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台灣人啟發,又比台灣人拚命──「中法口譯員」Somé:我沒有第二個選擇

受台灣人啟發,又比台灣人拚命──「中法口譯員」Somé:我沒有第二個選擇

撰文:何佩佳/WowAfrica阿非卡主編

在布吉納法索許多政商交流場合,都可看見一個認真專業的身影來回穿梭,他是 Naamwinbèpaorè Somé(以下簡稱 Somé)中文名字叫宋保列,現為布吉納法索(以下簡稱布國)最優秀中法口譯員之一。

Somé  的中文專業始於對中文的好奇,這份好奇隨著時間的遞增,化為他堅持不懈、持續學習的動力。如今還指引出了一條道路,幫助他勾勒出未來事業藍圖。

「我們的文化裡有一句話這麼說:『你不做好是因為你有第二個選擇』。」看完 Somé 的奮鬥故事之後,你將會深刻了解這句布國俗諺。 

休學赴台學中文:要求自己「凡事做到 100 分」

大學二年級的時候, Somé 偶然看到了中文字,眼前歪歪曲曲的線條組成了一幅看似圖畫的東西,徹底點燃了他的好奇心。當時的他正好在思考國家未來發展趨勢裡,自己的位置在哪裡?是否該轉換專業?因緣際會之下,得知去臺灣學習中文的機會,再加上好奇心驅使,Somé 心想:「既然我想了解中文,有機會為什麼不去?」

Somé  不是一個魯莽的人,他深知每個選擇都有必須付出的代價與可能獲得的好處。深思熟慮後他決定休學,重新設定目標。同時也對自己做出承諾:「未達目的,絕不放棄!」 Somé 的勇敢有兩個階段,第一層是敢於為自己做決定,第二層是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但是,家人無法理解他為什麼書念得好好的,突然要去那麼遠的地方學習中文。縱使沒有得到家人的支持,他也沒有放棄溝通。時至今日,事業做得有聲有色,彼此也對幾年前的爭執釋懷了。

2011 年抵達臺灣,Somé 在輔仁大學語言中心開始學習中文。

教室裡,沒有人是單純為了考試考高分而學,每個人都帶有著強烈學習動機,扎扎實實地琢磨自己的中文能力。Somé 回憶到每次考試,教室裡總是瀰漫著一股「絕對不要輸,一定要考滿分」氣氛。身處競爭風氣強盛的學習氛圍裡,再加上對自己的期望,促使他以更嚴格的標準要求自己。

他說:「如果沒有考到 100 分,我會覺得很難過、不舒服,甚至覺得自己很爛。有一次期末考我寫錯一個字,拿了 99 分。那天晚上,我沒有哭,但是喝了很多酒。」

面對學習過程中必定會出現的挫折,我問 Somé 是怎麼渡過的,他的答案讓人驚訝也讓人佩服。他說:「我下了決心想要學習更多,所以我從不認為中文太難,也沒有覺得挫折過。我都這樣跟自己說:『如果要學會寫字,就必須加倍努力練習。』」

除了上課,Somé 在臺求學期間經常主動報名參加華語文演講比賽,理由是「想要給自己挑戰!」演講內容全是自己發想、寫稿,然後再請語言中心老師修改,接著不斷不斷地練習。回憶起在臺灣參加的第一場演講比賽,他說:「雖然沒得名,但我覺得自己很棒了。因為對手是學中文 5 年的人,我才學 3 個月。」

2012 年是 Somé 學習中文的第二年,他參加了在國立國父紀念館舉行的外籍學生華語文演講比賽,比賽從早上 9 點到下午 5 點,經過 8 個小時的廝殺,他從 84 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拿下第三名。截至回國之前,Somé 總共參加過 5 場華語文演講比賽,比賽成績一次比一次還要好。


演講比賽影片說明:由中央廣電臺和漢光教育基金會主辦的「華言俏語 2012 外籍人士說國語演講比賽」。

從學生變老師:深知語言轉換的難處與訣竅

在臺灣學習中文的最後一年,Somé 又再次為自己做出決定──回國後教中文。2014 年 9 月重返布國,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臺灣於布國設立的華語文推廣中心擔任助教。

