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沒想過,我會在捷克布拉格展開一段「瑜珈旅程」

從沒想過,我會在捷克布拉格展開一段「瑜珈旅程」

從沒想過我的瑜珈旅程會在捷克展開。

身為瑜珈愛好者,一直想到印度的世界瑜珈之都「瑞詩凱詩」進修,完成瑜伽師資訓練;不時上網瀏覽印度的機票和開課訊息,卻遲遲沒有成行。治安問題、酷暑、水土不服、整個月茹素的生活,還要暫時放下在捷克的工作和生活,都讓我猶豫再三。

得知三位很喜歡的瑜伽老師要在布拉格合開師資培訓,心裡有個聲音說:「就是這裡了!」如果在捷克就可以完成,那何必要去遠方?參加 200 小時的訓練,對我而言已是跨越自己的舒適圈。也許以後有一天會去印度,但至少現在,我想要在一個相對熟悉的、物質條件更舒適的地方完成這件事。

於是在訓練開始的前一天,一個人推著行李箱,從百威城到了布拉格的宿舍。僅 2 個多小時的車程,遠比去印度 10 多個小時的飛機航程輕鬆許多,不過想到接下來 2 個月要離開熟悉的城市,心裡還是怦怦亂跳,腸胃也跟著窮緊張。

宿舍在一座小山坡上,又推又扛著一堆行李上坡,不時停下查看地圖。當晚,睡在稍嫌太硬的床墊上,想著即將來臨的訓練,緊張得徹夜難眠。

什麼樣的渴望帶你來到這裡?

這個由三位不同國籍的老師一起開辦的教室,位於城市中鬧中取靜的地段,附近的市郊公園曾是農舍和葡萄園,小山坡上還留著過往葡萄園的石牆。教室則是簡潔自然的原木風格,沒有過多裝飾,更沒有大型瑜珈會館的精緻氣派,但溫馨可愛。

第一堂課的開始,老師說:「每個人都因為不同的原因來到這裡。有人是想成為全職瑜珈老師,有人想開啟事業第二春,有人只是想加強自己的練習。但現在想一想,什麼是在這些意圖背後的意圖?」她向我們解釋「Sankalpa」的概念,「Sankalpa」是梵文,意指內心深處、渴望之下的渴望,也像是對自己的誓約。

「What is your Sankalpa?(是什麼內心深處的渴望帶你來到這裡?)」我們把答案寫在小紙條上,一一投入一個陶罐裡。在那之後,每當經歷高強度的練習,快要撐不下去時,同學們總會互相打氣:「不要忘記你的 Sankalpa!」

圖/Shutterstock

跳脫舒適圈

根據美國瑜珈聯盟規章,200 小時的瑜伽師資訓練課程,不只是「做瑜珈」,還有瑜珈哲學、解剖學、體位法調整和教學技巧等科目,每一門都是心智和體力的大考驗。到了第二週,已有同學不堪同時負荷平日的工作和學習進度,退出了課程。

原以為這會是一次避靜旅行,在瑜珈練習和冥想靜修中暫時摒棄外在世界的紛擾。沒想到卻像重返學生時代,準備試教、寫不完的作業和報告,結業時還有 4 個科目全英文、全問答題的筆試,加上 1 小時的實際教學考試。

同學們叫苦連天,我則咬牙苦撐著,心裡不是沒想過要放棄。有時候,想跳脫舒適圈,需要有人在背後推一把。這段期間就是不斷經歷被推往前的過程。

培訓的第二天,老師就要大家試教,輪流帶領全班做拜日式,這是由 12 個動作所組成的瑜珈序列。老師說:「現在不只用英文,還要用每個動作的梵文名稱來帶課,Judy 先來!」

心頭猛然一驚,悄悄用氣音對老師說:「不行,我記不起來!」試圖想說服老師大發慈悲,先換別人。老師沒有答應,眼神溫柔卻帶著堅定:「妳可以!」

我只好硬著頭皮上場,過程雖非盡善盡美,但也踏出了「不想丟臉」的心理疆界。以往要有一定的把握,才願意去面對或挑戰,而當我不斷叫嚷「我不能」、「我不要」的時候,那些狹隘與自我設限的信念,也把好多機會和可能性拒之門外。

當我打開心,所有的發生,都成為很棒的禮物。

文化挪用的省思

以前曾拉著印度朋友,一起參加捷克當地的熱瑜珈(Hot Yoga)課,下課時印度朋友卻斬釘截鐵地說:「這不是瑜珈!」也曾和埃及朋友一起觀賞捷克舞者的肚皮舞演出,對方卻評論:「這不是阿拉伯文化的舞蹈!」

我曾參加過埃及朋友的家庭聚會,深切感受到沒有經過編排的即興之美,與舞台上賣弄風情的舞孃形象截然不同。這些都讓我不禁反思,從前在台灣、歐洲參加的各種肚皮舞課、瑜珈課,是根植於其文化內涵,還是只是對異國情調的綺麗想像?

瑜珈師資班的三位瑜珈老師分別來自美國、瑞典、匈牙利,同學們來自歐洲各國,身為全班唯一的亞洲人,我能感受到大家對印度和東方文化的嚮往。我也曾想過,留在捷克參加師資班是不是正確的選擇?是不是非得到印度練習,才能獲得正宗的傳承?

在一次課堂上,瑞典老師麗莎談起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的議題。文化挪用是指強勢的文化群體,在沒有充分理解的情況下挪用或誤用其他文化。身為白人女性和瑜珈教室的經營者,她有時也會面對懷疑的目光,質問沒有印度根源的她如何有資格教瑜珈。

「西方瑜珈的生態固然與印度本地的瑜珈不同。我們能做的就是不斷學習,承認瑜珈的根源,了解它從哪裡來。當我們說 Namaste,或是其他梵文術語時,確保自己了解其真實涵義,而不是因為這麼說很酷或時髦。」

圖/Shutterstock

未完待續的瑜珈旅程

最後的畢業儀式,老師又拿出那個寫滿每個人內在渴望(Sankalpa)的陶罐,我們一一重讀了這些舊有的意圖,並在彼此手腕上繫起象徵祝福的紅線。

以起源於印度吠陀文化的火供(Havan)儀式作為結束,梵唱營造了適當的氛圍,芬芳的藥草與花瓣依次放入祭壇中,火象徵著轉變的力量,我們輪流將紙條投入火中燃燒殆盡。

最後看了一眼我的紙條,上面是這麼寫的:「找到自己內在的平靜,並分享給其他人。(Find my inner peace and share it with others.)」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