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並不容易,即使不是名列前茅也值得掌聲與祝福:加拿大畢業典禮教會我的事

學習並不容易,即使不是名列前茅也值得掌聲與祝福:加拿大畢業典禮教會我的事

「所以妳明天的畢業典禮到底要穿什麼?」 關於這個問題,丈夫已經鍥而不捨地追問了我一個星期了。「我不是說了白襯衫黑長褲了嗎?有什麼好想的?」 當年在台灣的大學畢業典禮上我就是這麼穿著去參加畢典的,我還清楚記得當時同學間討論著一定要穿有領子的白襯衫,把領子翻到學士袍外才好看。從小在加拿大受教育成長的丈夫終於忍無可忍,上網搜尋了一堆加國學生穿著學士袍的照片遞給我,不停地拜託我快去翻出漂亮的洋裝與跟鞋,別穿得像小學生一樣登台。

事實上,我在半年前就已完成加拿大的學位課程了,當時收到學校的電子郵件詢問是否要參加隔年 6 月份舉辦的一年一度畢業典禮,沿襲在台灣的大學畢業經驗,我認定這是一個十分無聊的活動,反正我沒獎可領,也不需上台致詞,只是去幫別人拍拍手罷了。然而一經詢問,同學們皆表示要參加,於是抱著可以最後一次跟同學們相聚的想法,我也報名參加了。

如今典禮在即,才驚覺同學們都十分期待,外籍同學的家長們從各國趕來;有家庭的同學們一個個攜家帶眷,公婆、孩子們全員出席;我們家則是老公比畢業生本人還興奮,跟公司請了一天假之外,還呼朋引伴來參加。沒錯,要請假,因為我們的畢業典禮是分學院舉辦,每天上下午各一場次,包含週末共為期一週,我學院的典禮恰巧在需上班的週二上午,卻依舊有大批的親友到場,著實讓我備感震撼。

原來最不在乎的只有我一人? 在台灣的父母本來也打算前來參加,我卻擔心過於無聊,並且沒有得到什麼獎項,覺得無法讓他們感到驕傲而婉拒。就在我發現這個畢業典禮的重要程度可能遠超於我的過往經驗,而懊悔沒邀父母參加時,學校又貼心地通知,將會在學校網站上同步轉播畢業典禮實況,讓無法到場的親友們也能身歷其境。這讓遠在台灣的家人們無比興奮。

這場畢業典禮,肯定了每一位學生的努力

典禮當天,我依丈夫建議穿上了洋裝、高跟鞋並抹上了淡妝,他則身著襯衫西裝褲,腳踩閃亮又刺眼的新皮鞋。剛開始我還擔心裝扮過於正式,到了學校才發現每個畢業生都盛裝出席,打扮得如同要去參加派對一般,有的做了頭髮、有的做了美甲,各式洋裝禮服在校園穿梭。有個同學和我同班了一年,天天素顏到課,當天卻頂了個我認不出人來的大濃妝。

雖是各學院分開舉辦的畢業典禮,但畢業生人數依舊不少,畢竟一年中不論在哪個學期完成學業,都只有這場畢業典禮可以參加。然而整個流程跟動線卻安排得非常流暢。畢業生辦理報到手續後,依照姓氏字母列隊等候工作人員帶領入場,親友則移動到會場入座準備觀禮。

典禮準時由蘇格蘭笛的樂聲帶頭,領著畢業生隊伍入場就座;攝影師捕捉著我們的身影,宛如走星光大道般,使我們每個人成為了聚光燈的焦點;家人們透過網路直播畫面,在遙遠的台灣同步看到了我步入典禮會場的身影。那一剎那,我才意識到我是今天這場典禮的主角,我來出席不是為了別人,不是要為誰獻上掌聲,這些歡呼與掌聲就是屬於我的,這是場因我而存在的、莊重而感人的典禮。

校長及其他師長們於台上依序致詞勉勵後,司儀開始依照姓氏而非成績排序唱名,然而成績優異的畢業生,司儀會在唱名後加上一句榮譽畢業。畢業生們一一上台與師長握手道謝,下台可領到裝有學校介紹簡介、畢業冊以及畢業證書的禮物袋。當司儀喊到我的名字時,直播螢幕上出現了我的特寫,我深吸一口氣,面帶微笑地看了一眼鏡頭,邁開步伐往台上走去,接受每位師長的恭賀,有位教導過我的教授還開心地與我擁抱、恭喜我順利畢業。

