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哥倫比亞大學,尋找台灣沒有的風景──我的美國時間(上)

我在哥倫比亞大學,尋找台灣沒有的風景──我的美國時間(上)

撰文:詹凱惟

「為什麼你要去美國念書?」在辦公室裡,老闆略帶疑惑的問。

說不出「工作很累,我是草莓」,只能故作鎮定的說,「想看看這個世界其他的模樣。」

這段問答一直縈繞,特別是在異鄉遇到困難瓶頸時,我也一直用這答案鼓勵自己,繼續下去、去看看不同風景。

看外國月亮不便宜,怎麼辦?

其他篇有提到,到美國唸書,學費生活費外加損失的收入,與回饋很不對等。此外,在美國不易找到與高學費相稱的工作,回台薪資亦不保證成長,想要幾年內就用收入繳清學貸,相當困難。因此從財務負擔來說,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別人幫你繳學費。

這種方法確實存在,不僅只是鄉野傳說,譬如:賣肝給大型法律事務所,個人工作經驗所知,台灣大型事務所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贊助方案,供服務一定年數的律師選擇,但也相對地要保證返所貢獻。如果不願戴上黃金手銬,則可以考慮企業獎學金,市面上有企業與特定學校合作,透過學校頒發獎學金的方式,贊助優秀人才出國念 LLM,當然這種方法也有義務要履行。

而以往廣為人知的教育部公費大門,在近年對只想念 LLM 的人關閉,目前公費留考只贊助法學博士學位(SJD),因此當年肖想圖謀公費的我,當下憤而申請「爸爸媽媽獎學金」,方得一圓出國看風景的夢想。

出發的初衷:尋找台灣沒有的風景

對我來說,既然出國是為了看到在台灣看不到的風景,實現這個初衷,也成了這趟旅程的最佳回報。

這不同風景實在很難具體形容──從遇見路上的多元人種,操著各種口音的英文(或西文)、學校大師帶著豐富的實務經驗,利用不同方式,例如角色扮演,兩三句對答就寓教於樂,授道解惑、認識這輩子沒有機會認識的各方人才、利用機會,去一些這一生退休前很難去的地方,比如阿拉斯加或者南美州;到後來在美國法律事務所工作,與美國同事相處種種,都是一轉身就再也不會見到的風景。

既然初衷就是這麼簡單,出發前就沒有設定一定要「滯美不歸」,或「灣生回家」,倒是出發之前做好旅遊規劃,查了很多景點,提早訂機票,為自己省了不少錢。相當推薦出國讀書前,看好連續假期,越臨時規劃,價格越昂貴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也因為初衷就是想看風景及探索可能,因此選擇到紐約讀書,國際大城人文薈萃,不同人群的交流可以看到更多的風景與機會。加上東岸有許多城市群聚,適合短程旅行,非常適合「處心積慮」尋找旅行機會的我。

圖/Shutterstock

校園風景:建議多參加活動、多認識朋友

校園生活經驗分享的文章頗多,但人人體驗不同,很難直接複製相同程式。個人經驗是參加活動多多益善,最大隔閡仍是語言跟錢包,有時是自己語言能力不足、有時是同學不喜說英文。比如南美人士喜歡相聚共享西文時光,但這不影響活動參與。

剛開學時,學校就會努力辦活動,讓大家破冰,打破國界的藩籬,畢竟 LLM 學位設定就是以國際學生為主。就算剛開始僅有一面之緣,但之後在課堂上或走廊相遇時,可以用活動經驗來開啟話題。

多多認識各國友人有諸多好處,一來交流異國文化本來就是出國唸書目的,二來你不知道你的朋友會從哪裡變出神秘的摘要(outline)──這神秘的文件可以是指定閱讀案件的摘要,可以是老師講課大綱,也有出現過近乎逐字稿的型態。有了摘要能讓課程更容易了解,但更重要的是在期末考週,看完後會為人生帶來些許希望,有信心至少能寫一些東西出來。

我出發前一直認為日本人或中國人應該會是主要學術資料的供應源,南美人則屬於派對世界──但這一切「刻板印象」,在拿到來自西文世界的精美 outline 後被成功打破;讓我不禁為自己先入為主成見太重感到自責,也感到不枉先前參加喝酒派對的時間。如果說學到什麼,或許拋開成見,不要自我設限等老梗,確實有其道理在。

美國學制與台灣相同,搭配冬天幾乎月月有聯邦假日,會發現其實上學期很快地就結束。為了取得紐約州律師考試資格,大部分學校都會安排 8 月中開始上美國法導論,介紹英美法給歐陸法系背景的學生(就是我們)。

老師的教學內容各有不同重點,但多聚焦在美國憲法(這裡以哥大為例)。2017 年美國社會還在多起警察濫權、射殺黑人的風暴當中,因此上課時,少不了用案發當時的新聞畫面做為教材,對於初來乍到的我是一大衝擊,也更深刻了解美國種族間差異,及大家小心翼翼不去冒犯其他種族的社會特色。

