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第 76 屆威尼斯影展關鍵字(上):從《小丑》到「家庭電影」

2019 年第 76 屆威尼斯影展關鍵字(上):從《小丑》到「家庭電影」

第 76 屆威尼斯影展將金獅獎頒給了《小丑》(Joker),可以說是今年影壇最轟動的大事件了。從一開始被選入競賽單元,就已經是各方熱烈討論的焦點之一。


《小丑》導演陶德菲利普斯與演員瓦昆菲尼克斯一同領下「金獅獎」。圖/威尼斯雙年展官網

《小丑》:威尼斯為它陷入瘋狂

將《小丑》這部如此主流商業的作品,選在世上最古老的影展做世界首映,其實是一場豪賭。威尼斯影展一直以來在歷史與藝術的地位上都深具價值,當奧柏托巴貝拉(Alberto Barbera)返回擔任影展主席後,更有意讓威尼斯影展成為「藝術」與「商業」間的天秤,指引產業的動向。

在英雄電影大量生產的時代,有些觀眾已經有了倦怠的反應。這時華納影業讓陶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所執導的 DC 漫改電影《小丑》在威尼斯登場,若媒體與觀眾給出負面的評價,很可能會對華納及 DC 造成不小的傷害。

不過陶德菲利普斯與演員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這對組合可沒讓華納或任何人失望。他們合力創造了這部宛如從地獄來的喜劇片。它沒有像《黑暗騎士》那樣燒腦的劇情,卻直接而暴力地將社會底層的不滿一步一步地托出。在瓦昆精湛的演技下,精彩地建構了這個悲慘而乖離人群的經典反派角色。奪得金獅獎後,更一舉成為下半年裡所有影迷最期待、討論最瘋狂的一部作品。不得不拍手讚道真是傑出的一手啊!

一直在 Marvel 背後猛追的 DC,突然之間就甩開競爭對手好幾個街區。改編 Marvel 漫畫的迪士尼頓時備受威脅,它會怎麼接招呢?從《驚奇隊長》到《蜘蛛人:離家日》就有些風聲,這些彷彿套著公式的英雄電影,在《復仇者》系列結束後已經讓部份觀眾沒那麼帶勁了。不過新片《新變種人》倒是傳出好消息,刪去跟《X 戰警》系列的聯繫後,媒體對於這次集中呈現黑暗驚悚氛圍的版本抱持著好評。說不定今年的《小丑》熱潮,能帶動英雄漫改電影進行更多元且創新的嘗試。

瓦昆菲尼克斯飾演小丑。圖/IMDb

波蘭斯基:讓美國媒體不滿的「評審團大獎得主」

《小丑》奪得金獅獎,而羅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的新作《我控訴》(暫譯,法文片名 J’Accuse,英文譯作 An Officer and a Spy)獲得了第二重要的「評審團大獎」,和「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

羅曼波蘭斯基的新作《我控訴》。圖/IMDb

羅曼在性侵未成年少女案件後便逃離美國定居法國,也成了「#MeToo」的關注對象。自被選進競賽片單後,便惹來了許多平權團體與美國媒體的不滿。影展主席巴貝拉覺得罪過不該影響到一位藝術家的偉大,大方接納這位現存大師的創作。就像繪畫大師卡拉瓦喬是位殺人犯,但他在藝術史上的崇高地位並不因此降低。

身為競賽評審團主席,阿根廷女導演露克拉琪雅馬泰爾(Lucrecia Martel)表示,在專業方面,她以公正的態度去欣賞及對待這部作品;但個人方面,她不會為羅曼導演喝采,更不會參加該劇組的晚宴。不過同時她也認為,威尼斯影展或許可以作為開啟對話的適當場合。

本屆競賽單元評審團主席露克拉琪雅馬泰爾。圖/IMDb

就像《漢娜的遺言》第 3 季所想探討的,我們該用什麼態度對待一個罪人呢?能夠留下多少原諒的餘地,又或是一巴掌將他往死裡拍?也許永遠都不會有一個標準答案,但就如露克拉琪雅所說,這個問題是這個世代必須探討的。

性別比例:男女平等的時代何時到來?

競賽單元片單另外一個遭人詬病之處,便是懸殊的男女導演比例。今年 21 部作品中只有 2 部作品由女性導演執導。雖然比起前兩年僅有 1 位女性導演的狀況,的確是有所增加,但比起柏林影展的 7/17 以及坎城影展的 4/21,都顯得有待加強。

不過奧柏托巴貝拉也回應,今年收到的參賽作品僅有 23% 為女性導演所創作,因此在競賽片單上的男女比例狀況,並不是有意為之的。同時在短片以及 VR 的選片上,就有一半甚至更高比例是由女性導演所創作。

