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外派、談談印尼:異鄉生活未必得「融入」,但一定要學會「適應」

談談外派、談談印尼:異鄉生活未必得「融入」,但一定要學會「適應」

外派他國或到異鄉求職,是一個需要審慎思考的抉擇。時至今日,即便我已分別在美國、印尼等異鄉分別生活了大段時間,仍不時思考著初衷、時時調整自己的心態,好「適應」不同的文化與環境。

而「文化」與「環境」,精確一點來說就是從飲食上能不能接受當地食物、語言通不通,到地理環境、空氣品質、生活條件、乃至當地信仰與普遍價值觀⋯⋯等,甚至跟這個國家的同事們能不能順利磨合、一起工作,都是需要適應的一環。

許多人說,到了異鄉長期工作生活,最重要的是能「融入」當地。個人認為未必:成年後,自己的習慣與想法,很多是改變不了、強求不來的,若硬是要把自己「變成當地人」,未必是最好的選擇。

然而,「適應」仍然是最基本的異地生活門檻。先讓自己「適應」了不同的文化與環境,才會有下一步。

以下的文章,將分享我在印尼外派工作的經驗與觀察,希望能給有志南向、或出國發展的你一些參考:

印尼第一印象:「震驚」、「和善」與「混亂」的綜合體

從下飛機的第一個禮拜起,我的鼻子就深深地被印尼給影響著──這裏說的是印尼嚴重的空污問題。

雅加達在 2018 年的細懸浮微粒(PM2.5)平均濃度,高達 45.3 微克 / 立方公尺,約是世界衛生組織(WHO)標準的 4 倍,也是全亞洲空屋最嚴重的都市之一。

然而,環保議題在開發中國家往往不是首要的事情,林立的工廠仍持續在雅加達周圍的城鎮,持續不斷地排放廢氣。此外整體的路況品質包含首都在內,品質也都不算好,交通極度混亂、容易大塞車更已不是新聞⋯⋯。

整體來說,最初對印尼的印象用幾個形容詞莫過於:「震驚」,「和善」與「混亂」的綜合體。「震驚」的點除了環境外,大概就屬極端貧富差距的畫面,經常可以在短短一百公尺中同時映入眼簾;「和善」的點則在印尼人的肢體語言、生活態度,普遍給人感覺是和藹溫和的;「混亂」則是尚不到位的交通規劃和基礎建設,導致嚴重塞車問題,並導致各大街小巷經常出現十分紊亂的狀況:路上人車夾雜,大車小車卡在中間,小販在馬路上穿梭叫賣,甚至有因交通問題產生的「交通指揮人」,在路上賺賺小費。

儘管對印尼的第一印象十分複雜甚至震驚,但隨著在此地派駐一段時間後,也慢慢看到更多不同的面貌──包括當地屬於新興市場的活力、潛在的新興消費勢力和許多在地的創新等等。我個人更認為,有些事情即便能夠從網路上得到資訊,總遠不及親眼見證的可貴。

這個價值觀,也扣回最初的問題:為什麼外派?為什麼到印尼?

以最直白的話來回答,就是我還年輕,還保有好奇心跟彈性去體會新的環境、開開眼界。於是在決定離開台灣的設計公司後,我投的公司都以海外居多,也因為近期很多設於中國的工廠遷往東南亞,開始招聘人去東南亞做產品設計,這個機會讓我踏上了這條東南亞外派路。

印尼 Tangerang 一景。圖/Shutterstock

談談我的外派工作:生產線旁的設計師

我來到印尼 Tangerang ,在台灣老闆於當地開設的公司擔任設計師。這裏辦公室跟工廠分棟,我工作的環境和在台灣時一樣在辦公樓內,工作內容依舊是做設計,也依舊按照專業的產品設計步驟進行──最大的反差,是窗外的景色不再是 101 或摩天大樓,取而代之的是低矮的房子、一排排的農田跟工廠,以及整修中的黃土路面。

