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進 4 年,從媒代轉任 AI 產品商業總監!王彥棋:沒有人需要為你的知識負責

西進 4 年,從媒代轉任 AI 產品商業總監!王彥棋:沒有人需要為你的知識負責

「沒有人需要為你的知識負責。」結束正式採訪後,我佩服地問了 Jeffery「你怎麼這麼厲害?」他卻堅定又和緩地說出這句話,讓我心裡滿是震撼。對我來說這就是採訪的有趣之處:他人生命中的尋常,卻是常人的非常。

大學同班時, 王彥棋(Jeffery)就已經是一個能帶領團隊,將系上每年例行的小活動,辦成規模大至全校、200 組團隊都來參與的大型活動的領導人物。高中時,Jeffery 就讀表演藝術學校,曾被認為是不愛讀書的孩子;如今將近 10 年過去,他卻成為跨國集團上海分公司媒體策劃副總監,帶領 5 人團隊,操作大陸破億市場。今年則是轉到亞太區最大的中國人工智能公司,28 歲的他出任產品商業策劃總監。

「我到一間公司,能學到東西都覺得是賺到,因為公司花錢請你來上班,是來貢獻不是來學習。」記得我們同一年出社會,當時我看得很淺,只在意起薪是否符合學歷;但 Jeffery 不一樣,他綜合評估薪資、福利、升遷、公司狀況、產業機會與變化,做足規劃,甚至願意從實習生做起。踏進職場後,同樣熬夜、假日加班,但短短 1 年多,就被挖角到大陸分公司。一直以來,他秉持的就是上述的態度。

評析兩岸差異:臺灣欠「市場」觀念,大陸現人才斷層

談到兩岸職場差異,Jeffery 認為臺灣相較之下較缺乏「市場」概念,北、中、南地區的產品行銷模式不會有太大差異,因為對企業、廣告主來說,文化區隔性並沒有這麼大。然而大陸幅員廣大、多民族、多文化,雖然能以華北、華中、華南、一線、二線、三線及以下來區分市場,但像同樣都是新一線市場的杭州與成都,就有很明顯不一樣的消費者洞察與媒介使用行為。市場環境相對複雜,形成了行銷視野上的差異,這在媒體策劃領域上尤其明顯。

另外,大陸市場存在著嚴重的人才問題,肯拚肯幹的年輕人大多自行創業,而其他一線市場工薪族年輕人則傾向利用頻繁跳槽加薪,去儘快度過工作繁瑣苦悶的基層階段。雖然臺灣也有如此風氣,但大陸人換工作頻率明顯較高,每半年到一年就會轉換一次工作,因為環境、市場龐大因素,有太多坑可以跳;因此造就「人才培養」的嚴重斷層與品質問題。Jeffery 分享,自己更傾向找職場新人重新培養,因為有經驗的人不但成本高,更可能不專業、有壞習慣。

相對而言,臺灣人的優勢就在這裡,因為就以企劃、公關、廣告、媒體代理商這一塊而言,臺灣相對成熟,更不缺具備實力的人才──臺灣人基層待得久、穩紮穩打磨練過,經得起考驗。

然而若現在進入大陸市場,臺灣人在部分產業已不像過去有競爭力, 在薪資談判上面未必吃香,因此必須認清自己的優劣勢並設立階段性目標 ,降低剛西進的期待值,等進來後再來談升遷會比較適當。

專注目標、持續學習並從執行面看管理面,把每件事都當成「培養」。圖/Jeffery 提供

機會多、市場大!對西進「充滿幻想」者,得專注目標

很多人對大陸市場「充滿幻想」,只看見表面的機會多、市場大、可磨練自我,想大展身手,卻沒看見中國大企業在管理上所必須的行政流程等瑣事,不少人就因為忍受不了而求去。

Jeffery 拋出自己的應對方法:關注自我目標。很多人會覺得行政流程、報帳、填上班時數等等的事情,佔用到自己學習或「發揮專業能力的時間」,甚至會覺得這些事情只是「待辦事項」,因而不重視,導致 deadline 到了才著手動工,進而備感壓力,心生厭倦。

但當我們換位思考,藉機觀察管理思維,本來的「待辦事項」便化為學習的機會,讓我們得以檢視身處某個產業中的企業規模有多大、組織架構多複雜,之後便能理解什麼樣的制度有效用,什麼因素會降低員工熱情。在執行層的時候就思考這件事情,未來進入管理層時便能當作參考依據。

而身在臺灣的新鮮人,也別因為碰上環境惡劣的職場、情緒化的老闆就否定所有學習機會,因為就廣告、媒體代理商這塊領域而言,臺灣的實力是比較紮實的,中高階級的經理職位都在前線磨練非常久,從他們身上一定可以學到非常多東西;就算是旁人認為「只會出嘴」的主管,你也能從他那裡學習提案的技巧,別只是埋怨老闆為何不教你。

Jeffery 西進大陸 4 年,從媒體代理商轉行 AI 產業,對自我要求高。圖/Jeffery 提供

從執行面觀察管理面:先達成「高一個 level 的能力」

面對團隊,更有不同準則。Jeffery 說:「我對團隊與自己的標準是,成員能做到高一個階級的程度。」舉例來說,當經理想升資深經理,不能等到升遷後才調適,而是應該先去嘗試資深經理能做到的事情,若做不到則要找出問題並想辦法解決;因為對公司來說,這樣的人才「是超值,而不是『升來培養』的」。對主管而言也是,升一個人上來,自己就有時間往下一個階層邁進,而不是還要照顧剛升遷的人。這樣才能形成團隊的正循環,保持團隊競爭力。

談及當年若沒選擇到大陸工作會有什麼差異,Jeffery 認為,在臺灣未必就會發展得不好,也可以累積非常多經驗,但便會和在大陸所接觸到的全球化視野、移動支付、人工智能有些許落差。

因為中國大陸有很熱且成熟的資本市場,當行動支付普及且是全球領先的情況下,許多領先的數位商業模式便會先在中國大陸發生。如同 AI 領域,透過行動支付、行動互聯網、政府的「互聯網+」政策所產生的數據,使 AI 人工智能的落地與商業化,相對其他市場來得更有機會開展,因此許多國際企業都將亞太區研發團隊放在大陸。也因此必須身處在大陸,才有機會感受到「世界正在變化,而且速度很快」。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Jeffery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