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不專一,不是男性的「專利」?《性、謊言、柏金包》挑戰「一夫一妻」與「女性情慾」的刻板印象

性愛不專一,不是男性的「專利」?《性、謊言、柏金包》挑戰「一夫一妻」與「女性情慾」的刻板印象

讀家選書:《性、謊言、柏金包:女性欲望的新科學》

當成龍在 2000 被媒體披露出軌時,他說他「犯了全天下很多男人都會犯的錯」。

這句話聽來可笑,但這可是有達爾文的理論做基礎:「雌性,除了極少例外,不像雄性那麼渴欲⋯⋯她更加害羞,而且據觀察常常盡力長時間的逃避。」
    
雌性天生在性事被動害羞,雄性主動積極。這個理論深深地滲透至我們所處的社會。男性到處播種天經地義,因為他是雄性;女性嘛,就是害羞矜持,負責原諒出軌的男性。那些出軌的妻子都是少數,不正常的。因為,說真的,哪有女性的性慾比男性強呢?

至少我沒有聽過被抓包出軌的女性公眾人物說:「我犯了全天下女人都會犯的錯。」

如果說,女人會出軌,是深深藏在基因裡的呢?如果說,生物學告訴我們,雌性一生裡是需要和不同雄性性交才是常態呢? 

如果今天達爾文的理論被修正為,「雌性就像雄性那麼渴欲,需要與不同雄性性交以確保自己及後代的性命安全及延續」呢?

拿到《性、謊言、柏金包》這本書前,我很期待作者要如何解構女性的性慾,畢竟光是「女性性慾」這件事本身,對許多人來說比髒話還難啟齒。讀完書後,我才理解這是一本所有人──是的,包括男性──都該一讀的書。

作者溫斯黛・馬汀從統計學、人類學、生物遺傳學、歷史學、社會科學以及精神醫學方面告訴我們,女性的情慾流動比你想得更為彈性及複雜,女性的性慾也不像達爾文所說,害羞被動,而是主動積極。

一句話簡述這本書:「女性的出軌再正常不過,一對一關係(或一夫一妻制)才是造成女性長期受父權社會打壓的原因。」

這樣簡單的一句話,肯定招致許多批評。那麼男性的出軌也是無傷大雅,有益身心囉?是的,如果以作者的分析來看,一段成功的「各方都同意的非一對一關係」對婚姻生活(或是交往關係)是有利的,而它也該是女性及男性對於婚姻的選項。它不是非常態,而是有助於將男女雙方都從社會給的桎梏裡解脫,尤其對女性而言。

作者說道,我們的社會無法原諒女性外遇。在追求兩性平權的人眼裡,實在政治不正確,難道,我們真的對外遇的男性比寬容嗎?

對,比起外遇的男性,女性外遇的確更容易受到唾棄,甚至冠上「壞媽媽」、「壞女人」、「不守婦道」的名義。男性的話,看看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跟港星成龍,他們的確比較容易得到社會的寬恕與諒解。因此,許多外遇的女人覺得自己不正常,罪孽深重,很奇怪,哪有女人像自己一樣,無法滿足於單一伴侶呢?

女性外遇的確更容易受到唾棄,甚至冠上「壞媽媽」、「壞女人」、「不守婦道」的名義。圖/Shutterstock

我被性包圍:恆河猴、巴諾布猿、懷安多特人以及辛巴人

美國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的「耶斯基國家靈長類研究中心」,曾對恆河猴做過一系列觀察。當關在籠子裡時,交配幾乎都是由公猴主動,他們粗魯地爬上母猴,母猴則是默默忍受。這項實驗被當作是雌性性慾望是被動的證明。但一名機構內的研究員,沃倫(Kim Wallen)不相信此論點,做實驗將恆河猴放出籠子。

結果瞠目結舌。母猴被放出籠子後,主動跟公猴交配,還會瘋狂跟蹤公猴,拍打著地板,像是在吶喊,「快把性給我端上來!」。而在跟所有公猴都交配過一輪後,母猴們陷入無新鮮感期,鬱鬱寡歡。但在引進新的公恆河猴後,母猴們再次陷入為性瘋狂的狀態。

包括恆河猴在內,近期學界也發現,許多靈長類動物的雌性都是主動發起交配,或是性慾強烈的一方。獼猴、白頸狐猴、捲尾猴、豚尾狒狒等,甚至會在雄性沒反應時,高分貝尖叫或賞他們幾巴掌。

其中巴諾布猿大概是雌性物種的天堂。巴諾布猿是人類近中之近的近親,約九成九的 DNA 一樣。巴諾布猿最大的特色大概就是整天做愛了。不只是異性之間,雄性與雄性之間也會互相按摩陰莖,母猿更是喜歡彼此取樂,因為他們的陰部大部分外露,互相摩擦非常容易。動物學家們也發現,母猿互相性交的頻率,大過與公猿性交的頻率。

但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巴諾布猿的社群依賴結構,和人類一樣,是「雄性留居」,也就是母猿成熟後必須離開族群,尋求加入他群。這種情況通常等同雄性宰制,有食物也是雄性先吃,雄性容易殺嬰,畢竟,每一隻雌性都是孤家寡人過來的。

