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在專法通過前:我在台中同志遊行,看見形形色色的「人」

曾經,在專法通過前:我在台中同志遊行,看見形形色色的「人」

2017 年,人生中第一次參加了台中同志遊行。那次遊行的主要口號為「牽伴同行,勇敢啟程」。剛好也因身旁的友人邀約,我和友人兩個一同結伴,從台中火車站騎著 Ubike 到會場集合地。

對於同志這個身分,其實一直都不陌生。大學時期身處在幾乎是全女孩的科系中,偶爾幾個帥氣的女 T 們總讓人眼睛一亮。一路以來的求學生涯,不乏同志朋友們。但環繞在我周圍的他們,最大的共同點就是「低調」。除非熟識,否則沒有人會主動說破性向這件事。他們在校園中和每個人擦身而過,和一般人無異,但總是還會有人會在同性兩兩牽手時投以異樣眼光。

「如果可以讓更多人了解同性戀並不是異樣的群體,這樣就好了。」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剛好又有身為同性戀的友人邀約,參加這場遊行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自己手繪的海報海報,取材自「Shock mama 蛋定人生」。圖/木木 提供

陪伴好友,參加人生第一次同志遊行

到了市民廣場後,人潮比我想像的多。有些參加者打扮成知名的漫畫人物,例如神力女超人、海賊王、瘋狂假面等,創意讓人嘆為觀止。

我也拉著友人一起和這些用心打扮的遊行者拍了合照。不少人帶著自己手做的道具或看板,搭配現場不間斷撥放音樂的主舞台,十分有慶典的氣氛。我們坐在旁邊樹下的地板上,一邊觀察著現場的人群。現場也有不少 LGBT 的組織,發送著各式各樣的小貼紙或文宣,每個人手上都沒閒著。

「你之前參加過嗎?」

「沒,這是第一次。不過我之前很想去參加台北的同志遊行,但一直沒去。可能是因為只有我一個人,自己去沒有伴。」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聊著同志的感情世界和異性戀其實沒有什麼不同,但處境比異性戀更為艱困。又或者怎麼面對家人對感情或性向面的質疑,周遭朋友知道自己是同性戀後的反應等等的瑣事。

「說不定等一下你會遇到你的菜,世事難料。」我一邊對著友人開著玩笑,一邊瞄到正前方有兩個看起來年紀很輕的男孩,其中一個高個子的男孩正在把彩虹布條綁在另一個人的額頭上。他拿著布條無比專注的側臉吸引了我的目光,然後動作迅速而輕柔的在後腦勺綁好了一個蝴蝶結。

「你也幫我綁一個好了。」我將剛才在會場中拿到的彩虹布條遞給友人。

「怎麼是幫你綁,我也想幫我男朋友綁。」他哀嚎著,怨嘆起自己的空窗期已經拉長了一年。

「不過說真的,謝謝妳陪我來。」他突然正色地對我說。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眼神飄到了草皮的另一端。一個體型嬌小的男孩被一群女孩子包圍著,一群人說說笑笑。

有這麼多支持自己的朋友,應該很幸福吧。我想。

圖/木木 提供

專法通過前,平淡而溫暖的現場

隨著彩虹旗的進場,遊行也拉開了序幕。我們跟著人龍移動著,從背包拿出我前一晚畫好的小海報,以及剛才熱心的路人發送的彩虹旗,整裝待發準備走上街頭。11 月的台中天氣十分的涼爽,甚至有些寒意。但更多的是身著小短褲或背心的男遊行者,精神奕奕的高舉口號或海報。整場遊行的步行距離大約幾公里左右,馬路上的車潮眾多,但遊行的民眾們都非常遵守著秩序,還會自發性的互相提醒著禮讓車輛。

那年的此時,同性婚姻專法尚未三讀通過,也可能是社會大眾對同志並不是那麼熟悉;以至於我們走在路上時,大部分的路人看見我們的海報或標語時,通常都沒什麼反應。這是唯一一個我參加過的遊行之中,路人或旁觀者反應如此平淡的一次。

但即使如此,與會者的熱情和大方卻深深印在我的記憶裡。當我們舉著海報站在路邊,很多人跑過來跟我與海報合照,也有不少人直接走過來給我一個大擁抱。反倒應該是今天的主角,我的友人,因為生性羞怯所以只負責在旁邊拍照記錄。

在自己原有的印象中,大部分遊行的過程通常都是冷靜而有序的。但這次的遊行,很多與會者的穿著打扮大都尺度大膽且創意十足,即使路上有不友善的駕駛人對著我們猛按喇叭甚至比中指,大家都還是回以微笑跟揮手。

這場同志大遊行,全程看到最多的就是這類的景象,不管周遭人們的反應好壞,這大方且包容的回應態度讓那些尖銳或惡意,也變得相對和緩而不傷人。一場遊行,讓我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不僅僅只有遊行中所謂的同志。

此時一對知名的同志 Youtuber 來訪問我們關於「陪伴」二字的定義(似乎是海報吸引了他們的關係),我只記得自己說了「有了伴就可以一起度過很多難關」之類的句子。接受訪問後過了幾分鐘,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是曾經共事過的一個同事,他身旁還有一個男伴,兩個人的互動熟稔而親密。

我開口叫了一聲他的英文名字,他訝異的回過頭,笑容無比燦爛:「妳怎麼在這裡?」
「我跟朋友一起來參加。」
「你呢?」
「我也是跟朋友一起來的。」他指著身旁的男伴,微笑的眨了眨眼睛。

我們簡單的打了招呼後就此道別,望著他們一起往前走的背影,畫面就跟走在我旁邊的這對牽著手的女同性情侶一樣,挺和諧挺幸福的。

「我們下次去參加台北場的吧!」友人這樣說著。
「好啊!希望那時候你已經有好對象啦!」我們隨意的約定著。並互相把手上多餘的彩虹旗插在對方的背包裡。

那天的遊行結束後,我們回到主會場繼續坐在草皮上,聽著主舞台上的講者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

「如果今天這場遊行可以告訴大家『尊重多元』是多可貴的重要性,這樣就好了。」台上講者的句子,深深的打入我的心底。

時至今日不到一年的光景,同婚專法已通過。合法的第一天有數百對新人完成新婚登記。每當提及 5 月 24 號這日,就讓我聯想到那天的遊行,瀰漫在整個草皮上的彩虹色,以及在大馬路邊我得到的無數溫暖擁抱。

圖/木木 提供

《關於作者》
木木Willa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嗜吃嗜睡嗜閱讀,每年都會給自己一到三週不等的放逐日。語言工作者,擅長英語與台語,可以邊活邊學邊吃邊旅遊,人生就滿足了。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木木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