來到下學期,春假過後,時間更是加速起來。一來下學期本來就比較短,二來寒假後不久就有春假;春假過後,各種畢業紀念活動接踵而至,時而畢業舞會,時而校園紀念品拍賣,倏忽之間就到畢業典禮,用如夢似幻、白馬過隙來形容那短短校園時光,一點都不為過。

總的來說,在哥大的時間中,瞻仰諸多大師風範,尤其哥大位處紐約,學風向來強調實務,因此有許多課會直接聘請事務所合夥人授課,對於有志在美國工作的人來說,修習這些課程是相當不錯的選項。在學期間,聽過不止一個案例,因為修課,受到合夥人注意,而後加入該合夥人經營的法律事務所。

校園裡與同學的互動也十分令人回味,隨著開學季到來,學校籌辦各項活動,與同學間也互相熟識,加上上一屆學長姊還有一些仍留在紐約,因此上學期有諸多活動可以參加。藉由不同活動,除了了解文化差異,最重要是可以揪咖出遊,或是參加轟趴。這些互動留下長久友誼,正是短短求學時光的精華。

圖/Shutterstock

城市風景:風光多元、對比強烈

紐約兩個字本來就魅力無窮,這兩字也是吸引我赴美讀書的原因。此城富含諸多複雜的元素,各國遊客絡繹不絕,同時也是近 800 萬人的家。從上東區富豪聚落,到以地鐵為家的遊民、從戲稱美國最西就是紐澤西的土生土長「紐約天龍人」,到天天憂心被遣返的移工,在那個異常富麗奢華,卻也壅擠骯髒的城市(真的可以很髒很臭),惟有資本主義至上國度,融合移民國家的獨特元素,呈現出一片多元景致。

在這裡讀書生活,沒有特別好與壞,一切衝突太過強烈。以大開眼界的角度來說,相當適合亞洲乾淨城市土生土長的我。但平心而論,高度昂貴且競爭的城市,或許以遊客或者留學生的角度觀賞最為適合。

後來聽聞留在紐約工作的同窗表示,紐約法律業的競爭超出異常,縱然坐擁令人稱羨薪資,但滿滿的行程,甚至尚須將六日填入團隊行程表,同事方知你不會馬上回信的生活,或許是另一種血淚。

不得不說,紐約州面積很大,除了隨意搜尋就可得的紐約市遊記外,高度推薦有閒情逸致的人到紐約州走走,感受與紐約市截然不同的風情。紐約州中,紐約市在下緣,因此城裡的人叫紐約州 Upstate,一年四季有諸多不同風情:春夏西點軍校的座落地 West Point,以及旁邊的 Cold Spring 有諸多健行小徑,適合受夠擁擠城市的人們;夏天的 Cooperstown 更是擠滿參觀美國大聯盟名人堂的棒球迷。秋冬紐約換上血紅落楓,很快就會一片銀色鋪落取代,Bear Mountian 是方便的賞楓勝地,而結凍的 Niagara Fall 更是相當推薦的景緻。

總而言之,紐約風光多元,人文薈萃,如果想要接受多元異種文化衝擊,或者風光明媚郊外景致,都是赴美讀書的首選地。

旅行風景:把握地理優勢,造訪中南美國家

另一個出國讀書的誘因,是能到這一輩子可能沒有什麼機會去的地方,如中南美。縱使從美國出發,仍比想像中的遠,不過比起台灣出發卻是省很多時間及費用。這是一開始的既定目標,因此出發前幾乎已經找好旅伴跟規劃,寒假把三四禮拜的假期全部投注在秘魯、玻利維亞及智利三國,以有限的經費從城市到鹽湖、沙漠到雨林,更接觸難得南美文化,也是拉近與南美同學感情方法。

準備過程當中,發現去過這些地方的亞洲人已多,但真正是台灣人撰寫且有用的遊記仍少,過程相當依賴英文網頁,甚至是香港人的遊記(出外後,發現處處是香港人,再怎麼罕見的地方都會找到香港人遊記參考)。

特別是玻利維亞出發到智利邊界,以及智利回到秘魯當地公車怎麼搭乘,相關中文資料甚少,當下除了約略知道要從哪些地方出發到哪個城市,剩下都是當下問路,利用隨學的破爛西文,搭配肢體語言問出來,很推薦喜好冒險的人們,之後有機會再撰擬遊記介紹。

本文要說明的是,如果有機會赴美讀書,不要浪費寶貴地理上優勢,多多探訪美國各地,甚至美洲各地,能夠省下荷包,增添回憶。事實上,回想美國時間,我一種以旅人的心態遊歷著,不管是讀書還是後來在美工作,那是一種今天沒有經歷這些人事物,就會錯過的心情。這種心態確實使我保持在海外生活的新鮮感,及更加珍惜把握各種可能的機會。

下篇:幸運獲得華府工作,一年後卻選擇回家──我的美國時間(下)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