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挑選老師、沒有統一課綱──傳統台灣女孩看德國體制外學校的「客製化教育」

自由挑選老師、沒有統一課綱──傳統台灣女孩看德國體制外學校的「客製化教育」

台北與柏林,同為首都,卻給人截然不同的感覺。我身處柏林十字山區(Kreuzberg),是個兼具多元文化、清幽寧靜卻同時繁榮狂野的自由城鎮。

柏林的多元,在於每個人都可以作獨立又特別的自己:男生穿迷你牛仔短褲、女生剃男生頭都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同性戀可以在任何地方自由表現他們的性向,不同的民族在街上用語言替柏林增添豐富的層次,而這些都源於深植人心的尊重與包容。

柏林的清幽,源於發自人們內心的、對於生活品質的堅持。或許是宜人的夏日氣候所催化,也或許跟日耳曼民族的性格有關,柏林人不疾不徐的生活步調讓繁榮的市區或廣場仍保留一種清閒的氛圍。

柏林的自由狂野,表現在尋常的街巷角落;真正流露出城市氣息的,往往是最不起眼卻處處可見的牆壁與道路。我們家大門就是一例:傳統歐式建築住宅在狂野噴漆的裝飾下卻不顯得突兀礙眼,相反地,它體現出一種奔放的自由意識。有部分道路仍保留古代方形石塊,而當夜店坐落於這些傳統街道時,在我看來卻毫無違和感,甚至特別美麗。

隔著歐洲與亞洲的,不只是那一座座的高山或海洋,更多的是歷史地理人文所帶來的,在觀念、文化與習慣上的差異,從教育制度到民族特質。在許多令我驚訝的文化差異中,以學校制度與教學風格最令我印象深刻。歐洲人尊重學生想法,鼓勵學生思考,我認為這是歐洲與亞洲文化最大的相異點。

華德福學校的「客製化教育」

在我當交換學生的十字山區華德福學校(Freie Waldorfschule Kreuzberg),高年級同學有許多課程的首堂課,是老師對學生說明他們對於這門課的想法與初步的課程規劃,學生可以提出修正方向的建議或自由表達對於課程的意見;因為這些想法映照出的是對於學習的渴望,所以老師是尊重與樂見的。甚至有許多門課是老師上台說明,學生則可以自由挑選老師與學習領域。

若從校規看,也可見大人們是將青少年視為獨立個體的:下課時間可以到校外買東西、閒逛或是欣賞風景;就連上課時位子都不是固定的,班上的桌椅節節變動,依據不同老師的課程進行方式,時而分組討論,時而排成馬蹄形方便分享想法。

「華德福式」的教育在社會語文與自然方面都有顯著的特色。首先,歷史與社會課的主題是「中國與台灣的關係」,為期兩週。老師讓同學自由分成兩組,進行「兩岸是否合併」的辯論活動,藉由討論與辯論,學習用不同角度看待這個議題。在華德福的教育制度中,少了統一的課綱,老師擁有更多的自由因材施教,依據學生的反應彈性規劃課程。

英文課的進行方式也是讓我大開眼界:首先,我們分組寫下有關「美國夢」的單詞,下堂課一起讀一篇美國高中生對於自己國家的詮釋。不分析文法或講解單字,老師教學生找出作者的寫作習慣與觀點,發現人們是如何用文字激勵人心、甚至蒙蔽或誤導讀者。

最後是被認為較不易「翻轉教育」的自然領域。第一堂課,老師剛說明完整年的課程內容後,就發學習單讓大家自己做,同學們開始討論學習單的文章並試著回答問題,老師則是穿梭於討論桌之間解答同學們的困惑。至此仍與之前的上課經驗並無差異。令我驚訝的是,隔壁的小教室內,有另外一個老師在重複上次課程內容給需要的同學;所謂「需要」完全是依據自我判斷,如果任何學生想要學習或複習,都可以去這個「特別班」上課,不僅沒人逼你也不會有人瞧不起你,隨時可以加入、可以退出。即使在一個才 20 人左右的小班,都可以獨立出一個約莫 4 個人的複習班。

圖/Shutterstock

對「客製化教育」的省思

整體來說,德國華德福學校的教育很「客製化」,不強調記憶性知識,並且尊重多元。但沒有一個教育體制是完美的,華德福的教育從反面來看也有很多不容忽略的問題。

主題式的學習、沒有既定課綱,導致學習並不連貫,是為缺點之一。以歷史課為例,在和同學聊天時,多數人表示對於歷史脈絡其實並不了解;單單認識事件發生的原因和後續的影響,不足以構成學生們腦中對於一個民族或一種文化的認識。我們對中國和台灣地位進行辯論和討論時,雖然老師從很多角度切入說明,然而學生畢竟沒有接觸過完整的中國史或台灣史。

簡而言之,這樣的教法讓學生會思考、會找資料佐證,但基礎知識不完整時,不免陷入過多的猜測和空洞的論點。再加上學習時討論的成份居多,老師無法預測學生學習的速度與有興趣的方向,進度和範圍都難以掌控,而且上課時數並不長,要設計出完整課程概念的難度就更高了。

相較於亞洲國家,歐美基礎教育的授課時數實在小兒科。下午 2、3 點就放學縱然令人羨慕,但也是有缺點的;很多學生並不是拿課餘時間去培養興趣或生涯探索,而是和朋友出去鬼混喝酒抽菸。我問了幾個朋友對於未來的想法,而多數的回答都是不想直接升大學,想要先去旅遊或放個假,但是對未來幾年也沒有想法沒有抱負,這點讓我頗為吃驚。所以我認為,探索自己的興趣主要還是仰賴個人意願,課表被塞得滿滿的學生不一定就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擁有這麼多空閒時間的德國人也對未來毫無頭緒啊!

希望這些在學習和交際上帶給我的啟發能持續下去,讓我不停留在「崇洋媚外」的階段,更進一步開發自己學習的方法,畢竟沒有一套方法是完美的、適合每個人的,每種學習方式都有好有壞。

執行編輯:邱佑寧、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t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