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社會運動只能在街頭──當年,我在英國參與「台灣獨立線上請願」

誰說社會運動只能在街頭──當年,我在英國參與「台灣獨立線上請願」

撰文:徐培峯/讀者投書

2016 年,台灣第 14 屆總統大選落幕,蔡英文總統當選,結束國民黨 8 年執政。當時筆者正在英國攻讀碩士學位,雖然沒能參與選舉,但在英國的我,意外地參與了一場由英國人發起、要求英政府承認台灣是獨立國家的連署請願。當時短短幾天就破 1 萬人線上連署,台灣同學學生會、臉書社團、群組也都在討論這項請願,轉發分享不斷;雖然沒有走上街頭,聲勢卻也不輸其他運動,最後也獲得政府的回應。

筆者在英國就讀的是多媒體新聞系,當這個消息出來,自然覺得不能放過採訪的機會,開始積極接洽,希望能找到請願的發起人。最後我找到了他,並進行了好幾段獨家專訪,最後被台灣各大媒體引用,並搶先得知英國政府的回應。

2016 年 1 月由英國公民 Lee Chapman 發起的請願,要求英政府承認台灣是獨立國家。圖/徐培峯 提供

無獨有偶地,在 2019 年 9 月,德國民間發起請願,說服德國與「民主國」中華民國台灣建交。人們印象中,當代議制失效,表達訴求的手段就是上街拋頭顱灑熱血;但隨著時代發展,網路也成為一個有力的發聲管道,為「街頭運動」增加另一種跨地理跨時空的形式。

當時留學生的社團轉傳連署訊息飛快,還有各種連署成功的展示圖。圖/徐培峯 提供

一項建議德國政府與中華民國(台灣)建立全面外交關係的請願案,在 5 月 31 日由一名德國人提出,9 月 11 日開放連署。開放連署兩個多星期,就有將近 3 萬 5 千人連署。如果 10 月 10 日前超過 5 萬人連署,請願案成案,德國國會將排入議程討論。連署者不限德國公民,國籍有台灣的選項,只要填入電子郵件、姓名和地址,選擇是否要在連署書公開個人資料,即可收到國會寄來的確認信──如同當時在英國發起,希望英國政府承認台灣是獨立國家的連署一樣。

德國的請願網站,要求德國政府與台灣建交。圖/徐培峯 提供

當年英公民發起聯署,呼籲政府認同台灣獨立

當年的連署內容寫到:

「基於一個中國政策(One China policy),英國政府並不承認(recognise)中華民國政府,兩國間所有外交上的關係都是建立在非官方的基礎上。」

「是時候改變了。台灣是個獨立的國家。台灣在英國倫敦和愛丁堡設有辦事處,英國也在台北設有辦事處。這(英國不承認台灣獨立)是很荒謬且必須改變的。」

「台灣是國家,但中國宣稱台灣只是中國的一部份,導致美國、英國和世上大多數國家都為了不觸怒中國而不承認臺灣是國家。」

這份連署書只有英國公民或是英國居民(不限國籍)才能簽署,且居民必須於一年內有一半以上時間住在英國。根據英國法律規定,若英國國民對某項議題的請願書達到 1 萬份,英國政府將書面回覆;聯署人數超過 10 萬人,英國下議院就會考慮排入議程,進行辯論。

連署發起人,英國公民 Lee Chapman 的 Twitter。圖/徐培峯 提供

尋找為台發聲的英國公民──Lee Chapman

當時的我除了關注請願進度,更重要的是,我想找到這位發起連署的英國公民。透過網路的蛛絲馬跡以及記者的專業訓練,我在 Twitter 上找到了他,並聯絡上,經過一連串的交涉,他終於願意接受我的專訪。

當時,要求英國政府認同台灣是國家的發起人 Lee Chapman 接受寡聞社專訪,他表示每個人都有國家認同的自由,不能限制個人表達自己屬於什麼國家。專訪中他提到,台灣具有足夠的條件被承認是個國家,問題是為什麼英國不願承認。他說:「英國應該認同台灣,她從 1912 年就是個獨立的國家,她有自己的政府、自己的貨幣,證據是數不盡的。」

從開始連署起,支持的人數穩定成長,超過 1 萬人認同,並持續上升中,已達英國政府須書面回應的門檻。如果達到 10 萬人連署,下議院則會考慮對於台灣是否為一個國家進行辯論。對於能否達到 10 萬,他當時表示樂觀,並說這會是個偉大且難得的成就。