工作 8 個月後 Somé 辭去助教一職,開始接案做隨行口譯。此時他發現相較於 2011 年來臺學中文之前,布國當地華語學習市場的熱度越來越熱,他說:「特別是近幾個月主動打電話來找翻譯的越來越多。」(本文採訪日期為 2018 年 11 月)雖然口譯案子越來越多,但 Somé 一直都有教中文。起先是家教,一對一和一對多都有,學生都是從零開始學習。這裡的教室分成口說和書寫兩種班,參加口說班的學生多是為了工作需要而學,還有就是駐外單位的人或他們的小孩。

目前在布國,除了 Somé 與朋友合開的中文教學機構,沒有別家的了。他一週教中文兩次,共 4 小時。由於學習中文這件事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困難,Somé 分享在中文教學現場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要大家放下自己給自己設立的限制;利用技巧讓學生先別自我放棄,幫助學生在腦海中建立「中文只要學了就會」的想法。

「我就會用『火、目』這種比較簡單的字,來讓大家覺得其實學中文沒那麼難。」

關於非洲朋友學習中文有此一說,布吉納法索人的中文發音比較正確,因為多數人的母語是摩西語。Somé 表示摩西語有輕重音,所以要發出中文的一到四聲沒問題;但是因為有些中文發音在摩西語裡面沒有,所以學到進階版的時候就會出現問題,例如:國家的國就會唸成「ㄍㄛˊ(Go)」,而不是「ㄍㄨㄛ(Guó)」。

Somé 繼續分享自己的語言學習經驗,他說:「我的母語是 Dagara 語,使用這種方言的人,多是住在布吉納法索西南部靠近象牙海岸、迦納的地方。我認為 Dagara 語在學習語言這條路上幫助我很多,因為這個語言裡面存在著很多種發音,甚至比中文還多。」

當初那份好奇心經過 3 年光陰的磨練,變成個人專業。同時在個人的堅持不懈之下,持續擦亮他的「布國最優秀中法口譯員」招牌。現在,除了教中文、接案口譯,Somé 的下一步是籌劃自己的事業。

預備用中文創業:「我沒有第二個選擇」

「我從沒想過要找一份辦公室的工作,就這樣安穩待著,過去為別人工作都是為了磨練自己。我在臺灣的時候,看到很多人選擇當自己的老闆,這也有點影響我想要開創自己的事業。」

但是 Somé 回國後卻發現臺灣商人的另一種面貌──自我設限。相較於在非洲各國野心勃勃發展事業的中國商人,Somé 回國後遇到很多臺灣商人和臺灣公司,一提到西非市場就流露出莫名的恐懼,總是將「不熟悉、再考慮」掛在嘴邊,卻步不前。眼見臺灣有些產品在布國有大好市場,卻因為自我設限而放棄進入,這讓他覺得很可惜。「老實說對方也沒有比你熟悉多少,為什麼他們能為了作生意,勇敢往前衝?」

喜歡給自己找理由害怕,卻不給自己找勇氣往前衝的理由;說不熟悉又不派人來找市場,造成 MIT 產品始終進不來布國。

Somé 將好奇心變成輔助自己前進的動力,短時間內養成中文專業,然後為自己打造「布吉納法索最優秀中法口譯員」招牌,接著藉由工作拓展自己的政商人脈圈。現在這兩樣東西所組成的階梯,引領他往更高的境界邁進,他的下一步是設立公司,成為代理商將有市場的產品帶進布國販售。

「我們的文化裡有一句話是這麼說:『你不做好是因為你有第二個選擇』。有些人想創業,他們只要寫出計畫跟家裡請求支持就會有。那你說我能跟他們一樣吃飯、睡覺、過日子嗎?我沒有他們所擁有的資源,所以不行,我得靠自己打下屬於我的一片天空。」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何佩佳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