奧柏托巴貝拉同時也聲明,他認為選片不應該把性別擺到首位。在評審團性別各半、大家都同意片單的狀況下,對女性工作者的偏見並不存在。

影展主席奧柏托巴貝拉。圖/喵葉 攝影

而露克拉琪雅則認為,或許也該是時候強行把名額拉到 50/50 的比例了。她個人不喜歡這樣的配額方式,但在影業思考路徑還無法大步邁進的情況下,或許這樣才能為女性導演的作品真的打開大門,闢開邁向真正平等的道路。

在女性導演所創造的作品當中,一部來自澳洲的導演香農墨菲(Shannon Murphy)的《乳牙》(Babyteeth,暫譯),從一位重病少女與毒販混混的愛情,探索家庭所付出的愛與痛苦。演員托比華萊士(Toby Wallace)那壞壞又專注的神情,早在 Netflix 上的《新社會》(The Society)就吸了不少粉絲,這次他也因為《乳牙》而獲頒「最佳新進演員獎」。

《乳牙》劇照,伊麗莎斯坎倫(Eliza Scanlen)與托比華萊士。圖/IMDb

家庭:本屆影展的重點主題

探討家庭的各種情感面向,似乎是本屆威尼斯影展的一大重點,從是枝裕和所帶來的開幕片《真相》(La vérité)就可見一斑。這位享譽國際的日本大導演,首次嘗試非日語作品,找來了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飾演女兒 Lumir,Lumir 從小就與那被眾人擁戴的巨星母親關係疏遠。但這位凱撒琳丹尼芙(Catherine Deneuve)所飾演的母親在自己的回憶錄中,卻謊稱自己從前對女兒是多麼地溺愛。使得 Lumir 帶著一家人衝回這巨星老媽的家中,要求還原真相。

《真相》劇照。圖/IMDb

如果《真相》是加拿大鬼才導演札維耶多藍(Xavier Dolan)的作品,那故事可能隨時都會在一個劍拔駑張的氣場之中等待爆發。但當它在是枝裕和手中,則呈現了一種表面的和諧。是枝裕和傳達了那種微妙的心結──Lumir 氣她的母親只在回憶中寵愛自己,並將她對母親的愛封閉在心底。

在《真相》前登場的非競賽片《鵜鶘之血》(Pelikanblut,暫譯),則是告訴你領養一位孩子可能會面臨的噩夢:究竟是自己內心的城牆需要突破,還是真的有惡鬼附身在這個令人抓狂的叛逆兒童身上呢?同樣是領養,智利導演帕布羅拉瑞恩(Pablo Larraín)所帶來的競賽片《厄瑪》(Ema,暫譯),可就沒那麼有母愛了。這位美麗動人且自由奔放的厄瑪,在因兒子縱火燒傷自己親姊妹後便將他拋棄,過著放飛自我與搞砸他人的生活。導演透過舞蹈與色彩展現了厄瑪的不羈,但太過浮誇的戲劇性,總是讓戲院裡的觀眾不小心噗哧一笑。

《鵜鶘之血》劇照。圖/IMDb

《厄瑪》劇照。圖/IMDb

幾乎挑下《星際救援》(Ad Astra)全部戲份的布萊德彼特(Bradley Pitt)看似身負全地球人安危的重要任務,但在這光彩迷幻的宇宙裡,他其實也深陷父子情結之中。而分別在影展的「地平線單元」奪下影帝影后的山米布亞拉(Sami Bouajila)及瑪爾塔涅托(Marta Nieto),也都為自己的孩子陷入不同的困境之中。

《星際救援》劇照。圖/IMDb

山米布亞拉在《那個人—兒子》(Bik Eneich — Un Fils,暫譯)中飾演一位父親,在兒子意外中彈後才赫然發現,原來自己的孩子並非他親生的。雖然一心想救自己的孩子,卻又無法接受妻子的這份「背叛」,他在心底徘徊,究竟是否該不擇手段救治兒子呢?

山米布亞拉在《那個人—兒子》。圖/IMDb

《那個人—兒子》呈現的是意外進行式裡,一位父親被焦慮與道德撕扯;而瑪爾塔涅托所主演的《母親》(Madre,暫譯)則是意外過去後,一位母親依然走不出傷痛的內心監牢。自從兒子在法國海濱失蹤後,她便獨自一人從西班牙搬來這海濱生活,日以繼夜在沙灘上徘徊,被人稱為「瘋子」。直到 10 年後的某天,她遇到了一位令她聯想到自己兒子的少年,這份被監押已久的情感瞬間釋放。在兩人之間的那份情感是什麼?女子藉眼神投射的或許是母愛的關懷,但少年眼中閃爍的卻是對於成熟女性的仰慕與性趣。

瑪爾塔涅托在《母親》。圖/IMDb

從行天宮到外太空,親情的影響總是能像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星際效應》(Interstellar)一樣,跨越空間與時間而存在。在眾多難分難解的家庭課題裡,哪一個才是屬於你的故事呢?是像《真相》表面的憤怒中帶著輕柔、甜膩與愛,或是像《星際救援》跑不出父母輩的陰影,又或是像接下來要說的《婚姻故事》一樣剪不斷理還亂?

(下集待續)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IMDb、喵葉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