是它的天空);但熟悉英國郵政效率的朋友們都知道,從英國出發到台灣的包裹,少則兩週,多則⋯⋯可能石沉大海音訊杳然。

在拿到核可的證書前,你的學歷證明文件,大概只有學校開立的「確認這個學生會拿到證書」之證明。以博士學位為例,在畢業典禮前我們只能用 Award Letter 來證明自己的學歷,而這封  Award Letter 也是要經過駐外使館的認證才能在台灣使用,程序如同認證博士證書,相當麻煩。

以博士學位為例,在畢業典禮前我們只能用 Award Letter 來證明自己的學歷,而這封  Award Letter 也是要經過駐外使館的認證才能在台灣使用,程序如同認證博士證書,相當麻煩。圖/蔡英文@Youtube

「混/買文憑」到處都有,確實需要把關

拿到海外文憑的第一步不是慶祝,而是想盡辦法證明自己的學位不假。

這樣的規定不免讓人懷疑,政府是否把國民當罪犯,先預設了「你的文憑有造假風險」?這樣的認證,真的有必要嗎?是不是因為台灣買賣文憑的風氣盛行,所以政府才要出此下策,防止有心人士利用國外學歷招搖撞騙呢?

安妮認為,的確有這樣的可能性。在擁有「國外學位」(最好還是英美國家)會被大家捧上天的台灣,許多人選擇去國外的野雞大學,混個文憑回來,好歹能說自己是「留學國外」的(至於實際回來台灣後,除了自尊膨脹或者終於能對家裡交代,薪水身價能否跟著水漲船高,恐怕得視產業與企業等個案討論)。

野雞大學(Diploma Mill)泛指國外一些隨便頒發學位,以營利為目標的學校,而這種學校的文憑通常不被大部分的社會機構、公司以及學校認可。當然,台灣的教育部不認可這種文憑。比如說,拿著 Manchester Union University 學位的人,就絕對不是百年老校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出來的學生,而是隨便混個文憑的人(或許是被不肖的留學代辦業者所騙)。

和野雞大學文憑一樣糟的是買賣文憑,而這種不肖的產業幾乎所有國家都有。根據 BBC 去年的報導,光是 2013-2014 年間,英國最少就有 3 千多人購買假文憑。令人驚訝的是,購買假文憑的人居然包括醫生、醫院顧問以及護理師。事實上,購買文憑本身在英國是不犯法的,但你若用這個文憑去申請工作,那就構成詐欺罪,可能面對 10 年的有期徒刑。

而在台灣,只要隨便搜尋,就有許多「製作文憑」的廣告,國外大學可以做,國內更有台大、政大、清大以及各種名校任你挑。寫到這裡,也就帶出了安妮想接著討論的問題:海外文憑確有把關必要,但難道拿台灣文憑就沒有驗證必要了嗎?事實上,除了前面提到的,台灣也有名校假文憑之外,還有一種是「儘管是真文憑,卻宛如假文憑」的問題──怎麼說呢?

「海外野雞」不行,「台灣野雞」就可以嗎?

台灣國內大學過於氾濫、大學學歷貶值已非新聞,但卻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些中後段大學的「真文憑」,可能如何被有心人士利用。首先,在某些「碩士薪水一定比學士更高」的企業,就如同「海外學歷的薪水一定比國內學歷更高」一樣,可能造成某些人一窩蜂擠進野雞大學或中後段學校洗學歷。若企業有心防範「有學歷沒實力」的問題,就會要求前面提到的政府學歷認證,或者在相關辦法中加上但書(畢竟就算學歷被國家承認,不可否認學校也有等級之分,對企業來說,受認證的海外學歷也未必能一概而論)。

但是萬一,連「公家機關」雇員比如學校職員,也利用「洗學歷」加薪呢?這關係到的,可不是私人企業甘願付多少薪水那麼簡單。

以國中老師為例,許多老師原本只有學士畢業,為了加薪,去唸了台灣某間不知名大學的碩士,輕鬆拿到文憑,並獲得更高的薪資。問題來了:這樣的人,真的會比一位只有學士畢業,但認真教學並充實自己的老師還要值得更高薪資嗎?

又或者,我們該檢討的是,讓老師回去修碩士的學校,以及他們的指導老師們,要多嚴格把關這些老師的論文,而不是讓這些老師混個文憑,卻產出一堆用來蒙混過關的學術垃圾?安妮就聽過有老師進修碩士,寫論文需要數據,為了快點畢業而假造數據──萬一這些數據被真心想要做研究的人引用了呢?其結果可能不是「悲劇」兩個字可以形容。

而中後段的學校為了生存下去,也樂見老師們來「進修」(騙文憑),這幾乎可說是某種「共犯結構」了。

然而,政府卻對台灣這隨處可見的「教師洗學歷」視而不見,甚至習以為常,實在是讓我匪夷所思──海外的野雞學歷不行,國內的「野雞文憑」難道就可以嗎?

安妮相信,如何對在職進修的論文品質把關,防止有心人士混學歷加薪,是增加台灣學術信譽的關鍵。當然,絕對不是所有在職進修的老師(人士)都只是混文憑,但缺乏管制,的確是造成「滿街碩士跑,個個都沒料」的原因之一。安妮覺得,這也是上至政府,下至大學裡的教授都該共同正視的問題。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蔡英文@Youtube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