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納粹大遊行」到「為難民上街頭」──德國的右派與左派

從「新納粹大遊行」到「為難民上街頭」──德國的右派與左派

什麼是「左派」、甚麼是「右派」?

這個從政治學和社會學,到如今大家耳熟能詳的兩個專有名詞,有非常多的研究與論述可以參考。政治非我本行,並不打算在這裡深入探討。

但在德國或是歐洲偶爾跟朋友聊起政治問題的時候,人們大都會從左派與右派主義之間的爭辯與討論切入,於是想把一些聽到與見到的事情分享一下。

「牽手護德勒斯登」

在我來德國弗萊堡(Freiburg im Breisgau)念書之前,曾經到過德國的另一個城市德勒斯登(Dresden)交換過一年。德勒斯登是以前東德時期的最大城,所以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前東德的代表性城市。此外,當年二戰時期,德勒斯登是重要軍事據點,故成為盟軍轟炸的主要目標城市。德勒斯登城內有許多建築就是當時被轟炸殆盡,在二戰之後開始重建的建築。

但這段戰爭的歷史,如今到了現在卻成為德國極右勢力的宣傳工具:在每年的 2 月 12 日,新納粹主義的擁護者,會聚集到德勒斯登來,以紀念當初被盟軍大轟炸而死亡的人們為名,進行新納粹主義的大遊行。

而在德勒斯登的部分居民,則會自發性地手拉著手把老城區給圍起來,阻擋新納粹主義的人們進到老城區裡遊行,記得當初我也跟當地的人民牽起了手,組成了人牆,進行這樣的遊行活動。

近來因為德國總理梅克爾的難民政策,而引起德國境內反彈的勢力崛起,一個德國右翼民粹主義政黨 AFD 是其中代表。AFD 被認為是與新納粹主義思想接近的政黨,政策取向為反伊斯蘭以及反移民的愛國主義,前陣子也在德勒斯登發起所謂「歐洲愛國者抵制西方伊斯蘭化」(PEGIDA)的遊行運動。有趣的是前陣子在德勒斯登認識了一個博士生,他的說法某種程度上與這樣的想法不謀而合。可見:〈在德國,我與當地博士生討論禁忌的「新納粹主義」

在我來德國弗萊堡(Freiburg im Breisgau)念書之前,曾經到過德國的另一個城市德勒斯登(Dresden)交換過一年。圖/Shutterstock

「左派主義盛行」的弗萊堡

而現在到了德國弗萊堡唸書,來之前就有德國朋友告訴我,這是一個非常自由、「左派主義盛行」的城市,我當時心想,當提起一個城市的時候,對方的第一個想法竟然是這個地方的政治左傾,看來是一個與德勒斯登反差很大的城市。果然一到這裡就看見一個歡迎難民的遊行活動,細部了解遊行抗議的主軸之後,發現是因為在城市的附近有一塊沒有人在使用的空地,因為難民過多的關係,有些人自發性地利用這個空地,將它變成一個可以收留難民的區域,但這塊空地其實是私有地,於是地主發現了之後,便請警察執行公權力,將這塊區域的人們驅離。

從這個抗議事件不難發現,這裡真如「傳說中」一樣,是一個「很左派」的城市。

其實,來德國念書生活以來,慢慢會發現總體來說,德國還是一個很偏向左派社會主義的國家,政府的許多政策,都是以社會公平、照顧弱勢為導向。例如透過法規限制,讓房屋價格不至無限度的上漲、高稅賦的政策讓人民的所得差距不會太大、各行各業的所得也不會完全放任市場決定,都會有一個基本的基準在,就連失業遊民都能有維持基本生活的補助。可見:〈還在為高房屋自有率沾沾自喜?──看看德國的「居住正義」,是如何達成的

有一次跟德國同事聊起這個話題,他告訴我自從二戰希特勒之後,德國基本上除了最近興起的 AFD 之外,絕大部分的政黨都是屬於傾向社會主義的偏左派政黨,但他認為這樣的政策其實有好有壞,例如有時候因為希望達到人人均等的目的,反而會讓人失去競爭力,或失去更致力於事業的心──因為你大概可以看得到,再怎麼努力,大概生活都是在與別人相距不會太多的水平。但反過來說,也因為此故,德國多數人都能在較合理的工時下運作,也鮮少會有加班的情況出現。

其實我寫這篇文章最想傳達的,並不是德國左派與右派思想的優劣,對我來說,極端左派或是極端右派都不是理想的政策導向,但一個國家絕對需要的,是對於這樣議題的思考與理性論辯,那麼這個社會才會越來越好,找出一個真正適合這個文化與社會的政治制度與政策方向。

台灣的政治環境,在我看來,基本上沒有所謂的左派政黨,最單純的左派主義政黨應該是支持率不到 3% 的綠黨,其他絕大部份的政黨都喜歡談「拚經濟」,重視經濟發展優於社會公平導向的「偏右」政黨。

當左派與右派議題在歐洲政治環境裡,常是主要討論的議題,台灣的主流政黨討論的卻幾乎集中在「親中」與「反中」,並且在這個議題上不斷的進行政治資源的內耗。事實上,國家主權、定位與兩岸關係議題固然重要,但台灣更需要的,是政治人物針對一般民眾生活切身相關的種種議題,進行更多的討論與論辯,共商最適合的解決方案。

否則,台灣的政治環境恐怕永遠沒有辦法走到下一個階段,並讓台灣更好。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Lukas van Bentum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