不過這個環境最好的點,大概是生產商品的工廠就在隔壁:無論是打樣或測試,從內裝平面圖到實體,只要離開座位走不到 5 分鐘去另一棟工廠,就能找到技師們直接討論,一來一回省了很多時間。以往在台灣,設計辦公室跟工廠如果不在同一個區域,勢必就要透過 email 往來加上頻繁的出差進行。反觀在「從設計到製造關係緊密」的這個環境中,大大地減少了中間的溝通成本。

但上面所提的溝通優勢,從另一方面來說,也是工作時得長期待在與日常生活市區相去甚遠的「異地」:而這個異地,又會因為工廠位置的「偏遠程度」而定。

我個人的狀況,是公司為員工在市區租了宿舍,所以每天早上、晚上都得單程通勤「最少最少」一至兩小時(註:大塞車時,所需時間則無法預估、無限延長)。

通勤時間,壓縮掉的自然是自己的休息時間。但一個多月下來,我已漸漸能適應這件事,也產生「反正最後都能回到宿舍,時間上就別太計較了」這樣的調整心態,讓自己舒服一點。我也學會利用漫長的通勤時間沉澱自己,同時盡量讓自己在上班的 8 個小時內完全發揮工作效率,一回家或到了周末,就真的好好休息充電。

談談我的外派生活之一:濃縮食衣住行育樂於「一 Mall 」

不得不說印尼當地的「一個 Mall 」,經常就能滿足我以前在台灣生活時,絕大部分的生活所需:從吃三餐(日本料理到麥當勞等速食店,西餐牛排到印尼當地料理) 、手搖飲料店(大苑子 、五十嵐),到流行服飾、鞋類(Nike 、名創優品等),再到藥妝品牌(康是美等)、生鮮超市(家樂福) 、咖啡廳(星巴克等),乃至書店 、花店 、五金行(類似特力屋等),美容美髮店(按摩美甲等)、打鑰匙店、電影院,甚至連房仲業、二手汽車仲介、電子遊戲場(內有雲霄飛車等設施)⋯⋯等都有。

這些以超高密度,聚集在同一個百貨商場的「全方位服務」,是印尼生活的特色之一。當地中產階級的民眾,也十分習慣以鄰近的 Mall 為中心,處理生活中的大小事──這樣的優點不外乎處理事情快速方便,也因為印尼的 mall 服務健全,只要詢問櫃檯就能得到店家位於哪裡的資訊,在台灣往往要跑好幾條街、分別去做的事情,在印尼經常是在一個 mall 之內走走就能完成,相對之下輕鬆許多。

但同樣值得一提的是,對比印尼許多由外資或當地集團經營的 Mall 之中那種一致、乾淨的環境,真正「在地」的街道與商店相比之下,確實差了一大截(且人們在街上習慣隨手丟垃圾);加上崎嶇不平的道路基礎建設與空氣污染問題,更讓街道上的「逛街」人寥寥可數。

因此,多數中產階級以上的印尼人,更趨向平日晚上或周末時湧進了 mall 裡,進而促成「處處都是家庭來百貨公司消費」的熱鬧景象,小孩子數量之多,甚至讓我走路都容易絆倒小孩──但這既不是所有印尼人都能過的生活,某種程度上也反映出街區發展的落差。

談談我的外派生活之二:接地氣的印尼 app 生活

極其頻繁地使用 app 這件事,也是我當初意料之外的印尼生活實況。先前我總以為,身為開發中國家的印尼,手機普及率大概不及台灣高、使用各式 app 的頻率應該也不及台灣──但在親眼看到印尼街道上(含偏僻小鎮)坐落無數的 oppo 、 vivo 手機店,以及印尼室友分享如何使用「在印尼生活必備的 app 們」: Grab、Gojek、golife、OVO ⋯⋯之後,我對這個先入為主的印象,徹底改觀。

首先,來介紹 Grab 吧!這是有鑑於印尼的交通狀況普遍不佳,因而在當地大紅特紅的叫車軟體。(此「不佳」包含容易塞車、基礎路面建設包含柏油路的鋪設不完全、大眾交通工具如公車、客運跟火車相對不普及等等,還記得當時我去雅加達找大學同學時,他笑笑地對我說自己第一次搭公車,是在台灣留學時。他表示雅加達市區的公車乘車資訊難以找尋,所以都乾脆自己開車(或叫車)解決交通需求)

