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台灣媒體:加泰隆尼亞並非全區支持獨立,也請別再將「加獨」投射為「台獨」或「港獨」

致台灣媒體:加泰隆尼亞並非全區支持獨立,也請別再將「加獨」投射為「台獨」或「港獨」

最近加泰隆尼亞事件吵得沸沸揚揚,一時間,中文媒體上出現了鋪天蓋地「支持」與「同情」的報導,更有許多不清楚當地情況,只聽到「獨立」二字就無條件支持的台灣人,紛紛跳出來聲援;更不明就理地將「加獨」與「台獨」、「港獨」畫上等號。

先聲明:我在加泰隆尼亞住了超過 15 年,我有支持獨立的朋友,也有反對獨立的朋友;我先生是加泰隆尼亞人,他家裡有支持獨立的親戚,也有反對獨立的親戚。撰寫本文,並非要「戰」哪一個立場比較「正確」,而是要強調:加泰隆尼亞並非大量中文媒體報導的那樣,彷彿「全區都熱血支持獨立」;加區的狀況,和台港亦無「想像中的可比性」,原因除了加泰隆尼亞人可以投票選西班牙總理之外,光是加泰隆尼亞人拿西班牙護照這件事,就跟台灣、香港不同。台灣人有自己的護照,香港人也有。

所以,對很多人來說,要求一個加泰隆尼亞人選邊站,就像是要求一個小孩在父母離異時選爸爸或媽媽一樣。根據民調(註一),歷年來支持獨立的人都沒有超過半數,反對獨立的人還比支持獨立的人多一點,而根據過去大選的選票;投給反對加獨政黨的票,還比投給支持加獨的票多一點。也就是說,反對加泰獨立的人比支持加泰獨立的人還要多一點。

但是,因為鄉村的票比城市的票重要 2、3 倍(以一個議員席位來說,巴塞隆納需要鄉下地區的 2、3 倍的票才能拿到一個席位,見註二),所以,最後選舉的結果永遠是由少數鄉村的票主導,每次選舉後都是支持加泰獨立的幾個政黨聯合執政,而另一半不支持獨立的人就因此受到忽視。

要求一個加泰隆尼亞人選邊站,就像是要求一個小孩在父母離異時選爸爸或媽媽一樣。圖/Shutterstock

反對者並非少數,為何沒有公開發聲?

有人會問:如果真的相對多數的人都不支持獨立,為什麼他們自願放棄 2017 年獨立公投的投票權利?

事實上,2017 年的獨立公投是一個違憲公投,中央政府沒有給投票人名單,投票所裡自然也就沒有名單,投票人不知道自己被分配到哪個投票所、發動者也根本不知道一個人投了幾次票──所以我支持獨立的親戚,每個人都去投了「不只一次」的贊成票,而我反對獨立的親戚則拒絕玩「打卡遊戲」。

有人會問, 為什麼反對加泰隆尼亞獨立的人不上街頭抗議?

答案是有,但是不多,因為──他們不敢。

在當地政府主導獨立的情況下,最好不要自找麻煩,因為,如果你自己公開表示反對獨立,就等著被修理:

2014 年,一個 7 歲的小女生在加泰隆尼亞語課本上貼加泰隆尼亞旗、在西班牙語課本上貼西班牙國旗,結果她因為貼了西班牙國旗受到同學霸凌,學校老師卻不願意處理,還說「這是小朋友的事」(Es cosa de niños),家長為此一狀告上了法院

2017 年,另外一個 7 歲的孩子因受不了校園中「強迫支持獨立」的壓力,而得進行心理諮商。注意,孩子只有 7 歲,不是 17 歲。

2018 年 6 月,巴塞隆納大學舉辦一個關於塞萬提斯的文化活動,只因為塞萬提斯代表西班牙語,就被認定是反加獨的法西斯。所以,學生在活動期間攻擊禮堂,辱罵與會的西班牙跟法國的歷史學家、文學家是法西斯,最後塞萬提斯的文化活動被迫取消,所有與會人士成為過街老鼠被罵出會場。

2018 年 10 月,超過百位加泰隆尼亞大學的教授們,連署了一份意識形態自由」宣言,要求加泰獨派允許「不贊成加泰獨立的意識形態」,因為不贊成加獨的大學教授們受不了獨派學生們的公開辱罵、騷擾。

2019 年 6 月,一個女學生因為畫了一面西班牙國旗而被女老師打傷,家長也告上了法院。孩子比前面的案例大一點,但仍只有 10 歲。

2019 年,加泰獨派因為一個媽媽抱怨醫生沒有跟她女兒講加泰隆尼亞語,就去攻擊、威脅、抗議醫療中心,要求解聘那位醫師

如果你從小到大都因為不願意支持獨立而受到各種程度的壓力、霸凌、騷擾,你長大後,除了可以用不記名選票表達意見之外,還可以做什麼?

