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春祐:花了 9 年歲月,只為蓋好一間醫院

滕春祐:花了 9 年歲月,只為蓋好一間醫院

2018 年 5 月 24 日晚上十點鐘,台灣的西非友邦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突然公布斷交消息。不到兩小時的時間,台灣外交部即宣布全面終止雙邊合作與援助計劃,撤離大使館、醫療團與技術合作人員。

滕春祐在第一時間得知此事,感到既傷心又生氣;想到在這裡 9 年的付出都將付諸流水,他扼腕不已,卻也無可奈何。

2009 年,滕春祐被埔里基督教醫院派到布吉納法索,協助當地興建、管理、營運「龔保雷教學醫院」(CHU-Blaise Compaore)。如今 9 年過去,就在醫院一切事務快要步上軌道之際,竟傳出斷交消息,醫療團隊必須在兩週內離境。

許多當地人得知消息後感到萬分不捨。這些年來熟識的朋友也好、不太熟的同事也罷,紛紛爭相與滕春祐合影,直到 6 月中離開之前,他的「飯約」天天滿檔,受到當地人熱情款待。

用 9 年時間,蓋好一間醫院

回想起 9 年前,一句法語也不會講的滕春祐隻身遠赴距離台灣 12,600 公里的布吉納法索;在布國人心目中,從「那個來蓋醫院的外國人」到「醫院的一份子」,他足足花了 5 年。離去前夕,仍不斷聽到各種希望他能留下的聲音。

如同 60 年前兩位挪威傳教士來到台灣創立「埔里基督教醫院」一樣,同樣懷抱著「榮神益人」使命(註:埔基院訓)的滕春祐,當時毅然決然接下這份人道援助計劃,讓布吉納法索一間 600 床的醫院從無到有,不但在醫院植入電子病歷、批價、打卡等現代化的資訊管理系統,甚至促進當地修法,首創「醫藥分業」制度。

一路走來的過程,絕非一般人想像得到。身處撒哈拉沙漠南緣的西非貧窮國家,氣溫經常動輒 4、50 度不說,生病、遭遇搶匪也所在多有;9 年的時間,就讀國中的女兒轉眼間也已經大學畢業。

原先預計兩年內即可「功成身退」,沒想到醫院落成、資訊管理系統也植入之後,布國人員卻不會操作。滕春祐留了下來,手把手輔導當地人,讓系統順利上線運轉,一晃眼又是 3 年。而後 4 年的時間裡,他仍繼續留在當地,協助提升他們的臨床醫療技能。

龔保雷醫院就像滕春祐一手拉拔長大的孩子一樣,「從開始蓋我就在那邊了,一直到落成、運轉、穩定到發展,一路走來大概都陪在旁邊,一眨眼就 9 年了。」回台半年,他接受《換日線》訪問時感慨地說。

圖/關卓琦 攝影

「只」花 3 年就開院,仍然面臨大量挑戰

或許有人會問:「不就蓋個醫院而已嗎?為什麼要花 9 年才漸漸步上軌道?」滕春祐說,布吉納法索的文化、語言與工作態度都與台灣大不相同,「若非抱持著無比的耐心、決心與愛心,大概一年就陣亡了,會覺得在那邊付出很浪費生命。」

2014 年醫院正式移交時,當地衛生部的官員盛讚滕春祐與台灣團隊的厲害,「居然」只利用 3 年時間就能開院,「我們一般這麼大的醫院,可能要 10 年才開得起來。」

「布吉納法索什麼都缺,最不缺的就是時間和陽光。」滕春祐補充道,在那裡上班時間是早上 7 點到中午 12 點、下午 3 點到 6 點,中間休息 3 個小時,因為中午太熱,無法工作;9 年裡,他遇過的最高溫竟達攝氏 59 度。

龔保雷醫院從 2012 年開幕時一個月 80 到 100 人次的門診量,到滕春祐離開前已達到 3,600 人次,院內共有 23 個專科。剛開始,他也急著希望可以儘速改善醫院各種「沒效率」的問題,後來發現院長竟然躲著他、避不見面,「後來想說,我何必呢?人家也是領薪水過日子,所以之後就是一直扶著他們走。」

直到 2018 年 2 月,龔保雷 12 床的洗腎中心終於完工,而規劃好的心導管中心原訂於今年 7、8 月開工,卻因為斷交未能如期完成。即便醫院如今仍在營運中,發展卻陷入停滯,才運轉不到一年的洗腎中心,因為機器故障,僅剩 6 床可以使用。

人道與政治的兩難:該不該回醫院繼續幫忙?

布國與台灣斷交、中國建交之後,中國團隊馬上進駐醫院、接手醫院大小事務,台灣團隊也早已撤離布國。不過埔基依然利用網路連線,繼續遠端支援龔保雷的營運,直到 2018 年 12 月底。

龔保雷醫院院方一直希望埔基團隊可以回去繼續幫忙,中國政府也未表示反對意見;埔基董事會就此事詢問台灣外交部,得到的回覆是:「民間交流與政府無涉」。滕春祐說,埔基也很希望可以繼續支援龔保雷,但這事情卻牽涉到複雜的政治問題。

對中國來說,布國並不算是他們近 180 個邦交國裡的重要夥伴,但若是能請到埔基團隊回去幫忙,「這樣一來就能跟台灣合作,達到統戰效果,不可不慎」,滕春祐仍顯得有些擔心。

就政治角度來看,人道援助只是鞏固邦誼的一種手段,「當對方移情別戀之後,就切斷金錢往來,但還是可以繼續當朋友啊!」滕春祐認為,人道援助應與政治分開,即便斷交,正在進行的職業訓練、農業計畫、醫療計畫、教育計畫等,仍可利用民間機構繼續執行,做久了,對方、國際都看得到。

人道援助計劃隨著台灣與布吉納法索的政治關係一併告終,「復交 25 年來的事情不都白搭了嗎?若我們都不理龔保雷,等到系統當機,他們就回到原點,」滕春祐感歎道,「再來,醫院所有建材、設備都從台灣運過去的,如果到時壞的壞、拆的拆,10 年以後再回去看,就變成傳統的公立醫院了。」

單純回歸人道考量,滕春祐依然衷心希望將來有一天,能再回到龔保雷醫院,完成未竟之事,「斷交了可不可惜?當然可惜啊,只是可惜之餘,我們要怎麼辦?現階段,我們也只能禱告了。」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備註:採訪撰文趙安平

Photo Credit:關卓琦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