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護理師沒穿裙子,無法列入金氏世界紀錄」──那些服裝背後的偏見與爭議

「抱歉!護理師沒穿裙子,無法列入金氏世界紀錄」──那些服裝背後的偏見與爭議

金氏世界紀錄無奇不有,有人打扮成英國電話亭跑完馬拉松,因此受到認可。

連電話亭都能被認可,一位女性護理師卻因穿著「褲裝」的護理師服,而被拒絕認證為「穿著護理師服,在最短時間內完成馬拉松」的跑者,理由如下:「護理師就該穿著裙裝,而不是短上衣及褲裝,那是醫生在穿的。

金氏世界紀錄,「護理師就該穿裙子」惹議

Jessica Anderson,一位在倫敦皇家醫院服務 7 年的護理師,先前穿著她工作的護理師服,以 3 小時 8 分鐘 22 秒的紀錄,完成倫敦馬拉松,想藉此申請「穿著護理師服,在最短時間內完成馬拉松」的跑者,以為慈善機構 Barts Charity 籌措資金。

但金氏紀錄卻回她說,在他們的規定裡,「如果要以護理師的身份進行任何活動,必須穿著白色或藍色的裙裝,搭配白色圍裙,與傳統護士帽。而短上衣及褲子,則是醫生穿的,因此不予採納。」

當 Anderson 的故事在推特上發酵後,金氏世界紀錄受到了不少批評,逼得他們得特別出來緩頰:「是的,我們的規定的確是過時了⋯⋯但我們事先也都有要求挑戰者看清楚規定,畢竟沒有人想要穿著兔子裝跑完全馬,才發現他們的兔耳朵太短不符合規定⋯⋯」。或許是礙於輿論的壓力,金氏世界紀錄最近重新審理了 Anderson 的挑戰。

當安妮看到這則新聞時,以為自己身在 100 年前。

Anderson 的案件,讓英國許多護理師都在推特上,貼出了自己著褲裝工作的照片,聲援 Anderson。

金氏世界紀錄對女性護理師服裝的堅持,剛好反應了這個世界的性別平權,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如果對「護理師裝」的定義,是裙裝以及護士帽,那男性護理師要怎麼辦?今天若有一位男性護理師想穿著工作服參加全馬挑戰金氏世界紀錄,那他是否要穿上裙裝,戴上護士帽,才能合格?而這樣的規定,也暗示著大家對護理師的性別想像,還是侷限在「那是女性的職業」,穿褲裝的是醫師,因為醫師多是男性。

這剛好也顯示了性別刻板印象,還是無所不在地存在於這社會當中。如同安妮在上一篇文章 〈英國維珍航空取消女性裙裝與化妝規定!空服員的性平路,從一個創舉說起〉所提到的,空服員也是一個充滿性別刻板印象的行業:

從 sky girls 到 hostesses ,空服員甚至還得穿著熱褲,為航空公司打廣告;促銷標語還會帶點挑逗男性乘客的味道,像是 “ I am Cheryl. Fly me.”(我是 Cheryl,飛我)。女性空服員被物化的程度,大概就跟女性護理師一樣,在在刻畫著這社會對女性的想像、期待以及打壓。

其他護士於 Twitter 上聲援 Jessica Anderson。圖/Twitter @RMayNurseDir

當整個社會都在逼妳「穿裙子」,從我的女校回憶說起

穿裙或不穿裙,這是一個問題。

女人們到底需不需要靠穿裙子來標誌著自己是個女人?

答案當然是不用,但這社會的刻板印象告訴我們:「對,女生就是要穿裙子。」

這讓安妮想起那被強制要天天穿制服裙進校門的高中 3 年──雖然我當年並沒有特別抗拒,因為比起「覺得穿裙麻煩」,去訂做 3 件膝上 10 公分的制服裙比較重要!那是個注重美觀的青少年時期,而性平的概念,在我的腦海裡也還不是第一順位。

這也是為什麼,兩年前當台中女中學生集體抗議穿裙規定時,我深受感動,真心敬佩著這群有勇氣站出來高中女孩們。

穿裙的規定,實在為女生帶來太多不便了。

最嚴重的莫過於要時時擔心會不會走光,甚至被被偷拍;一但被偷拍,是否又會被責怪,「誰叫你裙子穿這麼短?」、「你應該加件安全褲呀!」等等檢討受害者的言論。

天天進校門都要穿裙子的規定,是不少女校的規定。只要進校門沒穿裙子,就會被違規記點,而好動的我們,又愛穿短褲,因此常常進校門後,一脫離教官眼光,就換上褲子。甚至,穿裙子的規定已經不是學校內部規矩的問題,對校方來說,這是面子以及校譽問題。

猶記得高中某個炎炎夏日的朝會上,校長氣呼呼的在台上說,有民眾檢舉我們學校的女學生做了「有礙觀瞻的事情」──什麼事情呢?

