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維珍航空取消女性「裙裝與化妝」規定!空服員的性平路,從一個個「創舉」說起

英國維珍航空取消女性「裙裝與化妝」規定!空服員的性平路,從一個個「創舉」說起

英國航空公司 Virgin Atlantic(維珍航空)日前宣布,將取消女性空服員必須穿裙子並化妝的規定,讓這些空服員們可以選擇素顏、穿褲裝為乘客服務。

維珍航空表示,這是邁向性別平權以及打破性別刻板印象的第一步:「維珍航空最引以為傲的,就是我們突出的紅制服,而作為航空業的一份子,我們一直以來脫穎突出的原因,正是因為我們做的和其他航空不同──我們希望我們的制服能在維持著名的『維珍風格』之時,真正反映出我們的個體性。」

更進一步說,維珍航空鼓勵員工們穿制服的同時,也不必放棄「做自己」──而此舉不僅是企業內部的革新,更被他們自視為「航空業的大創舉」(significant change for the aviation industry)。

或許有人會認為維珍的「創舉說」有點名過其實,不過就是以性別平權之名行銷品牌的手段而已;但安妮同意,此舉的確可能會為航空業的生態,帶來一些重要的改變。

為什麼呢?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一項小改變,會不會造成蝴蝶效應,而所有我們今天所擁有的「平權」,也都是從許多不起眼的小改變開始的。

空服員的歷史,與性別平權息息相關

大家或許會驚訝,歷史上第一位空服員,是男性;女性空服員得一直到 1930 年代才出現。在這之前,女性反而被禁止從事航空業的相關工作。

說到禁止女性從事某些職業,歷史上屢見不鮮:古希臘時期,女性不能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在莎士比亞的年代,女性禁止演戲。你以為這是「古時候」才有的事嗎?別忘了!去年 6 月,沙烏地阿拉伯才解禁讓女性開車

史上第一位女性空服員 Ellen Church。圖/Wikipedia

言歸正傳,史上的第一位女性空服員,名叫 Ellen Church(1904-1965)。Ellen 從小就對飛行十分著迷,甚至在擔任護理師之餘,學習了飛行員的技能。一心想在空中翱翔的她,一度企圖轉職,應徵波音空運公司舊金山辦公室的飛行員,卻無奈未獲錄用。

不能進入駕駛艙的 Church 退而求其次,她向波音公司的主管提議,將她安排在客艙中擔任空服員,緩解公眾對飛行的恐懼,這一次,主管竟然破例答應了!

看到這裡,讀者可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當時(1930 年)的女性可以擔任護理師,卻偏偏不能擔任空服員呢?這是因為飛機在當時還是風險較高的運輸工具,自然被認為「女性不宜」。

圖/Edith Rum@Shutterstock

然而,當飛行的風險性降低時,女性空服員竟在短時間內迅速取代了男性空服員──航空公司開始大打「年輕美女牌」:

自三零至四零年代,女性空服員普遍被稱呼為 “ sky girls ”(天空女孩)、 “stewardesses”(女服務生)、“ hostesses ”(女主人),強調其女性身分(這些用語一直到八零年代才被統一稱作中性的 “ flight attendants ”;就像我們把「空姐」改成「空服員」是一樣的)。同時,各家航空公司均對女空服員設下外表、身高、體重、年齡以及單身與否的限制。

到了五零年代,空服員更已經完全與 「亮麗」劃上等號,多數女性空服員的年紀上限是 32-35 歲,男性則為 35 歲──所以如果你已超過 30 大關,還是別對應徵空服員抱有太大期望才好──這世界對上了年紀的人可是很不友善的!

而即便六、七零年代,是女性主義風起雲湧的時期,但很遺憾地,這股風潮似乎沒能從地面刮上天空,女性空服員還是被物化為吸引多金男乘客的手段。下面這則航空公司廣告,完美的說明了七零年代,社會對空服員的想像:

影片中的小熱褲同時滿足了男性的幻想,以及當時女性對於所謂「亮麗外表」的渴望。

儘管 1971 年,美國最高法院判定航空公司以申請人為男性而拒絕錄用之規定敗訴,看似為平權貢獻了一點力量,促使美國各大航空公司紛紛取消了這項性別歧視的規定;但航空公司還是繼續以「辣空姐」吸引乘客:

1971 年 National Airline 打出的口號是 “ I am Cheryl. Fly Me.” (我是 Cheryl,飛我!)甚至之後還將它改成 “ I’m going to fly you as you’ve never been flown before.” (我要讓你飛得像是從來沒有被飛過一樣)將這些廣告標語放到現代,我大概會以為這是一家合法經營空中性交易,並主打「天上人間」的航空公司吧。

而後航空公司還宣稱,他們的營業額因此增長了 23%,似乎說明了人類的腦波還是很弱的,衝動性消費永遠讓人有錢賺。

請尊重專業,別再把空服員當作賞悅的「物件」

回溯空服員的歷史可以發現,從女性被物化,男性被拒絕於空服員門之外,到爭取平權,實在走了好長一段路。而最讓人洩氣的是,時至今日,我們還是對空服員與某些職業,抱有特定的性別刻板印象,比如:

長得漂亮才能當空服員、空服員越年輕越好(這點在亞洲航空公司較明顯)、男性在機場打卡都要來個「我在某某航空公司貴賓室空姐大腿上」......。

當然,有人會說許多這就只是開玩笑,但這種潛意識裡的刻板印象才是最可怕的,因為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之下,你察覺不出這樣的做法有什麼不對,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空服員就是要高顏值、身材好,讓乘客在搭飛機之餘,還能享受一場視覺的饗宴。

當然,安妮並非空服員,因此無法過度揣測擔任空服員──不論男女,所遇到的性別歧視。寫作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想在跟大家聊聊空服員的歷史之餘,也討論兩性平權路上,曾經或仍然遭遇的困難和挑戰。

取消對空服員上妝及穿裙的規定,不只是打破性別刻板印象的第一步,也是停止將空服員物化的一步。他們是空服員,是在有緊急狀況發生的時候,協助乘客逃生的重要專業人士,而非大家茶餘飯後討論「正不正」、「身材好不好」、用來觀賞取悅的「物件」。

當然,每個人都有發表任何評論的權利,但若把這種「外表至上」心態,當作是衡量空服員的標準,平權之路就是不進反退了。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Virgin Atlantic Twitter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