 Grab 類似於我們較熟悉的 uber,但較特別的是裡面除了「轎車」,還有「機車」的選項、也跟 uber eats 等一樣可以叫食物外送,但外送費用相對台灣十分低廉( 5 公里內從新台幣 10 元起跳,嘗試至今半小時內的車程,沒超過新台幣 20 元過⋯⋯)。

Grabbike 是該 app 的機車載送服務,每個司機都會穿著綠色夾克,也會提供乘客綠色的安全帽。如今 Grabbike 的司機群之多,到了幾乎任何時刻,都能看到他們載客穿梭在大街小巷的身影。

機車服務的起跳價,基本上只要轎車服務的一半。通常我會在白天出門時選擇 bike ,夜深時才選擇坐轎車回家。十分鐘左右的車程,轎車平均大概是台幣 30 塊左右,同樣十分低廉。

圖/Shtterstock

除了現在紅遍東南亞諸國的 Grab ,目前在印尼,三大最讓我印象深刻(或驚訝、驚艷)的 app 服務如下:

1. 可以請按摩師來家裡到府按摩的 app 服務,並可以自由選擇按摩師的性別。一開始聽到,真的讓我十分驚訝──畢竟在我印象中,這樣請陌生人來房裡,且是進行身體接觸,總是有點安全疑慮的。但在印尼當地,其實不只按摩,各式台灣習慣在店內進行的服務(甚至包括理髮、美容美甲等)都能專人到府,早已見怪不怪。

2.「Golife」這個 app 裡面,可以「一鍵請人來家裡打掃」。這相較於同樣在這個平台上提供服務的前者,並沒有讓我太過驚訝。畢竟台灣也有相似的到府清潔服務。 但印尼的 app 十分方便,可以直接勾選打掃服務的時間(起跳是一小時類推),以及打掃房間的數量等。之後清潔服務員就會坐著機車、提著拖把跟吸塵器等設備來到家門口。此服務的價碼相較台灣也十分低廉── 2 小時約新台幣 100 元。因此很多印尼的華僑或中產階級家庭,從小養成有請人來家裡打掃的習慣。

3. 印尼的成藥也可以外送(我忘了是哪個app):一樣藉由app,可以選多種藥品(止咳止痛藥等),就有外送員送到家。上回台籍室友喉嚨痛,印尼室友一小時內就幫他用 app 拿到止咳藥。

談談我的外派生活之三:「天災」頻傳

在印尼的生活,有許多讓我十分驚豔的體驗。但當然,也有讓我不知所措,至今才慢慢開始釋懷的事項。這裏頻繁發生的「天災」,便是箇中代表。

提到「天災」,大家往往第一個聯想到颱風、地震,或印尼近年不幸發生的大規模海嘯、火山爆發等等。

但在印尼生活,目前最頻繁體驗到,也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天災」,卻是──停電。

在印尼長居過的人大概都知道,當地的小規模停電一直十分頻繁。今年八月初,我更經歷到印尼 20 年來最嚴重的停電──即便我住在市區,在沒有颱風或豪雨等晴望下,完全無預警的停電時間仍長達近 12 小時。同時網路與手機基地台似乎也因此受到影響,訊號不穩難以通話。當時的恐懼,確實成了初到印尼不久時難以忘懷的深刻記憶──不知外面情況如何、又無法聯絡親朋好友,人在異地的不安全感頓時一齊湧現。

但爾後,這樣的「停電體驗」,卻成了在印尼生活的常態。而越是鄉下,無預警停電、斷電的狀況更是明顯。有次接駁車在路上時,突然整個村莊漆黑一片、連路燈都沒有。即便如此,卻只有為了安全趕緊停車的我們,在車上緊張得叫了出了,當地居民們卻早已習以為常。

