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租屋,就像參加一場「集體面試」般困難

在巴黎租屋,就像參加一場「集體面試」般困難

撰文:Sara/讀者投書

在巴黎,對於外國人來說,「租房子」絕對是前三名最頭痛的事情。巴黎是房東的市場,租客只有被挑的份,更何況是沒有「保證人」又有語言隔閡的外國人。要租到一個好房子,除了努力,還要有運氣。

找房就像在找工作

我剛到巴黎時,找房子就像是在找工作,每天不停地盯著網站上的房屋廣告,打了很多的電話,但能看房的機會仍然少之又少。我曾經在電話裡,話都還沒說完,房東就回我:「我今天就有 30 幾個人打過來了,已經排好 5 個人看房了,沒租出去再跟您聯絡,不好意思。」或是:「您沒有擔保的人在法國嗎?那您如果沒有付房租,我怎麼辦呢?」

有次好不容易過了房東這關,拿到參觀房子的通行券,一到現場,才發現有 10 幾個在找房子的人,將要一起看房,根本像在集體面試!讓大家備感壓力,也怕房子一下就被租走。記得我曾經看過一間老舊的房子,一出大門,和下一位來參觀的一個男生擦肩而過。在回程路上我猶豫不決,於是向房東說我會明天回覆她時,房東就說:「抱歉,下一位參觀的人已經當場付了押金,也簽了租約了。」在巴黎,看到喜歡的物件,下手要非常快。

圖/Shutterstock

終於租到的房子

後來我終於租到一間不需保證人的房子,14 平方公尺,在左岸一個治安不錯的區。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飢不擇食、狗急跳牆,才會匆匆租下這間。

那一棟大樓是 1960 年建的,樓層大廳和電梯都很氣派,但一上樓,就會發現每一層都分成兩大邊,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一邊是大戶人家,通常是老人家、房東,至少都有 70 平方公尺。曾經有對老夫妻鄰居請我去他們家喝杯茶,裡面裝潢美麗,2 間大房間,就像是電影裡看到的經典法式公寓。

我住的房子則是在整層的另一邊,隔著一道厚重的門,進去後是另一個世界──一個比較可憐的世界。都是租客,而且很小間,大約 10 到 15 平方公尺,甚至還有情侶一起住。有公共浴室和廁所。走廊常瀰漫著各種國家煮飯的味道,北非的小米、印度的咖哩、法國年輕人煎的牛排等等,或許分開聞很香,但混合起來,就是一種怪味。

對於這個房子我仍歷歷在目:狹小的空間,家具簡陋,其中有一張凹陷的單人床、摺疊桌,還有老舊的地毯。房裡沒有排油煙機,房裡的浴室也沒有窗戶,所以常常需要開落地窗。床就在會漏風的落地窗旁邊,冬天寒風會灌進來,半夜被冷醒是常有的事。隔音奇差無比,隔壁的鄰居的對話,我聽得到一半。只要半夜 11 點還放很大聲的音樂,我就會捶一下牆壁,他就會關小聲一點。我的房間是裡面有廁所的,但是我經過那個外面沒有通風口又漆黑的走廊時,仍然都要憋氣,我實在無法忍受各種食物混在一起,加上公共廁所飄出來的綜合味道。

有一次我假期回來發現房間有個臭味,到處找尋後才發現地毯下是濕的,才聽說是公共廁所漏了水,將洗澡的水流到各個房間去,我的房間地毯因此遭殃。後來味道一直無法散去,房間濕氣很重,我才決定搬了家,又開始尋屋之旅。後來的我,比較知道怎麼去看房子,也學了毛遂自薦的方法,都租到了很不錯的房子。

雖然法國房東的房子比較難租到,但是,一般來說他們的裝潢是比較好看的。雖然華人的房子通常不需要保證人,但是普遍條件較差,我曾經參觀過幾間華人房東的房子,讓我非常吃驚,心裡想:「這樣也能住得下去嗎?」房間一進去就有一個霉味,浴室的黑色水垢到處都是,廚房一角的牆壁髒亂,床已經塌陷,家具老舊不堪。不過華人房東知道在這邊的亞洲人沒有保證人很難租房,要求不高,所以不會認真維護房子,房租也不划算。也因此很多留學生都儘量去找法國人的房子。

許多比較便宜的房子是閣樓房(或稱傭人房):9 到 11 平方公尺;床常是沙發床,床和地毯萬年不換;廁所是走廊上的公共廁所,或是一個洗澡的隔間在房子裡面;煮飯只有一個電子爐;有些位在 7 樓而沒有電梯。就算是這樣的房子,還是需要差不多台幣 2 萬多元的房租。

房東「請神容易送神難」

在巴黎找房的人太多,房東不怕找不到租客,只怕找到讓他頭疼的租客,於是,房東非常地苛求。因為法國政府有一個「冬季暫停驅逐租客」的規定──為了要保護租客在寒冷的冬天免於被房東趕出,規定每年 11 月到隔年的 3 月,就算租客交不出房租,房東也不能趕走租客──所以很多房東會怕遇到付不出房租又賴著不走的租客,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此外,房東如果想要解除租約需提出正當的理由,並提前 3 個月通知房客。

所以,房東幾乎都要求一位法國保證人,而且保證人的收入通常被要求是房租的 3 倍。這對於外國人來說,實在太困難了。就算要銀行擔保,也要凍結 1 年的房租,還要付銀行的手續費。現在雖然有新創公司看準這個市場,提出「公司擔保」的服務,傳統的法國人還是很少願意買單。

押金不要多付,小心惡房東

有些房東吃定外國人不好找房子,於是要求租客支付超過法律規定的押金(一般帶家具的房子,押金規定是 2 個月房租),這種房子絕對不能租!我認識的一個人就曾經遇到惡房東,在最後退房時,押金拿不回來,主要原因是房東要整修房子,將押金拿去付整修費用。過了兩個月,我們在網站上看到同個惡房東又刊登廣告,租金漲了 200 歐!所以不論房東一開始多麼和藹可親,在退房時,仍有可能出現一張可怕的嘴臉,想盡辦法扣押金。

另一方面,退房時,租客一定要好好打掃乾淨,很多亞洲租客在退房時,像是在飯店退房一般,沒有好好清掃,而被扣押金。所以,一定要想盡辦法將房子恢復到進來時的狀態。我認識的法國朋友在退房時,都是花一整天去打掃的,在浴室努力刷除任何一點的水垢。

圖/Shutterstock

巴黎居大不易,很多人仍努力擠進巴黎

巴黎有差不多百分之 60 的房子是出租的,很多都是年輕人在付錢給老年人過退休生活,或是幫別人還房貸,租金占了一般人生活開銷的一半以上。巴黎居大不易,為什麼仍然這麼多人願意擠進去住呢?或許很多人是被海明威的那段「如果你年輕時有幸住過巴黎⋯⋯,巴黎是一場流動的盛宴」所感動。或許很多人夢想著在巴黎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窩,只要能多看一眼巴黎的美景、多吸一口巴黎的空氣,這一切找房的辛苦,及每個月高額的房租,都是可以忍受的。用盡全力擠進巴黎,就是為了能在巴黎過上一段難忘的日子。每個租巴黎房子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這些酸甜苦辣的租房經驗,都成為日後心中深刻的回憶。

《關於作者》

Sara/讀者投書

法國 Audencia 商學院畢業,在巴黎居家創業。之前在法國科技業做歐洲區業務經理,因嚮往自由,決定離開舒適圈,在家工作。喜歡分享在法國的所見所聞、文化差異、創業上的學習。

粉絲專頁:巴黎莎拉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