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到底該不該幫貓「去爪」?從截然不同的英美作風,反思「動保」的界線在哪裡?

我們到底該不該幫貓「去爪」?從截然不同的英美作風,反思「動保」的界線在哪裡?

「爸,我們來領養一隻貓好不好?」
「不行,牠們會破壞家具。」
「幫他們剪指甲就好了呀!」
「貓的爪子有牠的功用,幫牠剪掉指甲,萬一牠在跳上跳下爬來爬去的時候,因為被剪掉的指甲受傷怎麼辦?」

已經忘了是何時和父親進行這段對話,但它一直留在我的腦海裡。我家至今一隻寵物也沒養過,因此對於寵物的知識,大多來自於臉書上熱門的貓狗粉絲頁,就只是一些遠觀。

但前幾天一則和寵物有關的新聞,仍然引起了我的注意:

美國紐約州很有可能成為美國第一個以法律禁止幫貓去爪的州。

當然,無知如同寵物麻瓜的我,還以為去爪就跟幫貓剪指甲一樣,想著:「什麼,不能幫貓剪指甲嗎?!」

當然不是,去爪,又稱除爪手術,是將動物的末端趾頭鋸掉,以除掉動物的爪子,就像有人把你手指頭的第一節鋸掉一樣。

這樣聽起來如此殘酷又不人道的手術,卻在美國蔚為風行;而紐約州很可能在未來禁止這種手術的執行。

多數歐洲國家都以法律明令禁止替動物去爪,因為這違反「寵物保護之歐洲公約」(European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Pet Animals);以安妮生活過 6 年的英國來說,2006 年的「動物福利法案」(Animal Welfare Act 2006)正式禁止以任何形式替動物去爪,除非是為了動物健康及生命有益,萬不得已必須去爪,手術才能進行。

事實上,在 2006 年以前,英國人幫家貓去爪的行為也非常少見,多數人認為這是虐待動物,獸醫也不太執行此手術,而且英國獸醫的訓練,根本不會教你如何去爪。2006 年的法律,部分是對越來越多美國獸醫來英國替貓去爪的不認同,因此可以想見英國人對於美國人愛幫貓咪去爪這件事,感到多麼震驚及不可思議。

圖/Shutterstock

為什麼美國人愛替貓去爪?

那為什麼美國人會選擇替貓去爪呢?

其中一個原因,是在室內活動的時間。

Sarah Ellish,國際貓咪照護組織的醫生說,美國的家貓大部分都是養在室內,不太放出去;但在歐洲,「野放」家貓的比例就很高。以英國來說,只有 20% 的家貓是完全養在室內。前美國外交官 Judd Birdsall 也表示,他在美國從來沒看過在街上亂晃的家貓。

的確,我到英國後發現,大家都喜歡讓家貓出去「蹓躂」,走在路上隨時可以看到坐在階梯上或在街上晃的貓咪。

對美國人來說,長期待在室內的貓咪,的確會帶來一些問題,尤其對他們的家具來說,是浩劫一場。有嬰幼孩或抵抗力低弱病人的家庭,也會覺得貓爪是個威脅。Birdsall 先生進一步說,美國人覺得,去不去爪,是自由與方便的問題──自由,是對於飼主選擇如何照護寵物的自由;而方便就不用多說了,去爪一勞永逸,家具的壽命瞬間增加(可能會比主人更長壽),也不用擔心被抓傷。

但對英國人來說,自由與方便性遠遠不及貓咪的健康來的重要,況且去爪在歐洲長期以來就被視為虐待動物的一種。習慣野放貓咪的英國人也認為,若將貓咪去爪,根本是在葬送貓的未來。長期讓貓待在戶外,代表家貓需要適應野外的生活,牠需要抓獵物、爬樹、跳上跳下,甚至跟其他動物打架,少了爪子,貓咪可能出去一天就負重傷而歸,嚴重點可能會死亡。因此,就各層面來說,在英國,去爪不太被人們接受。

「去爪」對貓咪的身心靈有害無益

當然,我們可以說,流行替貓去爪的美國,只是跟大家文化不同。但事實是,去爪的確會對貓帶來不利的影響:

就身體健康來說,去爪的貓容易有背疼痛的問題,更不用提上述所說的,當牠需要用到爪子時卻無爪可用時,就容易受傷。心理層面的問題更不可忽視,有些貓去了爪之後會性格大變,不論是變得暴躁或是鬱鬱寡歡,都是心裡疾病。

而去了爪,等同不可逆的反應,爪子回不去了。更悲慘的例子是,手術沒做好,導致爪子以不正常的方式長回來,造成疼痛。有些貓在去爪後,會因為喪失防身的武器而變得極度愛咬人。沒了爪子,只好用牙齒。

英國獸醫 Gunn-Moore 說,有些幫貓去爪的人只是懶得訓練貓,或是不想要他們的家具受到任何損害,甚至有些人覺得去的爪的貓掌看起來無比可愛──這些都是讓人無法接受的理由。

除了現在可能立法的紐約州,有些個別城市如洛杉磯、丹佛,都禁止幫動物去爪。幫貓去爪在美國遇到的反對聲浪越來越大,年輕的獸醫們也傾向不替貓去爪,因為有害健康且沒有必要。

英國「動保精神」值得學習

台灣雖然沒有明令禁止去爪手術,但目前我看的資料顯示,多數獸醫不贊成去爪,若有飼主想替貓去爪,都會再三溝通確認,並建議不要去爪。

台灣跟英國比起來,將貓「野放」的比例的確低許多,有人是怕貓不見,有人是怕貓出去一趟會帶回來細菌或跳蚤;畢竟很多愛貓人士都會讓家貓睡在床上、自由在室內活動,若將外面的病菌帶回家,也很令人頭痛。

而在英國,除了少數國宅之外,多數平房不會超過 3 層樓,郊區更是一人一間房,附近綠地多,將貓放出戶外不成問題,反而可以讓貓保有原始本能的一部分,像是狩獵。我猜測還有一個可能的原因,是英國的車子在住宅區行駛時的速度都不快,多數也謹遵行人優先的原則,將貓狗放出去,被「路殺」的機會可能性比較小,因此不會太過擔心。

去爪這件事也讓我想起了在英國生活的 6 年,幾乎沒有看過流浪貓狗(有流浪狐狸跟滿天的鴿子),且動保可說是做得相當好,舉例來說,Animal Welfare Act of 2006 強制飼主要照顧寵物的生活基本需求,也要定期拜訪獸醫;更明令禁止為了美觀而除去狗狗的尾巴。

英國人普遍對動物的態度也比較開放,搭乘地鐵可以帶狗不是英國獨有,但我自身的經驗是,大家看到跟著搭地鐵的狗都會會心一笑,若主人允許,許多人會摸摸狗,跟狗玩。有時我會訝異,這麼一隻小動物就可以將大家擠地鐵的糟糕心情一筆勾銷。

不論是寵物或是動物,都很需要好好保育,畢竟人類主宰的社會,已經為動物帶來許多死亡,若不能在有限能力內幫牠們做些什麼,恐怕就來不及了。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