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房就像人生,那些錯過的不過是緣分未到──洛杉磯找房記

找房就像人生,那些錯過的不過是緣分未到──洛杉磯找房記

撰文:蔓/讀者投書

從小就一直渴望著能夠到異地求學,對於陌生國度的讀書氣氛甚是嚮往。高中畢業後沒有如期完成夢想,10 年後,在一個他人眼裡看似要安定下來的年紀,我選擇了出走,到陽光明媚的美國西岸──洛杉磯。

在搬來的前一年裡,我來了兩次洛杉磯,兩次都讓我驚豔不已,一是這裡自由開放的氛圍,二是每天耀眼無比的藍天。少了高樓大廈的擁擠,更多的是棕櫚樹並排的康莊大道。第二次我就下定決心,要搬來這裡。

說到搬家,我倒是也有一些經驗,自從 23 歲搬出家裡,就一直習慣一個人居住,搬家經驗算是豐富。但搬來美國又不一樣了,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明白!在準備好求學文件、等待出國之際,我開始每天瘋狂爬文找資訊。

第一次找房

在這裡租屋的方式與台灣有一些相似:我起先是先下載了一個租屋 app 叫做 Zillow,上面屋主、房仲的資訊透明化、一目瞭然。在我就讀學校附近是偏西部的洛杉磯,這裡和各大精華地段都相當地接近,租金相對來講比其他地方來得高,所以很快地,我找到了其他方法尋找住處。

投入未知總是既緊張又有趣的,我加了幾個當地租屋的臉書社團,每天睡醒就是不斷地刷新,那樣的興奮之情,幻想著自己在新房子擺設屬於自己的東西,總是讓我悸動不已。直到有一天早晨,睡眼惺忪的我看見一個房間釋出,乾淨整齊,距離我的學校也十分接近,我隨即起身,寫訊息給租屋的人。緣分就是這麼巧妙,釋出房間的是一位台灣人,更是我的學姊。在還沒有看過屋子本身的情況下,我隨即決定就是這間了,我當時想,如果緣份帶領我看到這間房間,那這間房間就是屬於我的了。

在洛杉磯,由於租金不低,時常可以看到一間家庭式的公寓分做三間房間出租給三個不同的房客,甚至在很多地方還能看到連客廳也能出租,或者是一間房間住著兩個房客等等的情況都所在多有。

很幸運地,我遇到很好的兩位室友,非但不吝於不斷予以協助,更是允許我能養狗。在這間溫馨的公寓裡面,我待了半個年頭,直到某一天,我的室友告訴我,由於弟弟要上大學了即將入住宿舍,也就無須再租這間公寓。這個消息來得臨時,旋即又開啟我另一場找屋之旅。

經過了半年和室友的相處,感念他們的幫助,但另一方面也更確定了,自己還是喜歡擁有一個人的空間;所以我下定決心要自己租房子,而不是與人分租。

搬入第一天。圖/蔓 提供

第二次找房

但這一次找房子跟以往截然不同了:之前分租相當容易,只要跟原本的房客定好協議、簽訂合約就好,但現在我要自己找房子,比那還繁雜上數十倍。在我一頭霧水的情況下,我的好朋友跳了出來,讓情形獲得了緩解,他是 LA 當地的 agent,也就是屋主會雇用的「房產經紀」。

在我這個地區的房子,大多數都是屋主交由房仲業者管理,等於百分之 99 的時間都是直接與房仲對話,鮮少會與屋主有太多的聯繫。所以大半時間都是由我的好友──我們簡稱他為 J──來幫我做溝通。

我開始每天自己刷著 Zillow,看到不錯的資訊就丟給 J,J 也會時不時丟出不錯的物件給我。我們一個禮拜大概會見上一到兩次面,每一次會看 2 到 3 間房子。在這裡和台灣截然不同的是,管理房屋的業者會先把鑰匙放在大門的 lockbox 中,給了我們密碼之後,我們可以自由地進屋觀看,並不會有房東、業者在現場;還有另一個形式叫做 open house,業者會挑一個時段,多半是週末的 2、3 個小時,在這期間內可以自由地進出。Open House 比較常發生於欲出售的房子,出租的情形比較少。