印尼的「火災」,也是頻繁發生,卻讓我十分無奈的一件事。這是因為印尼人習慣燒垃圾,所以往往在夜晚時,都能見到無數的火球在竄燒。這些或大或小的火球,本身雖不是火災,而是處理垃圾產生的火焰,卻很容易在一個不小心之下釀成災害──更不用提因為這樣的習慣,讓部分區域夜晚的空氣品質極糟、永遠是霧茫茫的一片,甚至形成危害人體的有毒氣體。

至於真正的天災:地震,在印尼當地人們對此的反應,可一點也不「習以為常」。記得有次當大家正下車準備進電影院時,突然見到所有的觀眾從電影院衝了出來,原來印尼人的習慣,是無論地震大小,只要有感就會往外衝──後來才知道,剛剛發生了一級地震。

圖/Shutterstock

身為異鄉之人

身為一個隻身來到印尼打拼的異鄉人,除了越來越能切身體會外派東南亞前輩們的各種經驗分享與心得外(包含心理上的寂寞、工作的適應、人生的中長程規劃等等),也為了能夠適應當地生活,在這裡的每一件「新知」,我都會盡量讓自己用更多一點的正面心態,去理解、去體悟。

當然,只要離開習慣的舒適圈,我們都難免會遇到一些自己實在難以接受或適應的狀況──然而這些負面體悟,與其去硬碰硬地批評譴責或拒絕面對,讓自己難受(大環境的狀況,有誰能在瞬間改變呢?),不如先讓沈澱一下心情,別往自己的負面情緒裡鑽,再來理性、全面地綜合思考自己的應對選擇。

外派、或到異鄉工作,不只是要重新認識地理環境,更要重新學會這個「新社會」的規則:

有時,甚至連最基本的「怎麼在人車交雜的地方過馬路」,都是一個新的學習(註:印尼完整的斑馬線並不多,紅綠燈離開雅加達後更少之又少);又或者是學著「重新認識字」:這裡有不少店家是不懂英文的,如果要靠自己點餐或處理日常生活大小事,就要好好學習當地語言;加上要重新認識朋友室友主管同事,好好跟印尼同事或中國同事共事⋯⋯。

簡單來說,要「重新來過」的事情非常多,當中有些事情,更可能是實際來到異鄉前,從來沒想過會需要重新了解的──但這些,都是要長期到一個新國家、新環境前,該有的準備。

外派,也經常跟「遠距離」、「孤單」劃上等號──遠距離的不只是情人,還有朋友與家人(可能還有寵物)。但情人,大概是許多青年們最難過的一關吧!關於這點,我個人認為倒不是必然,彼此的溝通跟互相理解還是最重要,如果真的愛一個人,應該是會支持對方所做的選擇。

關於「孤單」,則可以視為一個相對的概念。如果生活中可以保持正向思考,並且有一個時間表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回去,我想這些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恐怖,甚至也有人因此更珍惜與情人、家人和朋友們相處的時光。

至今,我相信每一份工作的選擇,都會在人生中產生或大或小的影響──無論外派與否皆然。例如離開學校、開始當受薪一族之後,我也漸漸從學生時期「只想做偉大的設計、要用設計改變社會」等單純且有點不切實際的想法,轉化為如何與資方、客戶、消費者和自己的想法間找到平衡,嘗試去找出一個個大家相對滿意的方案──畢竟,設計師是來解決問題的,而不是提出問題給其他人解決。

這一段時間,更能理解外派前輩們分享的種種甘苦談,也偶爾會想情人、家人、朋友。但以目前來說,我仍年輕、沒有家庭牽掛,加上保有對廣大世界的好奇心,工作專業上也想看得更多以求精進──這些點構成了我選擇繼續正面看待種種不習慣、選擇繼續學習適應異地工作生活的要件。

在異地工作生活,坦白說確實一點也不容易,但我知道,自己還會繼續努力下去。

《關於作者》

林家齊(Chia-Chi Lin),90後台灣設計師,喜歡藉由旅居異地探索當地文化與設計,2018年以教育部公費赴美國受美式產品設計教育洗禮,而後轉戰紐約time square做時尚設計開發,現居東南亞印尼做OEM行李箱內外裝開發設計師。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