神奇的是,巴諾布猿雖然是「雄性留居」,但有東西是雌性先吃,雌性比較常被理毛,甚至常常對公猿施加暴力,尤其當她們求歡不成時。母猿之間透過社交、分享食物以及彼此性交堅立情感連結,因此就算當初來到社群時都是形影單隻,很快地,她們都會加入這「母權制」大家庭。

但巴諾布猿的母權制還是被一些人說成「雄性『允許』母猿以為自己是宰制階層」。

我想,這是作者在這本書一直想要傳遞的觀念,我們人類社會裡的女性因長期受壓迫,活在父權社會裡,導致許多人不願意正視「母權制」、「雌性性慾」甚至是「非一對一關係」的事實。

即使人類學家一再提出,人類即是在進入農業時代後,還是以「多重交配」的生活型態強化合作程度,延續生命;早期原人祖先更是採取從妻居模式,而這種模式,在全球原住民的生活型態可見。包括大溪地的原住民、懷安多特人以及非洲的辛巴人等等。

以懷安多特人為例,在狩獵採集為主的生態環境裡,女性是主要生產者,合作養育比較有效,分享食物、育兒、性。她們還有性愛治療儀式:為了治療一位生病的女子,巫師請來鎮上的女孩,問她們願意與哪位男孩「睡覺」,確定人選後,會派人通報這些男孩。在選定的晚上,所有男孩與女孩在生病的女子前「睡覺」,配上大家長的吟唱,持續整晚。

當然,「睡覺」指涉的是性交。儀式名為 " endakwandet ",意思是「為我被性包圍」。在懷安特多特人的世界裡,女性慾望不但不被操控,還能用作治療。作者在這裡雖然沒有強調「巫師詢問女孩們想和哪位男孩睡覺」,但我看到這段不禁會心一笑。

注意,這裡不是指派男性,而是尊重女性的意願。當然,反過來說,這些被指定的男人或許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乖乖聽話,這構不構成對男性的壓迫呢?在母權制裡,男性所受的壓迫又是如何呢?雖然這是個很有趣的主題,但或許需要另寫一本書來探討,請原諒筆者在此只丟出問題,而不深談。

再來作者馬汀談了非洲的辛巴人。

辛巴人普遍存在著多重交配,「OMOKA 的孩子」一詞即是形容已婚女性在婚外情中受孕的孩子。常態的婚外情其實是受辛巴人的生活型態及文化影響。辛巴女性握有繼承資源,財產並非父子相傳,男性也常常不在家,因此女性婚外情比率極高,當地人也都輕鬆看待。

當男性待在遠方放牧地點時,都會有另外的婚外情。辛巴女性也普遍和娘家連結深厚,親族會幫忙照顧孩子,甚至是遇上丈夫娶其他妻子的狀況,若丈夫不在村裡,「妻子們」就一起照顧小孩。

生態及環境對女性的重要性

馬汀認為,生態以及文化影響雌性的選擇以及自主性。辛巴人及懷安多特人就是很好的例子。她更提到,農耕社會以及使用犁,是造成今日父權社會的轉捩點:

農業興起,人們開始定居,雖然如前所述,一開始人類還是採「多重交配」的生活方式,但女性的自主權開始出現了細微但影響深遠的改變。在高度農業化後,人們多是「從夫居」,女性遠離能保護自己的親族,更成為男性的「財產」。

但比起農業化,使用犁對今日的女性地位低落影響更重大。人類學家發現,在使用鋤頭的鋤耕農業中,社會結構多為母系且從妻居。鋤頭可以輕易拿起放下,也可以一邊耕種一邊照顧孩子,女性是社會不可或缺的勞動力,因此社會地位較高。當然,在某些灌溉農業裡,則是男性留居,女性淪為無薪勞動力:像是中國、日本、台灣、南韓、印度、巴基斯坦等等。

但這些都比不上盛行犁耕農業地區女人來的悲慘。犁田讓男性在生產方面佔上風,因為要拉得動犁,需要比較大的力氣,而幫助犁田的大型動物也比較難控制,不適合讓女人一面犁田一面帶小孩。女性的分工變成次級生產以及待在家照顧孩子,而在這種地位階層中,女性的價值降低,生女兒遠不如生兒子來得有經濟效益。

待在家的女性最高的價值變成她的貞節,女性的貞操是女性這一生最珍貴的價值,家中所有人幫忙監視,因為守護好了貞操,她才有可能嫁到好人家,娘家的地位也會跟著提升。

馬汀用這本書告訴大家,女性在性慾這方面跟男性一樣,沒有不同。圖/Shutterstock

當個性愛不專一的女人可不可以?

舉了那麼多生物學以及人類學的例子,我們畢竟不是巴諾布猿,也不是辛巴人,那麼,在現在還是流行「一夫一妻」制的社會裡,女性及其伴侶該如何面對情慾流動如此複雜的女人?