原來,有一名穿著運動短褲的女生站在圍牆外,似乎在等待著誰。看到這,讀者大概也會生氣──就算是等男朋友或女朋友,也算不上「不得體」、「有礙觀瞻」吧?

結果她等的不是人,而是一條越過學校圍牆,飛到她手中的黑色制服群。

沒辦法,教官就站在門口等著記違規,而這位同學似乎是前一天回家時穿著短褲就出門,忘了換上裙子,才會在一大早和朋友上演著「越獄的制服裙」好戲。

對我們學生來說,這只是個笑話,無傷大雅;但對那位不相干的路人來說,是有礙觀瞻。但那位路人大概也沒思考過,強制穿制服裙進校門這個規定,對女學生來說,到底合不合理。而這多管閒事的路人再次印證了,性別刻板印象是社會給的,別人的眼光往往限制了你去爭取自己權利的勇氣。

或許你一開始覺得不合理,但當整個社會都灌輸你「就是這樣呀!」、「女生就應該穿裙子」、「穿短褲有礙觀瞻」、「這是校規,我們就該遵守」時,你便會慢慢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

金氏世界紀錄於 Twitter 上發文針對性別刻板印象的行為道歉,並承認 Jessica Anderson 的紀錄。圖/Twitter @GWR

裙子象徵的不僅是「麻煩」,而是莫大的「偏見」

穿裙子這一規定對習慣穿裙的女生來說,或許不構成太大的問題,頂多就只是「麻煩」。但對於不喜歡穿裙子,甚至對自己性別認同為他者的女生呢?

穿裙或不穿裙,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

對他們來說,這是性別平等的問題。

為什麼,女生就必須要穿裙子?又為什麼,男生可以不用穿裙子?那麼,男生可以穿裙子嗎?

同樣的,安妮也在〈你有反抗的勇氣嗎?那些穿裙的男孩們教我的一堂課〉當中提到,服裝的規定不只是針對女生,在英國許多中學,禁止男生穿短褲,因為會露出腿毛,有礙觀瞻!於是受不了夏天酷熱的男孩們集體穿裙子到學校,抗議莫名其妙的規定:男生不能穿短褲,女生卻能穿短裙,豈有此理?

中學生的制服問題只是「性別刻板印象馬賽克」中的一小塊磁磚,前文所提到的「護理師裝就該是裙裝」是另一塊小磁磚,他們都是性別刻板印象中的一小部分,而還有更多其他磁磚我們還沒去細究。無法否認地,這些性別枷鎖都阻礙著性別平權。當你認定護理師裝該是裙裝,醫師是褲裝時,就是在大聲地宣佈,醫師是男人的工作,而護理師就該給女人來做。

如果一位小男孩跟爸媽說,長大後想當護理師,會不會被冠上「沒出息,那是女生的工作」的評語呢?

如果一位小女生跟爸媽說,長大想當飛行員,會不會被一句「那通常是男生在做的」給粉碎夢想呢?

當 Dan Snow,BBC 知名歷史節目主持人帶著女兒參觀航空博物館時,被女兒問到為什麼二戰時期 Spitfire(噴火戰鬥機,是英國在二次世界大戰中,最重要也最具代表性的戰鬥機之一)的飛官都是男人呢?為什麼沒有女人呢?

Snow 於是跟女兒撒了謊,說女人也有在二次大戰參與飛行戰鬥。他表示,雖然這善意謊言很快就會被拆穿,因為女兒很快就會在歷史課學到,女人在兩次大戰期間,不被允許至前線作戰,至多就是做做護理師,照顧英勇的男性士兵;但他還是不忍心戳破 6 歲女兒對世界的美好想像。

Snow女兒所問的問題,也考驗著各位家們:在什麼時候,你可以坦然地跟孩子們揭露,「男女大不同,常常同工不同酬,雙方都在某些領域也都遭受歧視」?

我們有權力,選擇自己「想成為的樣子」

當然,現在的性別平權已經比 100 年前好上許多,兩性在自我認同上都有更寬廣的選擇;只是我們都知道:要達到讓兩性都能拋開社會給的刻板印象,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路上也會有許多路障,比如這個似乎活在 1960 年代的金氏世界紀錄組織。

安妮不敢說我們要努力達到一個完全沒有性別歧視的社會,但至少,我希望社會要給人們「選擇的機會」──有機會選擇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而不是只給你一條單行道,通往你不想達到的終點。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Twitter @RMayNurseDir@GWR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