所以,這就是大家不知道的一部分,也就是衝突所在,因為,有一半的人不敢公開出聲,他們只能用選票表達意見。但是,每次都因為選票制度問題,而成為被忽略的一群。

為什麼反對加泰隆尼亞獨立的人不上街頭抗議?答案是因為──他們不敢。圖/Shutterstock

民意凌駕法律、允許暴力?

加泰隆尼亞自治區議會前任主席 Forcadell 因為「煽動叛亂」以及「濫用公共基金」而被判 11 年半的刑期,前幾天連她都公開承認 「我們對不支持獨立的人沒有同理心。」

很多人都認為,民意最重要,因此批評西班牙政府不尊重民意。但是,我想問:難道只要民意,不需要法治嗎?如果在社區管委會投票表決要不要殺掉一個惡鄰居,投票通過,大家同意殺掉惡鄰居,就可以殺掉惡鄰居嗎?如果大家都同意就算投票通過,也不能殺掉惡鄰居,就代表民意並不在法治之上。法律應該是保障人權的基本防線。

西班牙憲法,跟法國、德國憲法一樣,不允許國土分裂;所以,獨立公投是違憲的。但是,法律是人定的,其實可以修改,可以先公投,爭取修改憲法,修改完憲法後再談獨立。在我看來,加泰獨派的錯,在於自認民意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所以造成上星期巴塞隆那的暴動。因為他們覺得民意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既然大家都認同燒垃圾桶燒車子,就有了民意基礎,所以也應該擁有法律上的豁免權──這樣的邏輯不是很奇怪嗎?

即使合法公投,也難解決人與人之間的分化

另一方面,即使合法的公投得以舉行,也別忘了公投仍有其限度,它不能解決人與人之間因為政客的操作,而越趨嚴重的分裂:我身邊有不少親戚朋友因為獨立事件而絕交,甚至有朋友的朋友因此離婚。

照這樣不理性的發展下去,就算真的多年後更改西班牙憲法,可以合法公投,不知「加獨支持者」認為要投幾次才算數?如果第一次沒通過,要投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嗎?如果第五次才過,加泰隆尼亞獨立之後,可以再繼續公投回歸西班牙嗎?如果加泰隆尼亞的四個省在每次公投都只有兩個省支持獨立,另外兩個省不支持獨立,另外兩個不支持獨立的省可以公投脫離加泰隆尼亞嗎?

又,如支持獨立和不支持獨立的票數,只差一票,要怎樣處理另一半不想獨立的人?還是大家再投票一次,通過所謂的「民意」把另一半不想獨立的人驅逐出境?將「公投」視為解決問題的萬靈丹,而忽略背後更深層複雜的問題,難道不會加深仇恨與分化嗎?

在這裡,我只想問問那些中文媒體上忽然冒出來的「加泰隆尼亞專家」:請問,你認為該如何說服與處理另一半不想獨立的人?

註一:根據民調,歷年來支持獨立的人都沒有超過半數:
1. 推動獨立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 2016-2018 的民調(紅色反對獨立,綠色贊成獨立)
2. 2015-2019 年的民調(紅線是支持獨立的,藍線是不支持獨立的)
3. 2017.10.30 民調中, 35% 的人支持獨立
4. 推動獨立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 2017 年 7 月的民調,支持獨立的是 42,1%,不支持獨立的是 49.4%

註二:加泰隆尼亞議會有 135 席:巴塞隆納佔 85 席,有 400 萬個人有投票權;Girona 省佔 17 席,有 50 萬個人有投票權;Tarragona 省佔 18 席,有 50 萬個人有投票權;Lleida 省佔 15 席,有不到 30 萬個人有投票權。

所以,巴塞隆納城市需要 47,000 多張選票,才能拿到加泰隆尼亞議會的一個席位,而 Lleida 鄉下地區只需要不到兩萬張選票,就能拿到加泰隆尼亞議會的一個席位。如果鄉村的票跟城市的票一樣重要,巴塞隆納應該要有 104 個席位,其他的 3 個省只能有 31 個席位。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