這本書絕對不是教女人如何出軌,也不是以至高無上女性主義觀點告訴大家,「你看,我所提出的科學證據,告訴我們女性出軌是天性!」

作者馬汀一直強調,在現今社會下,女性的確比男性受到較多的壓迫。作者不只一次提起希拉蕊在競選美國總統期間,因為其女性的身份所受的羞辱及攻擊,而我也在其他書中閱讀過希拉蕊受到的仇女攻擊,許多人對此抱不平,可見美國的性別歧視以及厭女攻擊有多嚴重。而我們也必須承認,整個社會對男性出軌比女性有更大的包容度。

因此,馬汀用這本書告訴大家,女性在性慾這方面跟男性一樣,沒有不同,甚至更為強烈。兩性都一樣會在婚姻生活中感到無聊、想要嚐鮮、只要性不要愛的外遇等等。當把兩性的性慾放在同等位子上,我們才能來討論下一步:

跟丈夫/男友以外的男人有性關係,行不行?

作者並沒有正面回答這問題,但我認為,按照這本書的脈絡來,看答案很簡單,妳的丈夫/男友同意就行。

回到前文所提的「各方都同意的非一對一關係」,這在美國越來越多人嘗試。主要是雙方對婚姻生活其實都有高滿意度,但卻又想在外面「各玩各的」,和其他人有情感連結,這時候,「各方」的同意就很重要了。馬汀書裡有兩個我覺得可以精闢概述她對「各方都同意的非一對一關係」的例子。第一個是「辣妻」(Hotwife):

辣妻指,丈夫鼓勵妻子和他人做愛。丈夫會自己幫妻子挑選對象,通常他們希望找來的男人(一般稱作「公牛」),生殖器必須比自己大,這樣才會讓他有身心都受到威脅的感覺。這類的丈夫,多數在職場或日常生活裡,是首領型的陽剛人物(Alpha)。有些夫妻甚至透過「辣妻活動」挽救了岌岌可危的婚姻。還有些丈夫會透過妻子,和公牛有同性性行為。這點,我覺得作者往後可以出一本書探討男性的性慾,因為就辣妻和公牛這一癖好來說,男性的情慾流動精彩度絕對不輸女性。

另一個例子,則是一對結婚幾十年的夫妻,在孩子出生後,試了「開放式關係」。事情的開始是妻子莉莉先出軌,但她表明自己還是還愛丈夫。這位丈夫,提姆,將一開始的憤怒壓下後,仔細思考兩人的關係,對莉莉說:「你應該繼續和這個男人在一起」。

最後,這段關係演變成,外面的男人,瑞克,住進了他們家,幫忙做菜洗衣接送小孩。但莉莉平常在家裡和瑞克不會有任何肢體接觸,晚上也是和提姆睡。提姆自己在外面也有女朋友,有時也會和妻子討論這任女友如何。對他們來說,結婚後,婚姻這條路變得很崎嶇,有時不是「愛」一個字可以帶你度過所有難關,兩人把一切都攤開來談,問對方想要「怎麼樣的婚姻生活」。

瑞克說最重要的是「不假裝、不閃躲,我不會用大男人主義來壓人,這做法沒用。」

這句話大概是一段成功的「開放式關係」的關鍵。在成功的開放式關係中,多數男性並沒有把女性看作是自己財產的一部分,她沒有必要對自己從一而終,也沒有將這個社會對女性的桎梏加諸在她們身上;同理,女性也必須相同地看待男性,他不是你的,他有自己的情慾流動,愛上誰也不是女性能控制的。也就是說,想要非一對一的關係,各方都要丟掉性別刻板印象以及一夫一妻的桎梏,讓大家都有自主選擇權。

馬汀用這本書探討了多數人不敢碰的議題,「女性性慾」。在一個只要女性出軌便罪孽深重的社會裡,馬汀告訴大家,女性出軌和男性出軌一樣,天經地義。再者,一夫一妻從來都不是非得執行不可的選項,你或妳都有選擇權,是否要一段「各方都同意的多重關係」。

這本書討論的範圍當然不止我短短書評所提到的,其實作者瞄準的範圍更大:她提到種族性別歧視,尤其是黑人女性所遇到的困境。黑人常常被認為天生性慾強,在成人片裡,他們也被描述為性慾高漲,隨時可以性交。這導致一個問題,一位黑人女孩被性侵時所受的關注度,絕對沒有一位白人女孩被性侵來得大。

甚至黑人的族群裡,因為其被壓迫的歷史,親族們會更加控管孩子們的對外形象,也就是「絕對正面」。這對黑人來說,是一種更大的壓力。許多人被父母教導不能隨意談論性、要以好學生的形象呈現,別讓「黑人」蒙羞。這些,也都是值得大家關注的議題。

《性、謊言、柏金包》是現代女性及男性都該閱讀的一本書,因為它對兩性如何走出刻板印象及感情關係處理都有幫助,更重要的是,在社會普遍喜歡污名化女性為婊子、蕩婦、賤人,又同時給女性比男性更高的道德標準時,重新審視女性的性慾。

女性或是男性,在性慾面前,我們是一樣的。

執行編輯:關卓琦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