娶了台灣人的他,曾經兩次造訪台灣。被問到為什麼選在這個時間點發起聯署,他說:正因為台灣剛結束總統大選,而且這次的選舉結果,選出了被認為可能會在國際間宣布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的女總統,讓台灣備受國際矚目;再加上一個 16 歲、在韓國娛樂圈發展的台灣女孩周子瑜,因為她的國家認同而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所以他發起請願。

煞費一番苦心找到這位熱心的英國公民,最後成功約到訪問。圖/徐培峯 提供

台灣媒體爭相報導,獨立議題躍上國際版面

報導貼在個人網站後,被各大媒體引用,平面、網路、電視爭相報導,請願人數也直線上升。正值政黨輪替的台灣,這樣的議題被廣泛地傳播,想是因為希望改變的民意正熱,而不能在國內參與的華僑和留學生,也因此有了一個管道表達自己對國家的想法。當時網站創下一週 200 萬的瀏覽次數,留言超過數千則;雖然沒有走上街頭,氣勢卻一點也不輸任何一場造勢,而且還不受地點、時間的限制,傳播給世界各地的台灣人。

這次德國公民發起的 95643 號請願案,和當年英國請願案蘊含相同的精神:台灣自 1987 年以來啟動民主化,按德國的標準,今日的中華民國是民主國家,但卻不被德國承認;請願人因此呼籲國會通過決議,要求德國政府與中華民國(台灣)建立全面外交關係。

過去德國政府極為重視和中國的關係,因此很少公開辯論台灣議題,只有在 1990 年代初期,台灣有意向德國採購 10 艘潛水艇時,引起德國國會和輿論極大重視,台灣才因此被看見。事隔多年,和台灣建交請願案,也讓台灣在德國的曝光度大大提升──這可能是區區一場發生在台灣街頭的運動辦不到的事。

彼時各大媒體報導,Lee Chapman 一時之間成為家喻戶曉的英國人。圖/徐培峯 提供

請願結果不如預期,人民的發聲卻不會就此停止

已經達到1 萬連署門檻的「台灣獨立請願」,英國政府需書面回覆,但回應的結果,是英國政府不會承認台灣是個國家。

「我們對台灣的定位,一直沒有改變。」英國外交和聯邦事務部發言人說。

關於回應提及的「定位」,英國政府指出,中華民國憲法將中國大陸包含在中華民國領土,但實際上中國大陸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統治,而中華民國政府卻一直沒有否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國大陸的合法統治權,這是英國政府維持現狀的原因之一。英國政府建議,海峽兩岸應對於臺灣現狀的爭議,做更有效的對談。

經過一共 6 個月的連署期、2 萬多人的參與,對於英國政府的回應,許多人感到相當無奈。請願發起人 Lee Chapman 表示,台灣人民理應得到對他們的承認,同時這項請願連署顯示了民主的偉大,不僅在兩國間,世界各地都出現關於該如何看待台灣和台灣人民的討論。

誰說社會運動只能在街頭,重點是願意公開表達訴求的每一個人

當年的請願結果打擊了許多旅居英國的海外民眾,因為台灣的主權獨立地位本應獲得各國認可,但長期以來,由於中國政權的威脅利誘,各國只能噤聲。誠然,即便請願通過,也不一定就能改變什麼(例如英國禁止川普入境的請願,超過 50 萬英國民眾響應,正式進入下議院辯論,卻也因為種種政治考量而沒有成真),但說結果不重要是騙人的,結果當然重要。只是,從請願提案開始到整個請願的過程、分享、宣傳,也無疑展現了現代一種新的發聲方式,而且政府還得正式回應!

誰說街頭只在馬路上?只要有行動,就會有希望。

請願結果不如預期,但網路這個「虛擬街頭」,是現代必須的發聲管道。圖/徐培峯 提供

《關於作者》

徐培峯

新竹人,英國伯恩茅斯大學多媒體新聞系碩士,前 TVBS 文字記者、私立大學教育工作者、無障礙喘息服務旅遊雜誌編輯,目前在企業擔任社群行銷人員,同時經營數位學習網站「寡聞社 CasperMedia」,期許自己在資訊爆炸的現在,能夠像一盞數位天燈,透過不斷分享經驗,解決每個人心中的小難題,點亮每一個靈魂。

如果您對我的文章有興趣,可以參考我的臉書粉絲團寡聞社CasperMedia臉書粉絲團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徐培峯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