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畢業後留台就業:Sangla 旅台 8 年學以致用,如今任職 Google 工程師

交大畢業後留台就業:Sangla 旅台 8 年學以致用,如今任職 Google 工程師

採訪、撰文:林欣蘋/換日線編輯部

Mahamady Y. Sangla 已來台 8 年,先後居住過台北、新竹與台中等城市。來自布吉納法索的他,2011 年獲得我國外交部的「台灣獎學金」(MOFA Taiwan Scholarship)贊助,進入國立交通大學,攻讀資訊科學與工程(Compute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碩士。畢業後繼續留台工作,如今在美商 Google 台灣資料中心擔任工程師。

想學電腦和中文,他拿獎學金來台留學

事實上在來台以前,Sangla 已在布吉納法索的瓦加杜古大學(University of Ouagadougou)取得了物理學碩士,並擔任教職;難免讓人好奇:為何還要遠渡重洋,來台再讀一個學位?他解釋,自己對資訊工程(Computer Science)一直很感興趣,無奈在布國,唯獨私立大學設有相關科系,學費過於昂貴,物理系已屬「最接近」的選擇。

儘管如此,從物理所畢業後,他對資工仍念念不忘,才決定靠獎學金出國圓夢。法國和美國是布吉納法索人最熱門的兩大留學選擇,但是競爭也相對激烈;Sangla 想學中文,加上台灣電腦產業聲名遠播,台灣遂成為他的首選。2011 年,他從位在撒哈拉沙漠南緣的內陸國,風塵僕僕地飛到了這座四面環海的亞熱帶島嶼,開啟了生涯的全新旅程。

初抵台灣,Sangla 的第一個「文化衝擊」就是語言。雖然此前已在布國上過中文課,但只學會了「早安」、「你好嗎?」等簡單用語,難以應付日常生活。他於是先在輔仁大學惡補了一年中文,隔年才進入交大就讀。在交大上課多半使用英文,少數僅有中文授課的課程,則被教授「特准」用英文應考。

第二個衝擊則是食物,一開始因為不習慣台式料理,只能吃麥當勞、義大利麵度日。原來布國人雖然也吃米飯,但會在飯上淋各式醬料,Sangla 認為,若要以亞洲食物類比布國食物的口味,應該比較接近辛辣、重鹹的印度及泰式料理,台菜相較之下顯得清淡。

食物最能牽動游子的思鄉情懷,勾引起隻身在外的寂寞心情。好在,旅台的布吉納法索人社群緊密,靠著「布吉納法索在台僑務委員會」(Association des Burkinabé de Taiwan,以下簡稱 ABT)舉辦非洲文化展、足球比賽等活動聯絡感情;幫助 Sangla 漸漸適應了「台式生活」。

畢業後留台就業,去年進入 Google 任工程師

圖/WowAfrica 攝影

而在校園裡,他也享受學習。Sangla 讚許台灣的學習環境,除了有完善的硬體設備、優秀的師資外,成熟的產業環境更提供了大量的實習機會,讓他決定畢業後繼續留在台灣,累積相關工作經驗,期盼未來有機會能夠回到家鄉創業。剛畢業時,他先在台灣的科技公司任職,去年轉職到 Google。

Google 素來以精準而嚴謹的人才徵選系統出名,科技業內更有傳聞,台灣因電腦人才充分,進入台灣 Google 的面試流程與關卡,往往比美國 Google 還要繁瑣。向 Sangla 求證,他仔細數了數後答:「是的,我總共面了 7-8 關。」經歷來自美國、歐洲與新加坡面試官的層層挑戰,才終於擠進窄門。

除了謙稱自己非常幸運,所學能與產業需求接軌,Sangla 也分析,國際企業都需要多語人才,自己可能的優勢之一是會說中、英、法三國語言。 

究竟有多少布國學生畢業後仍繼續在台就業?具體數據缺乏公開資料,但就 Sangla 觀察,他的多數布國朋友都選擇回鄉發展,或者前往中國尋找機會。在台灣,除非所學恰好符合市場需求,否則要留下來做一份相關工作並不簡單,也因此,不少外籍人士在台灣從事的是英文補教工作。

身為前 ABT 會長,如何面對台布斷交?

2017 年,Sangla 獲選為 ABT 會長。ABT 原由留台布籍生自發組成,後逐漸有像 Sangla 一樣已經畢業但仍留台工作的業界人士加入;入會只要繳交一年新台幣 500 元的會費,便可自由參加 ABT 籌組的各式交流活動。在 Sangla 任內,會員數高達 200 人,遍及全台各大縣市。

Sangla 身為會長,除了確保組織穩定營運外,也須擔任組織與布吉納法索駐台大使館間的橋樑,協助使館溝通重要訊息。孰料 2018 年台布斷交,讓 Sangla 成了 ABT 在台布斷交前的最後一屆會長,而他的最後任務,就是協助使館聯繫兩國斷交時仍在學的布籍生。

2018 年 5 月 24 日下午,Sangla 接到了大使館的電話,告知兩國斷交的消息,並呼籲布國人不需恐慌。儘管如此,接到消息後,留學生社群仍難掩焦慮。當時,台灣的布國留學生達 169 人,其中就有 61人為「台灣獎學金」得主──斷交後,他們將何去何從?是要在台灣完成學業,抑或轉學到中國?而若選擇轉學到對岸,是否能進入相應的科系繼續學業?轉學後的學分又將如何抵扣?如果即將畢業,能否留台完成學業?這些,都是留學生們迫切想知道、也是 ABT 需協助釐清與溝通的的資訊。

布吉納法索獨立國家選舉委員會主席 Ahmed Newton Barry(右)訪台時的合影。圖/Mahamady Y. Sangla 提供

如今距離斷交已過一年,據 Sangla 所知,留學生們均獲得協助與安置;少了大使館協助的 ABT 仍盡可能維持營運。

回想起斷交,Sangla 直言自己並不驚訝。除了因在台布斷交之前,我國已經陸續和其他國家斷交(註)外;當時的布國媒體也有報導指出中國官員造訪布國並提議金援(propose money)──種種跡象都預示著台布斷交。

事後許多台灣人都問 Sangla,布吉納法索為什麼要和台灣斷交?他只能回答不知道。他表示這是政治議題,「政治都是關乎利益交換,不講友情的」;而作為個人,並不知道政府之間達成了什麼協議,所以無從置喙。

此外,他也精準指出這並非台布第一次斷交,兩國原於 1973 年斷交,直到 1994 年才復交;如今二度斷交,可見外交關係本就無常。不過,這一點也不影響他在台灣的生活。

圖/Mahamady Y. Sangla 提供

註:自 2016、2017 到 2018 台布斷交前,我國已分別與聖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馬和多明尼加斷交。

執行編輯:張詠晴、邱佑寧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owAfrica 攝影、Mahamady Y. Sangla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