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族裔、不同的美國夢,同樣地努力打拚:矽谷租房到買房歷險 (一)

不同的族裔、不同的美國夢,同樣地努力打拚:矽谷租房到買房歷險 (一)

撰文:Edison Chen/讀者投書

那一年,在東岸冰天雪地的賓州,鏟掉車頂厚厚的積雪,整台車裝載的就是我全部的家當:2 個登機行李箱,一床用洗衣籃裝的棉被,和感恩節特價搶到的躺椅。隻身一人開車穿越到幾千英哩外的加州,雖然路途遙遠,心中卻對 Golden State 充滿了期待,想像風光明媚的椰子樹海灘,和電影裡陽光灑在濃霧剛散去的金門大橋。

矽谷除了充滿陽光不會下雪,再來就是亞裔移民跟餐廳非常多,所以你完全不用擔心食物的問題,在親戚家暫住的期間,我每天狂吃台灣美食跟珍奶。想一輩子待在這的幻夢,卻在開始找租房後立刻涼了半截。

矽谷高房價高租金的震撼

美國房型主要有三種:condo,townhouse,single family house(SFH)。condo 類似公寓大樓,有些是管理公司集體管理,有些是房東分開招租;townhouse 則像連排透天,通常會跟鄰居分享牆壁。Condo 跟 townhouse 都會有 HOA(homeowner association,公寓大廈管理委員會)管理整個社區,必須要繳社區管理費。至於 single family house 就是獨立一戶的透天厝,會有自己的院子,可以讓小朋友或寵物在後院玩耍。

以矽谷的南灣為例,想找獨立一戶的 condo,月租起碼 2,000 美金以上,還不包含水電網路;如果要地點好或大樓新,一個月花掉 2,500 甚至 3,000 都有可能。因此,即使在擁有許多高收入軟體工程師的矽谷,幾個同學朋友,在有家庭之前,大家一起合租 townhouse 或 SFH 是家常便飯。這邊給個比較標準:在東岸鄉下唸書的時候,只要 700 美金就可以租到很不錯的公寓套房了。

在不想繳租金幫房東付房貸的考量下,我跟兩個朋友在地理位置離稍遠的 Campbell 找了間兩房兩衛的公寓──你問多的一個人住哪?當然是客廳啊!這樣每個人的房租可以壓到約 1,000 美金。我們還去 IKEA 買了屏風加工,讓家裡看起來真的像三間房,常有種回到大學宿舍的既視感:一群同學擠在合租的公寓內,在窄窄的餐廳裡吃晚餐看台灣新聞配飯。

於擁擠跟塞車中求生存

然而,等待我們的挑戰還不只有房價。第一天準備上班的時候,打開 Google Map 一看差點暈倒,道路上整排密密麻麻的紅線,還有車禍跟施工標記,原本 15 分鐘的車程瞬間拉昇到 40 分鐘。但我居然不是唯一一個遲到新人訓練的,人資對於我們這些不知矽谷交通恐怖的菜鳥也習以為常,只是淡定地微笑說:Welcome to Bay Area!

幾個月以後我漸漸認識周圍的鄰居,也是讓我開了眼界。美國很多老式公寓都是木板隔間,隔音效果非常差,我的房間又剛好緊鄰左邊的客廳,週末早上常會被星際大戰的音樂驚醒。有天實在受不了,去敲門請鄰居電視關小聲一點,來應門的是個很客氣的印度移民,我瞥見客廳裡擠著 5 個人圍坐吃早餐,父母、老婆和 2 個小孩。之後閒聊才知道他也在科技公司上班,爸媽現在只能用觀光簽來暫住,希望有朝一日把他們都接來美國。

圖/Edison Chen 提供

各種移民與不同的美國夢,都為下一代在努力

整個公寓就彷彿是美國社會的縮影,每一戶都代表了不同的家庭,也許每個人對美國夢的解釋不盡相同,但大家都為了自己跟家人的未來不斷努力。

為了下一代的教育,高科技移民的第一代,紛紛想盡辦法讓孩子擠進高分的公立學區,造成這些區域的房價飆漲。擁有滿分學區的同儕競爭只是第一步,為了錄取美國頂尖名校,孩子們報名才藝班、營隊、補習班,為的就是在大學申請文件上,有多采多姿的經歷。

在矽谷工作後,接觸到許多不同族裔的人群,在看似晴朗愜意的天空下,頂著生活的高壓前進。這裡是資本主義的極致體現──昂貴的醫療保險、物美卻不價廉的餐館小吃、政府動輒 40% 的收入稅金,以及令人瞠目結舌的房價,造就了矽谷極端的貧富差距。

日積月累,滴水穿石,在灣區有個安身立命之所

於是,我開始去探討,我的美國夢是什麼?許多移民前輩當年比我們更加艱苦,他們是如何走過來的?

2 年後,在不靠家族支援下,我在灣區拿下了人生第一棟 SFH,擁有了自己的家;一部份是運氣,另一部份是學習跟思考,最重要的是努力。以前我毫無金錢觀,對節稅股票選擇權一竅不通,卻在假日觀察起密密麻麻的股價線圖、研讀起厚厚的稅法條文,甚至為了節省 20 美金殺去超市買特價商品,或搜尋半小時只為一張 coupon discount(折價券)。我深刻體悟,妄想一夕致富是非常困難的,風險跟收益是成對的雙面刃;必須有一個長期的財務目標,透過嚴謹的規劃跟確實的行動,日積月累,滴水穿石,循序漸進一步步完成。

這裡可能有人提出異議:汲汲營營的生活有什麼意義?回到上一節所說的,人們對夢想的定義不一樣,我認為每個人的人生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所謂的對錯,單純想法與體驗不同罷了。在我的觀念裡,犧牲部份娛樂時間,研究投資理財,買下房屋後可以將月租 2,000 美金的金流轉為房貸的一部分,是個非常划算的選擇。

如果有下一篇的話,來聊聊矽谷買自住房的經歷雜談,在這個過程中,我也體會到另一件人生課題:溝通和妥協。

《關於作者》

Edison Chen/讀者投書

矽谷野孩子 Edison,出生在台灣鄉下小鎮,大學也非頂尖名門,營隊社團玩到必修差點被當光,
畢業那年終於徹底醒悟開始努力,誤打誤撞進入美國卡內基梅隆(CMU)計算機研究所,
現職為矽谷 S&P500 科技公司的軟體開發經理,曾擔任新創的資深軟體工程師和傳產的軟體顧問,
剛邁入而立之年有時卻像個歐吉桑,喜歡以實事求是的心態觀察世界的現實面,

這裡是筆者 Edison 在矽谷奮鬥的經驗雜談。
部落格:https://wildkidsedison.blog

Photo Credit:Edison Chen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