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歲 Gap Year 教會我的事──學會隨遇而安,有時候你只需「等待」

18 歲 Gap Year 教會我的事──學會隨遇而安,有時候你只需「等待」

法國人跟我說,「世界 70 億人口你一定會找到懂自己的人」。這是激勵人心的話沒有錯,但照務實面來仔細想想,70 億人說著不同的語言、存在不同的文化,真正遇上有共同想法,又能以共同語言溝通的兩人,機會又是多麼低呢?

要精通多種不同語言實在太困難,所以格外慶幸英文開啟了與世界連結的更多可能:上英文網站找世界的旅伴,而不用只侷限旅伴是自己的朋友或自己國家的人。用英文查資料搜尋得出更多結果,影片搜尋總是能得到許多點子,交朋友的範圍不只侷限在同語言、同文化的人⋯⋯在語言的大熔爐之中,促使在 70 億人中更容易找到「懂自己」的人。

天津街頭的平凡日常。圖/作者 提供

18 歲的間隔年

近年來間隔年(Gap year)的概念盛行,我從接待的沙發客口中聽聞過,也知道歐美學生的父母支持讓孩子花一年找到自己的興趣,形式有千千百百種,可以是當義工,去旅行,或者找一份不在人生計劃內的工作。旅行是我埋藏在心裡的種子,一直在蠢蠢欲動等待發芽。

然而,我就在一個不可思議的年紀獨自一人旅行。

18 歲時,多數台灣學生少有獨自在外的經驗,我卻意外地能適應獨立生活。我常玩笑地說:「只要手機還有電,把我丟到世界任何角落我都有辦法找到路回家。」

我在中國當了兩個月沙發客。我相信這會是旅行團絕對無法身臨其境的故事──在杭州和一群大學生在食堂搶早餐,與深圳上班族擠早高峰地鐵公交;在河北農村搭坎坷的鄉下巴士,被北京郊外村民歡迎為我舉辦的烤肉大會;在天津參加大學國慶日預演,在香港銅鑼灣與百萬港人前行,與深圳跨境學童真實接觸;沙發衝浪期間住過一晚值 5000 塊的房間(但還沒睡過街頭);嘗過這些與人最真實情感衝擊,被看輕、被質疑、被簇擁、被需要、被冷落,有些際遇順心如意,有些使人跌落低谷;但我確信這會化為成長的墊腳石。

我曾在中國最大小商品城的義烏,遇見了中國人與摩洛哥人,他們都是從外地來義烏找商機的人。在一次隨意的「教學」中,發現教中文讓自己很有成就感,也就是間隔年的目標:找到一個人真正想要的。

唐山,憑藉溫柔重建的城市。圖/作者 小康 提供

被一個英文網站改變了的人生

沙發衝浪是我改變人生的起點。我在書上看到一個台灣女孩去歐洲與 81 位沙發主相處的故事,很受感動,意想不到自己會變成體驗旅程的主角。

沙發衝浪教我們跳出舒適圈,但我們的教育卻教導我們去服從;我認為沙發衝浪存在的本意,與從小到大所接受到的台灣教育存在著巨大衝突。

我覺得要讓整個社會進步,最重要的是教育孩子離開舒適圈,因為勇於跨越,才有機會打開無限的可能。但相反的是,沉默或隨波逐流,同時亦意味著選擇故步自封。

筆者自 17 歲開始透過沙發衝浪接待外國人,在這之前我把世界地圖中每個國家的位置、中英文名悉數背熟(包括大陸翻譯的國家名),也閱讀不少世界遊記、紀錄片,已經做足了萬事準備,差的就是真實的旅人來我面前而已。

沙發衝浪期間發生了很多故事,我帶第一位德國沙發客到班級分享,組織城市旅人見面會,帶沙發客探索城市秘境等等⋯⋯,在接待了十多位旅人後,透過不斷的對話,從沒有去過歐美國家的我可以說出令母語人士稱讚的英文。當身旁同年齡層的人在社交玩樂時,我培養獨自旅行的資本:語言以及對世界的認識。

沙發衝浪會是開啟人生另一篇章的起點。在這裡,其實只要幾句話就可以串起人與人的連結。
沙發客是以人為中心主體,能在旅途中遇見什麼人,完全是「看緣分」把彼此搭建起來。可能在一個城市我發了 15 則請求信,有人會說很忙不好意思,有人說其他客人另有安排,有人不在城裡,有人因為性別拒絕。

「人與人共處時間都是早已經安排好的」說得沒有錯,有些緣分只有三分鐘,有些是三小時,有些是三天,有些會是三年。緣份長短已是定局,但認真對待在自己面前的人,是未來永遠不會後悔的決定。

 遼寧丹東,隔江望向北韓。圖/作者 小康 提供

獨自旅行的教會我的事

獨自旅行為什麼「修身養性」?因為所有時間都屬於自己,可以很大程度地不斷挖掘出「我是誰」、「我想要做甚麼」等等向內探求的問題。

慢慢開始,很多事情我學著不先下評論,甚至多是觀望的態度。但不做回應不代表沒想法,而是等時機成熟再表達,傾聽後思考再做出結論,盡可能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這也是旅行教我的。很多事需要的僅僅是等待,不管等待的是風景,或是一個結果。

在旅途上,會明白很多事無法如意。舉一些常見的事例:景點臨時休園,付了雙倍冤枉錢,無理由被拒買火車票⋯⋯無意間形塑出隨緣的處世態度——不強求、不堅持,其實沒有任何事非堅持不可,也不再去說服別人聽自己。

在這個年齡的人,或許多數人急著往目標奔跑,至少身邊同儕沒有人和我做一樣的決定。

我想,異於常人的想法可能來自於我曾經的過去:自己身分證上的性別,與心理性別是相反的。心理師在評量表寫下,「個案診斷結果為性別不安」。

過去我很少找到了解我的人,在任何場合總是沒自信並且封閉自己,選擇淡出所有人的「朋友圈」。因為上天的「玩笑」讓我做出選擇,卻讓人變得堅強。間隔年使我暫時喘口氣,也慶幸自己用旅行找到真正喜歡的事,這就夠了,也沒有辜負這得來不易的間隔年。

圓明園,於皇城北京。圖/作者 小康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