原來,這 2 年來的辛酸不是只能往肚裡吞。因為學習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當我們到達終點線時,會有很多人為了我們而鼓掌,替我們獻上最真誠的祝福,我們並不會因為不是名列前茅的畢業生,而被忽視這個成就,淪為只能為別人歡呼的應聲蟲。同為畢業生,我走過的路並不比任何一人輕鬆,所付出的心力也不亞於任何一位畢業生,每位畢業生都有絕對的資格能夠登台接受屬於自己的榮耀。

典禮結束後,依舊由蘇格蘭笛的樂聲引領畢業生們依序離席,前往交誼會場,有樂隊在此演奏並備有茶點,戶外也有各式背板,供畢業生與親友或師長拍照聊天,我則在此接受了丈夫與朋友的獻花,還碰上了校長,和我聊了畢業後的規劃。

圖/Shutterstock

所有畢業生都應上台,感受屬於自己的榮耀時刻

在我的加拿大畢業典禮前 2 週,姊姊在台灣某國立大學也經歷了她的碩士畢業典禮。如同多年前我在台灣的大學畢業典禮一樣,如果沒有得到特殊的獎項是沒有登台機會的,名義上是去參加自己辛苦多年換來的學位畢業式,實質上卻極度沒有參與感,默默坐在台下的一隅,聽著台上的致詞、頒獎,適時地配合給予素不相識的人掌聲。台下的每一位畢業生所付出的時間精力與台上受獎人並無一二,為何不讓每位畢業生都有機會上台感受屬於他的榮耀時刻呢?

我相信,不論何時何地,每一位畢業生必定都付出非常多的心力,走過各式不為人知的酸甜苦辣。例如,在我班上來自各國的外籍留學生們,就得比當地生付出更多的時間去克服語言障礙,許多留學生還需要花課餘時間去打工賺取生活費,及支付比當地生更昂貴的學費,心力付出得比當地生多,學習時間卻比當地學生少很多。同學當中還有不少已為人母的同學,每天下課後要先忙著料理家務,等到孩子熟睡後才能有一點時間學習。我相信在台灣,一定也有很多半工半讀的辛勤學子,或是有各種私人因素影響著學習之路的學生們,但他們在有限的條件內還是一一克服了困難,完成了學業,這種努力不懈的精神,不是更值得肯定嗎?

畢業典禮這一天,應該是屬於每一位畢業生個人的光榮日,每一個人都值得上台接受恭賀與祝福的。這也是一個肯定個人的儀式,若只有成績優異/第一的同學能上台受表揚,這不是無形中產生了階級之分嗎?似乎在訴說著只有把事情做到最好才值得讚賞,其他的成就則一文不值,無人在乎;這造就了台灣充滿比較和自我否定的校園與社會,也使台灣相較歐美社會,有較大的升學壓力及較高的自殺率。

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只為成績第一的人而運轉、得第一名才能存活;若不是每一個人都努力地為社會奉獻一己之力,這個世界是無法和諧運作的,學校教育應該是要一視同仁,教導學生其存在的重要性,讓學生能認識自我價值,並更自信更努力地去面對未來的挑戰,而非讓學生受到不平等的對待而無法肯定自我,甚至自暴自棄。我們也需要第二名共同努力,即便是第二名也可以讓人生活得精采。學校若能多花點時間安排一個屬於每一個人的畢業典禮,相信會更加提升學生的自我認同感與正向思考。

來到加國的這段日子,我覺得帶給我最大的改變是比以前更加有自信,因為感覺受到更多的重視與肯定。這裡的教育傳遞給人們的是一個平等的概念,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各有才能的,並且沒有誰是不重要的。當然,有特殊的、更好的表現時也能受到更多的表揚,如同前文所述,在畢業典禮上台時,若成績優異司儀會特別公布其榮譽。雖然要做到重視每一個人並接受每一個人的獨特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算在已開發的北美國家,還是不時能聽聞不公平待遇的事件發生,但終屬小眾人群。

社會的積極、平等與和諧,需要從基礎教育開始紮根,最終才能影響大部分人民的思想。台灣,我相信也能夠做得更好,只有大家一同持續努力,成就每一個孩子,重視每個孩子的價值,讓每個孩子帶著自信愉快地踏出校門,才能造就一個更正向的社會,讓階級的劃分、消極的意念與歧視日趨減少。

圖/Shutterstock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