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東德最危險的一條街」租屋,一窺萊比錫次文化

我在「東德最危險的一條街」租屋,一窺萊比錫次文化

撰文:陳萱/讀者投書

19 歲,那時我與歐洲初識,帶著滿滿的期待和熱血到德國萊比錫展開 1 年的交換生生活。大部分的台灣交換生選擇申請學生宿舍,熱心的學長姊指導學弟妹德國學生簽證的申請、宿舍申請等等。不知道是太緊張還是太興奮,粗心的我竟然在最後宿舍申請時忘記最後一道手續。當時,離出發前往萊比錫只剩 1 個月時,其他的交換生已在萊比錫大學的宿舍有了房間,我,還沒有住所。「妳真不是普通的雷⋯⋯」 同行的台灣交換生笑。「哇,那妳就自己想辦法囉!」爸爸媽媽似乎看著好戲,認為這是一個必須自行面對的挑戰。

德國大學生的合租風氣十分盛行。我在五專時期學了幾年的德文,對於德國文化、德文,有著一定程度的認識。我想,去交換生的最終目標除了學習外語,更是深入當地生活,那怎麼不試試像當地學生一樣找房子?就這樣,我的粗心奇妙地促成了到德國找房的奇妙緣分。

圖/陳萱 提供

看房初體驗:適應典型德國公寓

那時先在台灣透過德國租屋平台(wg-gesucht.de)看到了一間中意的合租公寓:房間不大,離市區不遠,有可以烤蛋糕的大大大廚房,房租合理。我先在台灣與房東 Elbert 聯絡,用德文寫了一封信給他,並且互相加了 WhatsApp。

抵達萊比錫第 3 天便前往看房。見了面後,一切順利,室友親切,且房間和共用空間如預期。但當我滿心期待地問他我想要租這間,什麼時候可以簽約時,他卻困惑地說:「不不不不!我還不夠認識妳呢!在德國,我們要租給妳之前,我們可能會面試 20 個看房者,但都不喜歡的話,我繼續面試也是很正常的。」天啊,這也太丟臉了。原來不是先搶先贏,先付押金就租屋。

之後 Elbert 問了我很多有關生活習慣的問題,花了半小時告訴我怎麼用洗碗機,怎麼放碗可以很乾淨。另外一個半小時告訴我怎麼用洗衣機,哪些質料要一起洗,哪些顏色要一起放⋯⋯。雖然早有耳聞德國人是比較一板一眼、按照規矩來的民族,但真實一睹十幾個按照顏色疊放的盤子,保鮮盒、保鮮盒蓋整齊地分開堆疊的風采⋯⋯哇,歡迎來到德國。

圖/陳萱 提供

幸運地,我在之後的一個小時取得他的信任,他說,好吧!我覺得我與妳挺有緣份的,搞不好我們會變朋友,妳如果有帶現金妳付了押金就搬進來吧,要搬走提早一個月跟我說就行了。然後,這就是我在德國的第一個房子。3 個已在工作的德國人,與我同歲的英國女孩和德國男孩,和我。一切都很新鮮,德國室友親切地告訴我如何回收、用洗衣機等等。晚餐時間時,他們總是自己準備自己的晚餐,這種「距離感」讓我感覺我們的緣分好像只限於「一起住」的關係。在這個一切按照規矩來、一塵不染、前一天忘記洗碗便有人貼心地在群組叮嚀廚房不是很整潔的公寓裡,我漸漸考慮離開這「典型」的公寓。

看房第二回:一窺萊比錫次文化

漸漸地我開始考慮搬家,但在租屋網寫了好幾封信卻幾乎沒什麼好消息,或是覺得面試時與室友不怎麼投緣。某日,我在一個音樂活動認識了一位西班牙友人,隨口提及目前正在尋找合租公寓。

「嘿!那麼巧呀,我其中一個室友正要搬走呢,妳要不要來面試呢?」

圖/陳萱 提供

他們住在萊比錫赫赫有名的 Eisenbahnstrasse,曾被譽為東德最危險的一條街,有著許多移民,與乾淨整齊的市中心街道有著極度的反差,許多交換生在那有過極差的回憶。

第一次見到未來室友德國女孩 Karina,粉紅色短髮,過大的復古襯衫。地上排著整齊的空啤酒罐,廚房還有沒洗的鍋子、自己拼接的桌子。然而破舊、凌亂的 Eisenbahnstrasse,卻有它獨樹一格、充滿活力的殘破頹廢迷人氣息,不但有著強烈的獨特色彩,更有數不盡的文化活動和琳琅滿目的街頭藝術。

面試後一星期,他們便邀我入住,果然,初次見面便有認識已久的感覺。我在萊比錫的另一學期便在這可愛的公寓度過。萊比錫的夜晚大致是寂靜的,但在這條街不是。夜晚有許多年輕人坐在小公園喝啤酒聊天、彈吉他。這裡的夜晚充滿了活力,十分迷人。經常,我與室友騎腳踏車在這區域閒晃,去同條街的友人家串門子。經常回想起許多人對於我住那條街的反應,不是嚇一跳,就是投以同情的眼光(因為房價較低)。我會說,那是讓我覺得自己最像當地學生、深入當地生活的幾個月吧。

異國租屋體驗:給即將正式獨立的你/妳

在異鄉,才能跨出原有的舒適圈,與自己對話,真正地獨力面對生活帶來的各種挑戰。經常,我想著萊比錫,記憶總帶我回到德國生活的各種片段:英國室友泡給我的茶,窗外下起的雪,與德國室友分食的晚餐,沿著街燈、騎著腳踏車漫遊的夜。那些在德國發生的各種大小事:手機遺失、在寒冷的夜晚迷路(並沒有熟悉的便利商店!),或是差點考不過的期末考⋯⋯當下可能令我恐慌,但是,再次回頭看,那些煩惱早已是過眼雲煙,被轉化成在成長的路上,使我更有勇氣的風景。

圖/陳萱 提供

《關於作者》

陳萱/讀者投書

陳萱,22 歲,嘉義人。像大部分即將畢業的大學生一樣,經常懷疑自己的存在價值,對於即將正式脫離學生身分的處境感到十分徬徨。在 16 歲開始學習德語後,一直與歐洲有種說不清,曖昧不明的關係。喜歡在陽台抽捲菸,在公園曬太陽,和室友在週末時喝一杯早晨的咖啡和吃一份充滿能量的早午餐。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