房子的樣貌千百種,由於我想要一個人居住,我鎖定低樓層、有密碼鎖的公寓,而不是獨棟的房子。有些房子在照片上看起來豔麗無比,到現場才發現其實是斷壁殘垣;有些則是不大起眼,一到現場才發現是隱藏的珍寶。在看了 3 個禮拜之後,我也對於在這裡租房有些瞭解了。

例如,洗衣機是當地租屋條件中的一環,僅次於租金、佔地、車位。這裡許多公寓裡是沒有附洗衣機的,必須要到共用的空間,在一個樓層裡住戶們可以共同使用;有些是連這個也沒有提供,必須到外面自動洗衣店去清洗。有附洗衣、烘衣空間的比例,在我當初的預算內算是非常少。

找了三個禮拜,在心灰意冷之際,被我們「碰」到一間完美、符合我需求的公寓。它位於二樓、採光好就先不說了,整體的格局工整,讓人心曠神怡。我當下立刻就決定要這間了,但是,並沒有想像中這麼簡單。

搬入一個月後。圖/蔓 提供

首先,J 與對方房仲要了申請書(application),上面大概要寫上自己的所有資料,並且會需要你的薪資、銀行證明(證明你繳得出房租),有些房子還會要求你的月收入必須是租金的 3 倍到 4 倍,每一間房子的要求都不盡相同。由於我在這裡還是學生,我請我的姐夫當我的 co-signer,也就是共同簽署人,所有的資料由他給予,而我則是住客。

在與 J 一來一往的過程,大概花了 2 天,他告訴我,房東知道我是學生還滿放心的,知道我能夠好好對待房子。我當下想著,應該沒什麼問題,這間就是我的了,我信心滿滿地遞出申請書,就把這件事拋諸腦後。

兩天後,平時喜歡傳遞簡訊的 J 異常地打電話給我,我就知道事有蹊蹺,接起電話,他告訴我,房子被租走了!由於這裡租房子奉行一個規則:先到先贏(first come first serve),我不是第一個交出申請書的人,所以房東選擇了他人,不是我。

我當下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想著,好吧,或許這間房屋真的不適合我,沒有緣。

沒錯,我一直都相信租屋是靠緣分,與感情一樣,急不得。J 很盡責地又帶我去看了 2 間公寓,對於第一間,我印象太過深刻了。我們一到現場,發現門是半開的;我們狐疑地打開門,看見有人在裡面敲敲打打,他看著我們,手揮了揮示意;我們進到了房屋裡,這才知道,這間房子還在重新整修中!

我小心翼翼地繞過施工的材料,走到了陽台,我從陽台往內看:格局四方,陽光恣意地灑落在客廳各個角落,甚至還有內附洗衣烘衣機!再向外看,是綿延的草皮,還有那最讓我嚮往的無邊無界的藍天。我看到的,盡是我家的狗狗在草皮上奔跑的興奮神情,我當時心想,就是它了。

這次,我學乖了,租屋之事刻不容緩,我回到 J 的車上立刻拿出筆電,填寫申請書並且遞交。我開始每天想像著自己在屋裡做早餐、洗衣服、躺在沙發上看書,信心十足地知道自己與這間房屋的緣分必定很深。

現在,我正在這間完美的房屋內,打著這篇文章,跟大家分享著異地租屋的酸甜苦辣。即使過程一波三折,但就像人生一樣,那些失去的,不過是緣分不到,不必嘆息,因為有更好的正等著你。

《關於作者》

蔓/讀者投書

不務正業的內衣品牌的老闆娘,即將奔 3,最常出現的地點是健身房與家裡,喜歡運動更喜歡看書,喜歡寫文字更愛好分享,總有說不盡的故事與心得,目前定居於 LA 任性地享受自己做的每一個決定。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蔓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